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酷吏王桂亭 (五)  

2016-08-28 10:14:34|  分类: 博主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王桂亭再来八五九农场


  自1959年起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全国性的大饥荒导致饿殍遍野。作为政治贱民的右派们都在鬼门关前挣扎,1960年秋冬,八五九农场的右派劳改队在西风山收割大豆,活生生饿死六位右派,其中有俞声朗、魏琛、许剑玉、刘玉琦等四位哈军工难友。侥幸活下来的北大荒右派们身体羸弱,苟延残喘,惶惶不可终日。


  196111刚被宣布摘帽的海军工程系4期鱼雷专业学生丁仁正突发奇想,他以为,既然给我摘下右派帽子,“劳动察看”也应该结束了,我还要回去读书呀。于是,他向哈军工党委写了信,还向刘居英院长写了信,要求复学。不久哈军工学生科给他寄了一纸“肄业证书”,同时一口拒绝了他的复学申请。


酷吏王桂亭 (五)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海军工程系4期鱼雷专业学生丁仁正

 

  丁仁正不死心,他又起草一封信,反映八五九农场哈军工右派们形同鬼蜮般的生活,由十多位右派同学联名,寄给哈军工院领导。与此同时,工程兵系3期学员张忠信也写了一封长信,反映西风山饿死人的事件和右派们的绝望心情,寄给刘居英院长。后来传来消息,哈军工将派王桂亭少校、陈汉章上尉二人来859农场了解情况。奇怪的是,望眼欲穿的右派们迟迟不见哈军工钦差大人光临荒原。


  原来,1962年开春后的五月中,王桂亭和陈汉章二人先到友谊农场。那里有哈军工二百多名下放学员,他们大多是在反右运动里因态度不积极而被内定“中右分子”,年级主任往档案袋里塞一张白条子,就决定了这些无辜青年的命运。1958年初哈军工动员学员下放,信誓旦旦答应为期一年再返回学院继续读书,有368名学员戴着大红花被光荣地欢送出哈军工大门,100余学员投亲靠友,自谋出路,其余206名学员集体送到北大荒的友谊农场。结果这是一场背着陈赓院长制造出来的卑鄙骗局,一年以后,所有下放学员被就地分配,学籍被非法剥夺,永远失去读书的机会。这是哈军工教育史中一桩大冤案,是哈军工历史的耻辱。晚年的刘居英院长曾反思下放学员的历史问题,他用了两个字——缺德!当时,困境中的下放学员们不断向哈军工领导写信反映意见,学院领导派王桂亭二人去了解情况,自然有安抚之意。


  到了友谊农场没有几天,王桂亭吃不了北大荒那份苦,他们自己带的饼干也吃完了,听说通往东部边陲八五九农场的交通不畅,于是打道回府,回哈尔滨了。友谊农场下放学员的委屈和困难他才懒得管呢。


  王桂亭在家里磨蹭了四个月,入秋了,这才带着陈汉章重新上路,经佳木斯走水路,十月才抵达西风沟,那是八五九农场八分场。


  五年不见,王桂亭有点发福,他那张冷冰冰的脸让右派们心里凉了半截:学院派他来农场,我们一切要求都将落空。果然,王、陈在场部召开了一个座谈会,只是不疼不痒地说:“你们的来信,院首长收到了,我们是代表院党委来看望大家的。”他们的真实意图始终不肯吐露,话语里暗示的是“摘帽右派也是右派!”刘刚曾与王桂亭是老战友,他请王、陈到河南四队座谈。王应允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