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两老”传记连载: 一半书生一半兵 (十二)  

2016-04-23 06:36:35|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4月15日至4月22日,因为我赴北京参加《欧阳钦画传》、《黄葳画传》出版座谈会,博文不得不暂时停下来,两天后,我还得出发,赴浙江省嵊州市参加《邢球痕院士传记》家乡发布会活动,博文又得中断数日,敬请朋友们谅解。


十二、甄别之难

1961年3月16日上午8时45分,陈赓在上海猝然逝世,神州惊骇,天下同悲,哈军工全院上下泪雨纷飞。院党委决定,由刘居英和徐立行代表哈军工全体同志,到北京吊唁陈赓院长并参加葬礼。

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徐立行心中的巨大悲痛,陈赓是他在几十年革命生涯里的良师益友,是最了解自己的领导和兄长,陈赓一走,徐立行顿感寰宇之下,竟无一人可倾心晤谈矣!



哈军工“两老”传记连载: 一半书生一半兵 (十二)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刘居英(左)和徐立行(右)参加陈赓葬礼



这一年,在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聂荣臻副总理的推动下,在全国和全军的高等教育、科学研究等系统中,开始纠正“左”的错误,中国知识分子迎来一个短暂的小阳春。

8月初,哈军工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学习聂荣臻元帅的报告,一些领导干部茅塞顿开,多年来习以为常、痴迷不悟的“左”的思维模式,开始动摇了。

党委扩大会议刚开完,总政治部于8月9日转来徐立行7月18日写给总政治部的《我的申请》,总政治部在附信中说:“将徐立行同志的申请转去,望提交院党委会研究,做适当处理,并将处理结果报告我们。”

谢有法立即在总政治部的信上批道:“此件今天下午收到,立行同志最近要回来,请常委同志先看,我们一定按照总政治部指示和徐的申请书来讨论这一段结论问题。”

徐立行于1960年5月下旬去高等军事学院学习,他仿佛回到苦读求学的青年时代,对知识如饥似渴,对任何问题都要潜心钻研一番,和同学们争论起来甚至面红耳赤。年近半百身体渐衰也严格要求自己,多次在小组会上检查自己的教条主义及个人主义的错误,还经常向陈赓院长和学院领导汇报思想。

1961年4月,徐立行向班党支部上交自己的学习小结,支部书记崔田民中将在给徐立行的鉴定中写道:“学习是积极的,对问题的钻研精神是好的,收获是主要的……对思想方法上的主观片面性认识深刻,态度端正,改正的决心很大,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在学习过程中与同志们的团结较好,涵养性很好,不抱成见。”

对党的事业忠诚积极,严格要求自己,对什么事都要认真,甚至执著到执拗的程度,这就是书生徐立行。

9月上旬,徐立行从高等军事学院结业,回到哈军工。孩子们扑向徐立行,家里充满着温馨。王雅琴看到丈夫情绪很好,人也变胖了,心中高兴,忙找出肉票去服务社买点肉,要给徐立行包饺子。

刘居英、谢有法和张衍都登门看望徐立行,老战友们见了面有说不完的话,张衍不无歉意,对徐立行说:“咱们俩以前吵了不少次,这一年多我也在反复思考,反省自己的思想,你这次回来得正好,要给你甄别呢!三年前,那个结论的确有错。我当时对你的批判也有错啊。”

徐立行对张衍的诚恳致歉,很是感动,两个人亲亲热热谈了好久。

9月29日,学院党委召开会议,讨论徐立行的甄别问题,党委委员都看过徐立行的《我的申请》,那上面徐立行提出三点理由,说明自己不同意学院当时做出的“犯有资产阶级教育路线错误”的结论。

在会议上徐立行首先表态,对自己原来检讨过的错误,绝不翻案,仅对那个结论,就自己申诉的理由做了补充说明,他说:“我想说学院教育计划的方针、原则是得到毛主席同意的问题。我过去只是侧面听陈赓同志提过,学院的大政方针都向主席汇报请示过。1960年冬军委扩大会议之后,我去见陈院长,他才明确地对我说过:教育计划的方针、原则是没有什么根本错误的,当时我向主席汇报请示时,主席是点了头的。1958年10月,代表大会总结以前,陈赓同志向院领导正式提出,他坚决不同意‘教育计划是根本错误’的说法,他认为这种说法是否定一切,不是实事求是,不是毛泽东思想。在座的同志中也有听到这些话的。我再补充一个情况,即学院体制问题,陈赓同志也是向主席请示过,备过案的。陈院长说学院顾问团坚持他们提出的编制方案,即系设政治副主任不设政委,我们则主张系也设政委,顶牛很久,因而要请示主席。主席当时指示:目前暂时照他们提出的编制方案去搞,因为我们目前还要靠他们。做了一段做不通了,就可以拿事实来说服他们了。果然一年后,我们就说服了顾问团,把系政治副主任改为政委,顾问团也不再坚持了,证明主席的指示是英明正确的。”

徐立行发言之后,党委委员们一致同意取消1958年11月22日谢有法总结发言中和1959年2月8日院党委综合报告中关于徐立行同志犯有“资产阶级教育路线错误”的帽子,并改正某些提法不够确切和“过杠”的地方。

散会之后,谢有法又个别和徐立行谈心,征求他对这次甄别的意见,诚恳地向他道歉。徐立行对“摘掉帽子”表示感谢,同时提出对构成他“路线错误”的四个主要表现也应甄别,其中有事实出入,而又涉及原则问题的希望说清楚,  谢有法表示一定研究他的意见。

两周以后,国防部的任职命令下到哈军工,任命徐立行为国防部第六研究院副院长,徐立行匆匆上任之前,又向院党委写了报告,引证事实,要求重新考虑他的甄别问题。

犯极“左”顽症要改也难。1962年,徐立行两次因公出差哈军工,希望能对“四大罪状”给予甄别,但哈军工某些人吞吞吐吐,拖拖拉拉,说“不适时”。1963年9月院庆十周年,哈军工向徐立行发出邀请,他回函婉拒,表明“是非不清,不能参加院庆”的严正立场。拖到年底,院党委才进一步推翻那四条所谓错误表现,为徐立行彻底甄别平反。

1964年初,哈军工第三届党代表大会郑重为徐立行做出重新甄别的决定,在决定的最后说:“从徐立行同志问题的甄别中,所给予我们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它告诉我们,在党内斗争问题上,任何时候都必须牢记主席的教导,严格区分是非界限,掌握正确的斗争方法,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原对徐立行同志问题的错误结论,使徐立行同志受了委屈,在审理徐立行同志的申请过程中,抓得不够紧,拖延了时间,我们除做深刻检讨外,还希望徐立行同志谅解。为了接受教训,院党委决定将关于徐立行同志问题的甄别情况和决定,向学院第三届党代表大会提出报告。”

由于徐立行坚持不懈的抗争,压在心头长达6年之久的大石头终于搬开了,那一年,他赶上我军授衔的“末班车”,晋升为少将。



哈军工“两老”传记连载: 一半书生一半兵 (十二)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徐立行少将照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