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两老”传记连载: 终生相伴的烙印 (十二)  

2016-06-25 09:31:09|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从剑拔弩张到熊式拥抱


正午时分,远处传来马达声,眨眼间公路上出现汽车的烟尘。当十六军分区的部队集合好,准备吹欢迎号的时候,五辆苏军大卡车在300米开外的地方停住了。

烟尘散去,面前的情景让闯关东的八路军们大吃一惊——30多个苏军士兵跳下车,迅速展开战斗队形,枪口炮口齐涮涮地对着公路上的中国军人。

苏军那边传来一句蹩脚的中国话,似乎在问:“什么人?”

面对意想不到的危险场面,曾克林和唐凯保持难得的镇静,他们示意大家不要惊慌,说这是个误会,队形不要乱,更不得擅自行动。他们马上派出侦察科长带着翻译——路上找的一个在海参崴做过工的、自称会几句俄语的老汉,前去交涉。没有想到,苏军带的翻译是个蒙古人,两边的翻译都是“二佰伍”,比比划划半天,也沟通不出个所以然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僵持了两个小时,虎视眈眈的苏军随时可能开火。

心急如焚的曾克林和唐凯只能亲自上阵,唐凯刚会了几个俄语单词,他指着苏军的武器,摆摆手,生硬地蹦出一个词:“涅特!涅特!”(不好),一边介绍自己是“格米萨”(政治委员),是“契丹斯基”(中国人),不是“日本斯基”,是什么呢,他突然又想起一个单词——“达瓦里希”(同志)

苏联军官眉头紧蹙,猜不出唐凯要说什么。

曾克林灵机一动,碰一下唐凯:让他们看看你的胳膊!

唐凯恍然大悟,马上撸起袖子,伸出右臂,大声说:“毛泽东,斯大林,乌拉!”

苏军一个少校过来仔细端详这条不寻常的手臂,也请出一个上校来观看,两个人咕噜出一个唐凯有些耳熟的单词:康苗尼斯特,呀,这是“共产党”的意思,唐凯跟着喊道:“对对,康苗尼斯特!”

两名苏联军官舒了口气,回头对士兵说了些什么,士兵们的枪口不再瞄准中国军人了。这时候,一个士兵从高翘着天线的车里下来,交给上校一张纸,上校看了一眼,立即有了笑模样,连声说:“达瓦里希”(同志),“赫拉少!”(好)后来知道,这是后贝加尔方面军发来的电报,这里的情况已经报告了莫斯科,莫斯科马上联系延安,终于弄清“冀热辽”是怎么回事。

剑拔弩张的局面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两位苏联校官给曾克林和唐凯一个热烈的熊式拥抱,公路那边也响起了欢迎号声,两国军队的会师仪式很是热闹,人们高喊着“乌拉——毛泽东!”“乌拉——斯大林!”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