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两老传记连载: 一半书生一半兵 (十一)  

2016-04-14 12:45:57|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陈赓遗嘱的由来

 

秋去冬来,转眼又到了1960年的11月。前些天,陈赓因参加一段军委扩大会议,又累得不行,感到身体不适,在家里卧床休息,8日那天,秘书送来徐立行两天前写给他的一封信,陈赓很高兴,忙拆开信封,躺着看信。             

根据总政的意见,徐立行今春到高等军事学院速成系学习。对于这位老部下,陈赓是了解和信任的,前年秋天反教条主义,把徐立行整得挺惨,陈赓为此很生气,他认为徐立行抓教学工作是有成绩的,一个甘当老黄牛的老干部竟背上什么“路线错误”,岂有此理嘛!徐立行虽然挨了批,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仍忍辱负重,任劳任怨,一如既往地抓好教学工作,1959年夏天,徐立行把回国度假的哈军工5位留苏生找来开座谈会,他对培养研究生的工作抓得很紧。这次徐立行在北京学习半年多,陈赓一直没有时间与之见面,听说徐立行身体也不好,陈赓一直惦念着。

徐立行的长信写了5页,一开头就汇报自己学习军委扩大会议决议后,认真从世界观上检查自己错误的体会,陈赓在心里叹道:徐立行是个老实人哪,总是严格地解剖自己。

徐立行接着写道:“6月间和最近都听说过您要去哈,我曾表示过,希望在您行前,面陈对学院工作的一些意见。现在改用书面扼要陈述……学院经过8年的建设,规模上已很像样了,兴无灭资的思想工作,抓得较紧,领导加强后,成绩更大,这是主流,这方面我不拟重复了。目前要注意的苗头,是领导集团中即常委中的骄傲自满思想的滋生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指头中的首要问题。

地方院校,近几年来,中央抓,各省市也抓,贯彻中央的指示很快,所以不少院校,虽然条件不如我们的,但发展比我们快。例如北京工业学院,至少在无线电、雷达等电子科学方面早已超过我们。(其实几年来北工的专业教材大部分靠我们支援,他们那时榴弹炮只有炮架,炮身还是用木材凑和的,为此我们曾向叶帅和张副总长呼吁过。)海军新的雷达研究任务和五院的某些研究项目,都给了地方大学,我们没有插上脚。事实还将继续证明,如果不靠任务来带动,不争研究任务,不论教师培养,学员锻炼,实验设备,机密资料以及教学质量的切实提高等等,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我记得早在几年前聂总曾面示过:“不要关起门来办学”,这个问题在领导思想上并未完全解决。表现在领导集团中一些同志(不是全部同志)不大看得起兄弟院校的经验;不大愿意亲自参加教育部有关的高教会议,不愿参加省、市文教书记召开的有关会议;不愿去兄弟院校参观取经(连近在咫尺的哈工大也不去),所以也不了解他们贯彻中央的指示比我们快因而发展也快的情况。在我们工作中主要有个“不下去”的问题,此外也还有个“不出去”的问题,这种脱离实际的结果,反过来又会助长盲目自满的情绪。

徐立行在信中又坦率诚恳地谈到他对谢有法、张衍、张文峰、李焕等党委常委们的意见,在信的最后,他写道:“我自己跌了跤子,可做前车之鉴。也看到这几年来,省委级和军队高干中,跌跤子的甚至栽下来的,不在少数,这次会议对我又是一次活的教育。当然这是社会主义革命深入的必然现象,同时也反映了“满遭损”和骄傲自满的下一步就是跌跤子的客观规律。联想到学院领导集团中骄傲自满思想的滋长,如果看到苗头,就打点招呼,籍以防微杜渐,我相信是可以解决的。”

陈赓认认真真地读完徐立行的长信,陷入长时间的沉思之中。几年来的折腾,老教师们的心情本来就苦闷,今年下半年又来个二次教改和学术大批判,积极性受到很大损伤;一些青年教员骄傲起来,把教学和科研都看得挺容易;这些问题不是一下可以解决的,迫在眉睫的是吃饭问题,学院教师和学员们的生活问题到底怎么样?能吃饱吗?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教员有时间搞研究吗?军工创办8年了,今后的道路怎么走?

初冬的阳光穿过乌云的缝隙,柔和地照到屋子里,连续几天的坏天气似乎要开始好转。陈赓眼前总浮现出军工大院的景象,他一直想回去看看,可医生们坚决反对,想到自己的身体,不免有点烦躁,他硬撑着下了床,坐在桌子旁,又静心凝神地想了一会儿,才拿起毛笔,在徐立行长信最后一页的空白处,写了一封短信:

 

谢、刘、张并常委诸同志:

    我几年来有病,未管院事,挂名不做事,甚歉!徐立行同志给我一信,他提到几个问题,我以为院常委有注意之必要。院研究工作曾盛极一时,现在看来,有些销声匿迹。研究工作不做好,就说不上学术上的进步,是否如他所说有自满情绪?我想检查一下总有好处。他所提到的几个同志的作风问题,也可以作一次批评与自我批评(小范围内),我想对团结、对工作无论如何有好处。一个集体领导的班子,必须讲民主,不要一言堂;互通情报,经常批评与自我批评,工作才会搞好。至于反教条主义问题,我以为教条主义应该反,这是主要的,院内反过一次教条主义对工作也有一些收获,至少敲了一次警钟,我认为并不坏。但是谭政同志一到学院就说教育计划错了,想推翻以前的成就,甚至有人附和,我当时也是反对这一种意见,我曾经叫刘居英同志顶住,不让步。我认为事情已经过去,现在谈清楚(小范围内)就可以,好在那时这个意见并未占主流,如何请你们考虑。我以为院现在的工作应该:(1)抓思想;(2)发挥老教授的积极性;(3)培养更多更好的青年知识分子,组成科学队伍,防止青年骄傲,看不起老教师;(4)大力抓科学研究工作。要搞些成就,这是我们要卧薪尝胆、发愤图强、孜孜以求的大事,要大大提倡;(5)要改善教师、学生的生活,这一点院做得比较好,但不能满足,要亲自抓,不能丝毫疏忽;(6)要给教授、教员、学生以充分研究和自习的时间。这是我接徐信后有所想而要说的几句话,请你们考虑是否采取。医生坚决不同意我去东北,只好作罢。这几天天气不好,又有一些不舒适,随手写了几句,未作考虑,只供院常委作参考。

                                                   

十一月八日

 

陈赓又感到胸口发闷,毛笔在手中微微抖动,落款的“十一月八日”写得歪歪扭扭,他放下笔,疲惫地倒在床上喘息着,秘书进来后,他吩咐把徐立行的信包括自己的短信寄给哈军工谢政委。

1111中午,谢有法收到陈赓的来信,同时又收到徐立行写给他及张衍的信。看罢陈赓病中写来的信,谢有法心悦诚服,他在第一页上写道:“信来得及时,陈赓同志几点指示非常有力,我们很快的讨论一下,再复。”

学院此时正在召开党委扩大会议,陈赓的信马上在常委们中传阅,引起常委们思想上的震动,使他们感佩不已的是,院长在病榻之上写出这样一封语重心长、深谋远虑的信。他念念不忘老教师,并对青年教师寄予殷切期望;他牵肠挂肚的是扩大专家队伍,发挥老教师和青年教师的积极性,开展科学研究,搞出成就来;他认为抓好科研是办好学院的大计,必须“卧薪尝胆、发愤图强、孜孜以求”;他关心教员和学员物质生活的改善以及研究和自习时间的保证,强调“不能丝毫疏忽”;他的民主作风,体现在这封短信的字里行间中,处处是客观的态度和商量的口吻……

当然,常委们也想到老战友徐立行,没有老徐的信,就不会有陈赓院长的指示。两年前对徐立行的那场批判看来是错了……

半年之后,陈赓猝然逝世,哈军工的领导们才突然明白,陈赓这封信是在他生命垂危之际,留给哈军工的遗嘱!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