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04月24日  

2016-04-24 17:45:31|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女儿眼中的父亲


徐晓云写过一篇回忆父亲母亲的文章,笔者节选其中一部分,或许能借女儿的视觉,近距离看望徐立行。


父亲的人生是那么丰富,我只是他河里的一个小小浪花,我永远不知道这条河有多宽,多深,以我浅薄的经历怎么能写出这样一个波澜壮阔,跌宕起伏,曾经在阳光下如此灿烂的人生?

 最好是父亲自己来写,如果以父亲那样的头脑和阅历做底子,那将是怎样一部饱满而深刻的作品。但他没有留下只字片纸。

父亲原姓俞,俞献诚,祖籍是上海浦东。俞家在那里是一个大姓,有祠堂的。

父亲有兄弟姐妹四人,家里唯一有收入的是爷爷,一个邮局的小职员,辛苦所得仅够这五口之家糊口。

父亲对少年有清晰的记忆,说没钱上学,没钱置衣,只好穿人家不要的衣服----还是女服,在亲戚任教的女校里旁听蹭课,但学习成绩却是班里最好的,尤其作文,还经常被女同学要求代她们写作文,说到这里,他每每露出孩子般的骄傲。

我在哈尔滨出生,10岁随父母迁居北京。


2016年04月24日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1950年代的全家福



我觉得父亲是个理想主义者,历尽沧桑,内心却是很单纯、干净的人。

在北京,父亲只有星期日才回家和我们团聚,平时我们住校,他忙工作,我们其实很少见面。

父亲有时会不经意的讲起那些曾经的艰苦岁月。 

“那时在大别山,部队没吃的,靠挖葛根活下来. . . . . .

“一次我和另一个作战参谋外出看地形,一颗子弹飞过来,他吭都没吭,就在我身边倒下了,咳,就在我身边呐. . . . . .

“为新中国的成立死了多少人啊,我们活着的都是侥幸. . . . . .

一天早晨,听见父母在吵嘴。

“为什么不能顺路捎上孩子,又不误事。”母亲说。

我和姐姐的学校离家有10里地,我们走路去要一个多小时,父亲的公车刚好经过我和姐姐的学校,母亲心疼当时十二、三岁的我们,希望父亲的车能捎我们一段。

“不行,这车不是给子女坐的,她们要好好锻炼。”父亲毫不通融,斩钉截铁。

那两年,我和姐姐上学,都是走着去,从来没有蹭过父亲的顺路车。

父亲的清廉在今天看来恐怕难于被人理解,父亲要是活到今天,看到社会上比这严重得多的利用职权之事,不知做何感想。

但我相信父亲依然会保持这个社会难得的清廉,这是他骨子里的信念。

“我就是爱才。”父亲说。

于是某一天,我从学校回到家里,惊讶的看见一个陌生的青年人,吃住在家里,一天到晚在我家那间小屋里写东西,见面腼腆的一笑。

“这人很有才,有一套关于宇宙的理论和公式呢。”父亲说“他在外地,条件不好,这里他可以静心写东西。”

我的天,父亲把他认为的一个天才请到家里来做学问,记忆中这种事情不止发生过一次。

“这个同志很有能力,有才,. . . . .”父亲拿着电话,又在向某某地方推荐他认为的人才。

“什么?!...我和他是什么关系?”父亲被对方的问话问楞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当他终于明白对方问话的含义时,脸上的表情复杂起来,他明显表露的被误解的痛苦,使我不忍再看下去。

我觉的父亲本质上是一个知识分子,对知识的尊重和渴望,对人才的敬重和爱护,贯穿一生。

在中国,人才重要,但关系更重要,阅历丰富的父亲不是不懂,但他看不起拉关系这些事。

父亲适合做事,但不适合做官。

晚年,他历尽劫波后,仍然想要搞一个中国航空研究生院,培养这方面的高精尖人才,为此事辛劳奔波。他一生都在为事业忙。应该说,这思路是正确的,如果早有这方面的高精尖人才,中国航空业也早就起飞了。

父亲忙于事业,极少过问子女的事。

但在我大学毕业后,他数次表示,希望我自己努力,出国深造。他总在我人生关键时刻发话,而这些话,都一一被以后的事实验证无误。但愚钝的我,也是事后才悟到父亲的英明。

现在回想起来,父亲真是精明能干,眼光长远,思维敏捷清晰,他总能在千头万绪中,抓住事物的要害,提纲挈领的找出方向性的东西,抓大事,抓主要的事,抓关键,他的头脑极为清晰,他是很有能力的人,曾被彭德怀称为“最有能力的作战参谋之一”。

父亲,一个阅过人间世态炎凉,经过种种不顺和劫难的人,始终是个理想主义者。他们的理想是亲手建立一个理想的社会,而不是为钱和权。

不知多少次,我从睡梦中醒来,至少是夜里一、二点钟了,依然能听见我家客厅里父亲和同事们在谈工作,压低的,疲惫的,不倦的声音,始终响在耳边. . . . . .父亲本不会抽烟,为了熬夜工作,他不得不抽烟以提神。退居二线后,他很快戒了烟。

父亲的消遣是养鱼。一泓清水,一条条金鱼呆头呆脑地摇曳着贵妇纱裙般的大尾巴,在淡绿色的水中轻轻游过。紧张劳累了一天的父亲,满足地看着这些优哉游哉,慢悠悠的活物,心情也放松下来,怡神养目。

如果遇上长的节假日,一家四口正好打扑克。平时严肃的父亲喜欢搞点小把戏,偷牌换牌,小动作往往被母亲发现,母亲叫着笑着,一家人笑成一团。

父亲喜欢听京剧,家里存有不少京剧老唱片。“我站在城头观山景……”,一个苍凉、老迈,有特殊韵味的声音响起,“这是言菊朋,言派唱腔。”父亲一边欣赏一边说。

父亲写一手好毛笔字,喜爱书法,他深爱中国文化,也写过有格律的古诗词,可惜没有保存下来。文化革命中他的罪状之一是“喜欢到处凭吊古迹,属没有改造好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记忆最深是两床被面,一床是丝绒的,深蓝地上是红色和黄色的缠枝莲花纹样,一片蓝色深沉中,红色妩媚鲜明,一派富丽高贵;另一个被面是织锦缎,灰色与暗金色相配的中式云纹,雍容之中透出绮丽。

直到改革开放的今天,物质极大丰富,作为一个艺术爱好者,我已阅美服无数,却再没有淘到过如此典雅搭配的纺织品,到今天我都在纳闷,如此高雅的东西,在物质匮乏的上世纪60年代,父亲是怎么淘到的?我费尽心机,父亲却随手拈来,我自叹弗如。

更让我佩服的是,这些东西并不贵,上海人从来紧跟时尚,但前提是不花大价钱,否则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上海人。

一次父亲从外面回来,面露喜色,给家里人看他刚买的宝贝---一只景泰蓝花瓶,40公分高,工艺无懈可击。

“你们猜这多少钱?”他说。

“五块!”他伸出五指,掩饰不住得意,对这件景泰蓝花瓶,也对自己的精明算计。

那时的10块钱可以够一个平民一个月的伙食费,相当于现在的300元吧,不过现在至少要花 3000元才能买到这样的工艺品,父亲以一当十,的确不凡。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