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两老”传记连载: 历史还他们清白 (四)  

2016-03-01 21:58:29|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在鸣放座谈会上,杨仲枢到底讲了些什么?

6月4日,在全院教授鸣放座谈会上,杨仲枢果然做了长篇发言,他到底讲了些什么呢?

一开口,杨仲枢就热情洋溢:“我们学院这次的整风运动开始太迟了。在北京观礼时,北京的鸣放已是轰轰烈烈,这说明主席的号召是英明的、正确的。一出山海关就感到凉起来了,辽宁搞得还不错,到哈尔滨就觉得凄凄凉凉仍是严寒的时候。学院过去的各种运动都发动得很早,群众跟不上去,而这次却远远掉在群众的后面了。这次整风的意义十分重大,搞得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功就能顺利而加速。因此,我内心希望党委把这个工作做好,对群众的教育和社会主义建设都有莫大的益处。”

在介绍总政甘泗淇副主任对自己的嘱托后,杨仲枢着重谈了学院的宗派主义问题,他的主要观点是:“三个主义都存在,但以宗派主义为主,官僚主义、主观主义是宗派主义派生的。……因为有宗派主义,领导上就会依赖一部分人,相信一部分人,结果就难免偏听偏信,不依赖广大的群众,只爱听信自己所相信的人的汇报,然后作出决定,命令执行。殊不知这只算小群众路线……”

“不能说领导同志和许多中级以上的干部不愿意搞好与高级知识分子的团结。的确,与老教师的关系搞得不好是这些干部感到最伤脑筋的一件事情。为什么这个关系搞不好?我主观的看法,这是一个思想问题。把党对知识分子的政策当作一个手段,将知识分子当作商品,比如生产的母机,把知识分子当作雇来替我们做事情的,办学校的。而没有想到这些知识分子是一家人,都是兄弟姐妹,不过党员只是当家作主而已。既然犯了宗派主义的毛病,就把知识分子当作客,当作‘西宾’,认为是雇来的。……对教师采取‘分而治之’,把老教师分成四种类型,采取四种对待方式:一‘捧’,二打击,三孤立一部分,四听之任之。政治工作是逢甲说乙,使知识分子感到人人自危。有些教授调走了,我们应该检查一下自己,如果处理得好,人家不会走的。”

杨仲枢又就尊师重道问题、学院机构庞大而工作低效等问题提出意见,他特别为老干部说公道话:“许多老干部为革命立下汗马功劳,出生入死,我们今天能够享受这样一个前途无限光明的社会是与他们的血汗分不开的。要好好安排他们,如果安排不好会使我们感到不平和寒心。”

作为老教师,杨仲枢自然关心学院的教育质量问题,他说:“过去我院对学员的教育是‘保姆式’的,我觉得这还不足以形容,可以说是‘满儿子式’的教育。(满儿子是湖南方言,指老年时所生的子女)只有老年人对自己的‘满崽子’才会溺爱姑息无所不至。我们培养的是军事工程师,有着很艰苦的工作在等着他们,如果把他们培养成一批‘大少爷’,他们将来又怎么能够吃苦呢?我们要对人民负责,也要对我们的学员前途负责。”

对于鸣放中人们意见最大的“肃反扩大化”问题,杨仲枢说:“我院历年来的运动也发生过不少的偏差,有自杀的,投江的,有在肃反中被斗错的,应该很好地做善后处理,使死者不致含冤于九泉之下,生者也能精神愉快,得到应有的安慰。党曾一再教育我们要实事求是,错了就应该承认错误,我今天代表他们这些死的和生的含冤者向党提出同样的要求,想必我们党的领导同志会采纳我的请求的。”

在发言的最后,杨仲枢说:“主席提出的人民内部矛盾,是马列主义的新发展。在过去的运动中,由于偏差而伤害了自家人,就是由于没有认识人民内部矛盾的存在,所以才把一些思想上的是非问题当作敌我政治问题处理了。这次党的整风不是关起门来搞,是党在人民中经受考验,党应该做好这次运动。我热爱党,也相信我院党的领导能够顺利和胜利地完成这次整风工作。”[1]

杨仲枢真是个认真的老书生,通篇发言直来直去,面面俱到。他的话音刚落,会场响起一片鼓掌声,坐在第一排的张述祖等老教师还站起来与他握手。

杨仲枢轻松愉快地回家吃午饭,胡振渭的爱人肖冰早等在家里,她兴冲冲地向杨仲枢要发言稿,杨仲枢爱人王禄臻说:“她要拿到图书馆,想在下午座谈会上念一念。”

“念就念吧,”杨仲枢把发言稿交给肖冰,笑道:“帮助党整风,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说错了,也不要紧,供党组织参考嘛!





[1] 《杨仲枢在6月4日整风座谈会上的发言记录》,哈军工史料,1957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