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和李侠老人家通过电话后,我更糊涂了。  

2016-11-06 21:19:0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29日(周六),我去北京黄寺总政干休所大院,看望哈军工老同学梁晓瑢,一年多不见,我们有许多话题可以聊天。晓瑢同学提到我今年67月间因为李侠的文章《我送陈赓院长回北京》与哈军工北京校友会的一场争论,她想知道一点详细过程。

      我说,一开始,我从哈军工北京校友会网上看到李侠的文章,我认为他说的不对,陈赓院长1957年盛夏没有回过哈军工,就用电邮方式把我的质疑告诉北京校友会,这完全是出于好意,并非我与素不相识的李侠老人有什么个人过节。后来,校友会把这种纯属历史学术之争演变为意气用事,一定要证明李侠文章是完全正确的,我的质疑则是根本错误的。我要求他们提供李侠的联系方式,我愿意登门求教;我要求校友会网站不要屏蔽我的话语权,也能平等地发表我的文章,供广大校友们去评判商榷;我希望适当时候开个小小研讨会,大家心平气和,交换意见,至于谁对谁错都无所谓,但这些意见都被他们无声地拒绝了。所以我只能引经据典,在我的博客上发表我的两篇文章:即《<我送陈赓院长回北京>是一篇戏说历史的文章》(619日)和《两文都假,戴其萼帮不了李侠》(716日)。

      北京校友会的网站在撤去李侠文章三周后,又重新发表,大加赞扬,不吝溢美之词,并刊发李侠文章的手迹;96日,在北京校友会的报纸《哈军工校友》(总第58期)第四版上郑重发表李侠的文章(见图)。这就表明,北京校友会不顾《陈赓传》、《陈赓大将图传》、《陈赓日记》等权威史著的白纸黑字,在歪曲陈赓和哈军工历史的道路上昂首阔步不回头。我这次在北京拜访老学长的时候,还听说校友会秘书长公开指责我“狂妄”。当然,这件不愉快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耗费精力与他们论是非了。


和李侠老人家通过电话后,我更糊涂了。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哈军工校友》(总第58期)第四版上发表李侠的文章

      

    晓瑢同学劝我,不要再那么较真了,会得罪人的。我点头承认我的书呆子弱点。晓瑢同学说,李侠就住在我们的大院子里,我认识他的爱人张老师。

        这给我一个意外惊喜,我问晓瑢同学,能见见他吗?晓瑢说,中午吃饭我邀请他们老两口来,一起聊聊嘛。说罢,她拿起座机,拨通了李侠家的电话。我在旁边听明白了,李侠家已经吃过午饭,我看了看表,12点了,过了饭点。但李侠愿意和我在电话里谈一谈。

        我连忙接过电话,李侠老人家一口浓重的乡音,他说他的听力不太好,我就大声报了姓名,说明我对他说的“1957年盛夏”有不同意见。他的回答立时让我全身一阵发冷。

       李侠直截了当地说,不是1957年,是1956年。说陈赓1957年回哈军工,那是校友会的意见,我作为普通校友,要听校友会的,我敢肯定地说,1957年反右派期间,陈赓院长没有回哈军工,我是1956年送他回北京的,他要和聂帅访问苏联。我的记忆不会错。他又说了一些在刘有光身边当秘书、陈赓在党委会开会时打瞌睡等一些往事,我已经没有心思听下去了。

        李侠夫人张老师(她自称是导弹工程系机关干部)接过电话,她口齿清晰地说,北京校友会两次来我们家,拿着戴其萼的回忆录,让我们老李承认,陈赓1957年回过哈军工。那篇文章是校友会一手弄的,和我们老李无关,我相信我们老李的记忆,陈赓是1956年回的哈军工,绝不会错,你还有什么问题?

        对方已经不耐烦了,我也无话可说,道谢后放下电话。

        看我一脸茫然坐在沙发上不说话,晓瑢同学笑问,怎么样?搞明白了吗?

        我苦笑,半晌才说,和李侠通过电话后,我更糊涂了。

        晓瑢同学说,那就别管他了,一会儿我女儿小璐、她的朋友(韩练成将军的孙女),还有我妹妹就回来了,咱们一起去机关食堂吃个便饭吧。

        我当时想,哈军工北京校友会绝不会把李侠文章里的1956年改成1957年,那不合乎逻辑。1956年夏天,陈赓正协助聂帅组建国防部五院,陈赓年谱里写的明明白白。再说,陈赓作为中国政府工业代表团副团长,陪同聂帅访苏,签署《中苏国防新技术协定》,那是19579月的事情,怎么又提前到1956年了?我更加确信,李侠说话压根不靠谱。至于北京校友会深信李侠所言,又是上网,又是登报,那恐怕不属于历史研究范畴的问题了。

        那天中午的聚餐,我们五个人聊的很开心。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