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红烛之歌 (八)  

2017-01-03 07:50:58|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呼兰河畔

 

1958年初秋,顾懋祥总算过了交心运动这一大关,他暂时放下思想包袱,全身心地投入服务于海军的技术革命之中。

8月初,鱼雷快艇安装艏水翼的试验问题成为一大科研难题,哈尔滨旁边没有大海啊。

“没有高速试验水池就没法取得数据,”顾懋祥郁郁不乐,他向系主任黄景文和系政委邓易非汇报道,“时间已经很紧迫了。”

黄景文问:“你有没有初步解决办法?”

顾懋祥说:“我们全科同志讨论过,看来要到松花江上去找了。”

邓易非说:“那就赶快去找,天很快就要变冷了。”

翌日清早,顾懋祥背起背包,带着十多个小伙子出发了。他们沿着松花江北岸往东走,到了呼兰河的入江口,大家已累得直喘粗气,休息的时候,顾懋祥穿过灌木丛,在两江交汇的河滩上看了半天,他对大家说:“松花江水流太急,江面又宽,恐怕难以找到合适的河床,我看咱们往北,沿着呼兰河去找吧。”

大家跟着顾懋祥,眼睛不时瞅着河面,小分队在沟坎纵横、荆棘丛生的河岸上又跋涉了4个多小时,接近傍晚,太阳暖洋洋地照着呼兰河,河水泛着橘红色的涟漪,畅快地向南流去。

顾懋祥突然停住了,他观察半天,问大家:“你们看这一段河床怎么样?”实验室主任江云说:“挺直,水流也比较缓慢。”

顾懋祥敞着怀,用衣角擦了一把汗水说:“我看这段河床比较理想,大约有七八百米吧?大家再仔细考察一下。”

试验场总算找到了,住在哪儿?大家各有主意,辩论了半天,最后还是得听顾主任的意见,为了试验不受干扰,他们选了江心的一个沙洲,那上面长满荆条沙柳和蒿草,是个无人荒岛。

顾懋祥放下背包,对大家说:“今天晚上我们就到这儿露营了,马上向家里发报,明天送帐篷和给养,试验船也同时开过来。”看见岸边有个窝棚,他让实验员傅汝斌去看看有没有老乡。

小傅回来后说:“有几个老乡,说是深翻地的,他们说这个地方叫鸭子圈。”

顾懋祥笑道:“好哇,今晚上咱们去逮野鸭子,吃一餐烤鸭!”

科研小分队涉水登上荒岛,只见几只野鸡惊叫着飞出草丛,顾懋祥和大家抡起镰刀、铁锹,有说有笑地平整土地,安营扎寨。晚上,大家拢起一堆篝火,借以驱赶蚊虫和寒气。走了一天的路,年轻人裹着军毯“呼呼”睡去,老顾哪里睡得着,他躺在野地里,仰望满天的繁星,思考明天的试验工作。呼兰河哗啦啦的流水声伴他度过荒岛上第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上午,系里的试验船开到荒岛边,三个帐篷也架起来了,试验工作终于可以敲起开台锣鼓。

8月份的北满,昼夜温差很大,大家睡帐篷,打地铺,夜里常冻醒过来;最可怕的是蚊子成群,没早没夜地跟着人叮咬;家里的给养有时来得晚,没菜吃,顾懋祥就领着大家找一段水浅的小河岔,弄干了水摸鱼;大家忙完了试验,还要分头去打柴割草,烧火做饭。一群男子汉,能做出什么花样来?缺盐少油的,大家常吃夹生饭。后来从老乡那儿买了点土豆,工作中饿了时,就烤个土豆吃,冷得不行时就喝口老白干。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