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与童庆禧院士重逢, 回忆中国遥感起步的岁月  

2016-08-13 22:41:39|  分类: 博主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童庆禧院士重逢,回忆中国遥感起步的岁月

    

  

       昨天(812日)早晨,我随手翻阅一下前天的《深圳商报》,突然,要闻版的两个大黑字让我眼睛一亮:遥感!原来,第20届中国遥感大会810日在深圳召开,我竟然不知。当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在中国科学院长春物理研究所工作,在中科院20多年中,从事遥感学的科研工作就占去18年,所以对遥感这两个字我有特别的亲切感。

       仔细看一下报上的文字,到深圳参会的有不少两院院士,一看名单,不禁兴奋起来。大会主席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童庆禧,啊呀,老童来了!多年前我知道他当选为院士;还有郭华东院士、龚惠兴院士,都是我当年熟悉的遥感界朋友,30来年没有机会见到他们,我得赶快去看望他们呀。

       老天爷正在下雨,我抓起一把大伞,直奔地铁深圳会展中心站。12日是三天会议的最后一天,不知道他们在不在,抱着一线希望,到会场去寻找故人。

       遥感大会在会展中心的五楼举行,安检时候问了一下工作人员,大会中午就全结束了。我从后门走进宏伟的会议大厅,一位学者正在作报告,我找到会务组,写了一张纸条,托一个女孩子送到会场最前排。

       一会儿,一位微胖的老者远远走来,我几乎认不出他就是老童,当年我叫他老童,他叫我小滕。他比我年长8岁,算起来今年应该是81岁高龄了。我们紧紧握手,相互端详,走到光线好些的无人走廊里说话。

       老童先问我:我们多少年没有见面啦?我说,有30多年了。他说,只听说你去了深圳,可没有你的详细消息。有一年在哪个电视上看到你出镜,说你是作家,历史学者,我怀疑这是不是搞错了呀?不可能有与你一样姓名的重名人吧,可你改行改得太大了,完全是另外一个领域,我几乎不相信呢。

       我们抓紧聊了一刻钟的样子,我说,你是大会主席,要主持大会,咱们照张合照留个纪念,我就告辞,现在我们联系上了,以后我可以到北京看望你。

 

 与童庆禧院士重逢, 回忆中国遥感起步的岁月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与童庆禧院士重逢,合影留念。

 

 

        照完合照,我赠老童一本拙著《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从他那里知道郭华东和龚惠兴两位院士早晨已飞返了。目送老童匆匆返回主席台,我才离开坐满了年轻人的会场。

        会议大厅门口树立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列出会议议程和与会者论文目录,我草草浏览一下,深为中国遥感科学事业在数十年里取得的骄人成就而高兴,同时也激荡起深藏在脑海里的遥感记忆。

        中国的遥感科技事业起步于上个世纪的70年代初。1973年,中国科学院长春物理所电子室微波组接受院部下达的任务——研制微波辐射计,这是一种探测地球微波辐射谱的遥感器。于是我所在的只有13位成员的小组成为当时中科院最早一批开展遥感工作的科研人员。中国遥感的奠基者是北京遥感所老所长陈述彭老先生,有留苏学历的童庆禧则是陈老的麾下大将。因为我常受命跑北京院部和京区有协作关系的研究所公出,所以很早就认识了在北沙滩“917大楼”遥感所工作的童庆禧,那时的“917大楼”被农田包围着,现在早就消失了。我记得童庆禧大概是室主任,一名学养深厚、办事精干、对人热情的老大哥。

       中国遥感起步初期的一大困难是没有自己的遥感器设备,要花钱买外国的卫星资料。所以研制硬件设备是当时的工作重点,文革时期,研究所处于运动不断,人心涣散,经费奇缺的不景气局面,长春的几个研究所幸有长春分院院长王大珩先生的强有力指挥,成为当时国家遥感界的一支生力军,我们加班加点研制机载遥感器,希望积累经验,今后向星载遥感器的研制过渡。

       1977年秋天,在新疆哈密地区举行中国第一次综合性航空遥感飞行试验,中科院各所上百名不同专业的科研人员千里迢迢集中到大漠深处的鄯善军用机场。那时候,中科院电子所研制的综合孔径雷达样机还没有拿下来,能真刀真枪上飞机试验的三大件机载样机是:长春光机所的多光谱相机、上海技术物理所的红外扫描仪、长春物理所的微波辐射计。这次大型遥感试验的领军大将就是童庆禧。

       在机场附近戈壁沙漠里搭起许多帐篷,这就是我们的驻地。一个月里,领略“朝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大漠气候,没有试验任务时,我们还可以走到附近维吾尔族老乡家的土屋瞅一眼,与可爱的维族孩子说说话。作为试验总指挥,老童常到我们的帐篷看望我们,关心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他天性豁达乐观,常常开口就是笑话,与各个单位的人员相处极为融洽。我一直把老童当成良师益友,从他那里学习到很多地学和遥感学的知识。

 

             与童庆禧院士重逢, 回忆中国遥感起步的岁月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19779月,我们长春物理所四位试验人员在鄯善驻地与童庆禧合影(左起:史长青、滕叙兖、童庆禧、李中伟、姜瑞祥)。

 

   

       试验计划规定我们微波组要飞五个架次。试验飞机是汉中空军航测团的苏制“伊尔—14”老飞机,从鄯善机场起飞向南飞向罗布泊核武试验场的北缘,往返航程再加上在试验区上空开机获取试验数据,每次需耗时4个多小时。航测飞机不密封,四处漏风,必须穿保暖的厚大衣,最麻烦的是飞机在3000米试验高度上颠簸不止,引起试验人员晕机呕吐。偏偏我是个不知道晕机晕船啥滋味的渔民后代,所以五次飞行我都得上去干活,每次下飞机都感到疲惫不堪,搞科研就是辛苦嘛。现在来看,我们当年的科研工作比较粗糙,水平也不高,但是我们是第一次取得中国大地的微波辐射信号,这在中国科学史上可是个零的突破。后来我以哈密试验数据分析处理结果为内容,写了我的第一篇英文论文《戈壁沙漠地区的微波辐射测量》,发表在美国《环境遥感》杂志上。可以自豪地说,在这个特定的科研领域上,我是在国际权威遥感学术杂志发表论文的第一个中国人,这为后来我连续出席五次国际遥感学术大会打下了学术基础。

 

 与童庆禧院士重逢, 回忆中国遥感起步的岁月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在鄯善机场留影(背后是我们的试验飞机,我借了空军同志的军帽和飞行服,拍张纪念照。)

   

 

        哈密遥感试验取得圆满成功,之后,老童又组织云南腾冲试验等全国大型遥感试验,后来我曾参加他领导的黄淮海中低产田综合治理课题中的子课题,以微波遥感的手段分析土壤湿度变化。

       在中国遥感的创业年代,童庆禧不怕千辛万苦,是国内遥感界公认的开拓者和领军者之一,为我国遥感技术迈入世界先进行列立下大功。1997年,他入选中科院院士。

       80年代中,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中国科学院领导做出战略决策,一大批年富力强的科技人员被派到深圳经济特区工作,我在这个潮流中于19895月奉调深圳,在中科院与深圳市合办的深圳科技工业园从事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工作,从此离开了我十分热爱的遥感专业,也与老童等当年遥感界的老友们失去联系。

       人生之路充满变数,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辈子会从东北腹地举家搬迁到南海之滨,从自然科学的遥感研究岗位转身走向社会科学的文史创作之路。数十年后,千里有缘,能在深圳看到我国著名的遥感科学家、我甚为敬佩的童庆禧院士大哥,我心里特别高兴。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