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两老”传记连载: 历史还他们清白 (十一)  

2016-03-14 06:14:30|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血染的1966年

1966年6月,文革狂飙冲天而起,哈军工的红卫兵步步紧跟北京的红卫兵,8月的“红色恐怖”,把人类最起码的文明和良知都践踏在脚下。

杨仲枢夫妇是“黑五类”中的右字号,自然在劫难逃,首先被抛出来。杨仲枢被逼迫带上白胸签和白袖标,写上“大右派”字样,他进了“黑帮队”,每天有人押着他们参加拔草、扫马路、扫厕所等劳动。路上,红卫兵还要强迫他们唱侮辱人格、怪腔怪调的“黑帮歌”:“我是黑帮,我是黑帮,我有罪……”。 “黑帮队”里的干部、教授常把杨仲枢挤到最靠路边的地方,所以他挨红卫兵的打最多,无形中,杨仲枢以自己的受难保护了别人。

刘居英院长的老母亲,曹鹤荪等几位老教授的老母亲,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了,被以“地主婆”的罪名组成“家属劳改队”,造反派把她们交给哈军工子弟小学(育红小学)的红小兵管理,这让红小兵们欢呼雀跃,他们先要革地主婆头发的命,挥舞剪刀嚓嚓嚓,把老太太的头发剪成“鬼头”,然后每天押着老太太劳动,好不开心啊。王禄臻被勒令和这些老人在一起,她比老人们年轻,傍晚要送不认识家门的老太太们回家,之后才拖着一身疲惫,顶着乱蓬蓬的“鬼头”回到自己的家。红小兵们兴致上来,就要伸手,对老人拳打脚踢,刘居英的老母亲就是不堪忍受红小兵的毒打而吊颈自杀身亡的。

有一次,红小兵们在路上逮住杨仲枢,把点燃的鞭炮塞进老头儿的后脖领里,杨仲枢赶快仰面躺倒,把即将爆炸的鞭炮压灭,避免一场血肉横飞的灾祸。张良起教授的夫人刘杜珍质问一个红小兵,你们这些孩子为什么要欺负一个老人呢?小英雄们头一歪:他是右派,就得打!

喝狼奶长大,仇恨、暴虐、愚昧的毒素已经深深侵入这些无知孩子们的心灵。

那个时候,背诵毛主席语录成了折磨人的绝妙手段,背不出来,就要挨打。杨仲枢家对门的空房子成了哈军工“八八团”一个专整老教授“战斗队”的办公室,红卫兵们责令杨家按时送来开水。那天,一位父亲是中将的“红二代”女学员肖某某从对门里踱过来,逼杨仲枢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最后一句是“变成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杨仲枢干活回来,又饥又渴又累,弯腰站在那儿背了半天,结结巴巴背不下来,自然没少挨那个女学员的训斥,总算全能背下来了。一不留神最后一句又出了纰漏,背成“变成不齿于人类的牛屎堆”。

肖某某哧哧地怪笑:“什么?变成什么?你他妈再背!”

“变,变,变……成不齿于人类的……牛屎堆!”

“混蛋!”肖某某一边笑,一边大骂:“是牛屎还是狗屎,到底是什么屎啊?啊?你他妈混蛋!”

杨仲枢这才恍然大悟:“哦,是狗屎,不是牛屎!”

中国人的人性在文革时代发生了空前的大扭曲、大错位、大变态,人性中最残忍、最丑恶、最卑鄙的一面赤裸裸地假“革命”之名而暴露无遗。本应该是温文尔雅的女学生变成了悍女泼妇或虐待狂,这在文革里是司空见惯的普遍现象。

“红色恐怖”的重头戏是半夜破门而入,强盗般恣意抄家,超越中国历史任何朝代的全国大抄家之风让无数无辜的人家心惊肉跳,饱尝屈辱。杨仲枢的家已被“红色造反团”和“八八红旗战斗团”这哈军工两大造反组织反复抄过,这还不够,还有“独行大侠”的光顾。

原子工程系有一个61级学员,此人叫杨仁兴(现居无锡),自称“八八团”的红卫兵,第一次独自来抄家,只要值钱之物,如现金、首饰等。第二次又是独自来抄家,开口就要照相机、望远镜、猎枪,他看中杨仲枢当年从比利时回国时带回的一只小皮箱,要强行抄走。杨仲枢不敢吭声,王禄臻大着胆子说:“这小皮箱也不是四旧呀!”“那就借!”杨仁兴横竖要掠走,于是留下了一张“刘备借荆州”的“借条”,扬长而去。

让杨仲枢夫妇始料不及的是,二儿子周昂嵋偏偏赶上抄家的时候从沈阳回来了。他不放心父母,回家看看。周昂嵋一进门,正碰上如狼似虎的哈军工红卫兵在翻箱倒柜,搜查父母的“罪证”,家里一片狼藉,他吓坏了,瑟瑟发抖,失魂落魄,无处躲藏。杨仲枢夫妇最怕老二受刺激,红卫兵呼啸而去之后,就劝他赶快离开家回校。 全家度过一个无眠的恐惧之夜,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周昂嵋悲愤地直奔火车站,返回沈阳。

哈军工的红卫兵连在长春读书的杨昂岳也不放过,“八八团”派人到吉林工大,当面威逼他揭发父母“罪行”,提示的内容无非是四清运动中基础部揭发的所谓“罪证”:穿什么衣服,看过什么书,再重新分析上纲,要杨昂岳写下来,签字画押。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