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两老”传记连载: 一半书生一半兵 (十)  

2016-04-13 10:04:10|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他离开挚爱的哈军工


9月初,彭德怀元帅视察哈军工,他约每一位院领导来招待所个别谈话。在与当年太行山的老部下徐立行谈话时,态度很和蔼,充分肯定他在创建哈军工时的成绩。

10月,谭政大将带领工作组到哈军工搞教学改革“试验田”,坐镇指挥全院的反教条主义运动,他对徐立行的态度与彭老总恰恰相反。

深秋子夜,小红楼区徐立行的家里还亮着灯,徐立行愁肠百结地坐在桌子前面,面对一摞检查材料发呆,他那敦厚平实的脸上满是凄苦忧郁的表情,明天他要在党代表大会上再作检查。可脑子还很乱,党代会开幕以来,反教条主义的运动已经两个多月了,自己大小会检查了许多次,仍过不了关,是自己认识水平太低了吗?有些事真是想不通,前几天戴其萼追问自己为什么在1956年12月训总召开的院校座谈会上赞成萧克、李达的意见,投了萧克的票?有的干部还追问1957年3月李达来参加首席顾问葬礼时,自己与李达的联系,为什么要对李达说“不应该打着灯笼去找教条主义”,自己当时认为萧克、李达讲得对呀,他们当时是军委的领导人之一嘛。怎么怀疑我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成为萧克路线上的人?更有甚者,实习工厂的副厂长伊阳在大会发言中说自己在学院里有个小集团,完全无中生有嘛,幸好在大家的追问下,伊阳自己承认是无根据的猜想和瞎说。

妻子王雅琴端着一小碗馄饨走进来,今春作为第一期学员毕业后,她留校工作,看着徐立行一天天消瘦下来,夜夜失眠,饭量也日渐减少,她心中焦虑不安,可徐立行回家什么也不说,只是沉思默想地枯坐着。有一天,徐立行突发无名之火,给大女儿一巴掌,老徐从来没打过孩子呀,他心里苦啊……

“老徐,你吃点馄饨再写吧!这么下去身体要垮的呀!”王雅琴说着,眼泪扑簌簌掉下来。

徐立行看看妻子忧愁的样子,接过馄饨,叹口气,他哪能吃得下?他把馄饨放在桌子上,半晌才慢吞吞地说:“你先睡吧,别陪着我。明天我要在大会上作检查,我相信党会给我改正错误的机会。” 徐立行想起,彭老总在9月11日那天晚上和自己谈话的时候,还一口一个同志呢。有一天早晨散步,在小路上碰见彭老总,站下聊天时,彭老总说,早上天凉,你出门要戴帽子啊!说罢,他脱下自己的帽子,戴到我的秃头上,哎,我的太行山老首长啊……徐立行想到这儿,又叹了一口气,低头写起检查来。

10月14日,徐立行的长篇检查把自己的错误表现归纳为三个基本问题:是依靠党的领导还是依靠专家办学?是走群众路线还是走专家路线?是政治挂帅还是业务挂帅?当着500多名代表的面,徐立行沉痛地自我践踏,谴责自己:“一个共产党员受了党多年培养教育,在这样一个反教条主义重大的历史任务面前,对于削弱我军战斗力量甚至有亡党亡国危险的教条主义危害,不是深恶痛绝,勇敢地引火烧身,和大家一起来反对自己的错误,相反的是站在个人得失的小圈子里打主意,站在资产阶级的面子虚荣的牛角尖里,说明自己觉悟程度已经到了何等低下,自己政治丧退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

最后,他已声音哽咽,泪水夺眶而出。

徐立行的诚恳检查感动了许多人,但是有谭政大将坐镇,谁也不敢把斗争的弦儿松弛下来。10月20日,谭政在俱乐部的讲台上向全院人员作报告时,声色俱厉地点名批了徐立行,他说:“……如一长制,不但接受,还很欣赏;有的当作法宝,你们徐教育长、徐立行同志就是属于这一类。他在大会主席团会议上讲了三条原因,一条是旧军队出身,旧的东西多;二是崇拜专家;三是欣赏老教授。三条中主要的应是第一条……”。随后,批徐火力猛然加强。

在全军院校大批教条主义的时候,惟独哈军工是由国防部长彭德怀过问,总政主任谭政坐镇指挥并亲自参加批判徐立行,哈军工反教条主义斗争的声势之大,火力之猛,在全军中非同凡响。

哈军工第一届党代会第二次会议一直开到11月中旬,大会发言190人次,大字报贴了1600多份,作为大会的主持者,谢有法以“一身清白”的心态对哈军工来了一个“总清算”,他不了解建院之初,陈赓领导“两老”办学是何等艰辛,学习了苏联的经验才得以在一年之内举行开学典礼,有一点教条主义是难免的,他不体谅徐立行兢兢业业抓教学,苦心孤诣保教学,成绩应是主要的。诚然,在中央“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埋葬教条主义”的统一指挥下,在谭政亲临学院的形势下,一贯服从命令,视组织观念为生命的谢有法坚决执行军委反教条主义的指示,可以理解,但是,他对徐立行的态度冷酷无情,哪有治病救人的态度?

11月22日,谢有法作大会总结发言,虽然他简短地说:“学院的成绩是主要的、基本的”, 但他总结的重点是“院党委领导工作中犯了严重的教条主义错误”,“造成的损失是很严重的”,“首先就是对于徐立行同志的资产阶级教学思想和教育路线的错误,没有展开尖锐的、群众性的批判”。

与会者终于明白了徐立行被定性为犯了“资产阶级教育思想和教育路线”的错误。

谢有法在系统批判徐立行之后,指出徐立行的“四大罪状”, “是两条道路斗争在党内的反映,实质上也是资产阶级建军路线的错误”。“他的错误是十分严重和恶劣的,是学院的一面白旗。”

秋去冬来,哈军工这场反教条主义大战终于画上一个歪斜的句号。徐立行黯然神伤,走出会场,他成了哈军工“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惟一代表人物。他怆然长叹,在心里自嘲道:“元老变成了元凶,难道路线错误也有包干制?”一年半以后,军委领导为了“教育他改正错误,提高他的思想水平”,决定送他去高等军事学院学习,从此,徐立行离开了他挚爱的哈军工。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