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刚直不阿的黄埔老将 (六)  

2015-03-08 08:42:03|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坚持原则,他拍案而起

1958年5月召开的军委扩大会议,在最高领导的指示下,错误地开展了一场祸及全军的反教条主义运动,这场运动很快波及到哈军工,因为有点独立思考和抗上表现,被上面称作“头难剃”。这一回哈军工有麻烦了,被认定是反教条主义运动的落后单位。

9月27日,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防部副部长、总政治部主任谭政大将亲自挂帅,率领一个总政工作组,到哈军工搞军队院校的教改试点。此时,院党代会正在万炮齐轰教育长徐立行,要把这面“白旗”连根拔掉,同时也开始了教学改革的大辩论。

谭主任一到,院领导连忙汇报,政委谢有法汇报了学院党代会在深入反对教条主义之后,已转入教学改革这个中心议题。大会学习了中央“9·19”的指示,揭发、批判“轻政治,重技术”、“轻实践,重理论”、“轻视体力劳动,重视脑力劳动”以及“知识垄断”、“追名逐利”、“迷信外国,迷信专家”等“背离党的教育方针的资产阶级教育思想”。院里已成立教学改革办公室,掌握运动情况,拟定教改方案。

谭政听罢汇报,满意地点点头,和蔼地说:“很好!你们学院总算开始反教条主义了,不反就没有办法搞教学改革,我对教育是外行,这次带工作组来是调查研究的,试点工作要靠你们配合和支持,在反教条主义和资产阶级教育思想的基础上,搞一个教改方案。”

在院领导的陪同下,谭主任当天就到各个系和工厂看了一遍,次日谭政仔细听取教务部关于教学改革情况汇报。他对工作组抓得很紧,进驻哈军工一周多,他事必躬亲,十分辛苦。

10月5日,谢有法请谭主任在党代会大会主席团会议上作指示,他欣然同意,公开发表了对哈军工的第一次正式讲话,对学院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半个月后,谭主任在军人俱乐部为全院人员作了3个小时的长篇报告,在“成绩是主要的,但缺点错误是严重的”基调下,他更为严厉地批评了哈军工的教条主义错误,除了指名道姓地批了徐立行,又着重批判了“领导制度上搞一长制”、“在教育方针上,理论与实际脱节,在教育方法上,走的是自上而下的少数人做教育工作的路线,不是群众路线;技术与政治的关系处理得不正确,不是技术服从政治、技术与政治结合,而是技术与政治脱节,助长了一些不问政治、轻视政治的倾向;在管理教育、工作制度与组织编制上,发展了一整套的形式主义与官僚主义作风,严重地脱离了群众,损害了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 

徐介藩对谭政全盘否定哈军工的讲话很反感,开始他一直忍着不讲话。他痛心地看到,运动一起,哈军工多年积累的一整套正确的教育方针和方法被推翻了,工作组在大反教条主义的政治风浪下作调查,听到的大多是歪曲事实的不实之词,在说假话、说大话而且打棍子、戴帽子开始成为那个扭曲时代的社会风气时,他们自然听不到,也不愿意听到正确的意见。

谭政多次参加主席团会议,多次过火地责难哈军工的工作,引起哈军工许多干部的不满,但绝大多数人都保持着无奈的沉默。然而一生刚直不阿、坚持原则的徐介藩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愤懑,在一次主席团会议上,谭政说:“对教学大纲要逐章、逐节地修改,减去重复和不必要的课程。”他还没讲完,坐在对面的徐介藩就大声说:“有什么好改的?资本主义的大学要学数理化,社会主义的大学也要学数理化。”

谭政一怔,立时脸红到耳根,他指着徐介藩说:“你这个同志怎么这么讲话,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不一样的,我们社会主义的大学就要搞教学改革。”

徐介藩拍着桌子说:“我的意见就是这样,军工的教育计划是正确的,不需要改!”

谭政火冒三丈,也拍着桌子说:“你认为正确?我就认为军工教育计划基本上是错误的!与资产阶级的有什么区别?有错就是应该修改!” 

“你说学院教育计划基本上是错误的,为什么培养出合格的学员呢?”

“你把你这个意见拿到大会上讲一讲,让全院辩论!”

“我不到大会上讲,我就在这里讲!”

“你是共产党员吧?你就应该到大会上讲!你是花岗岩脑袋。”

“我就是花岗岩脑袋,我还要带到棺材里呢,我就是这个态度!”

谭政和徐介藩两人拍着桌子大吵起来,可吓坏了全场的干部们,谢有法、刘居英和张衍等院领导急忙站起来解围,批评徐介藩态度不冷静,会场混乱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散会的时候,刘居英陪着谭政先离开,谢有法和张衍把徐介藩留下来。

“老徐,你也太不像话了,”谢有法批评道:“怎么能和谭主任拍桌子呢?还有点组织纪律观念吗?”

徐介藩沉默半天,叹道:“我刚才态度是不好,我就是不同意谭主任把我们军工批得一无是处。”

会后,工作组领导、总政某副秘书长气冲冲地找装甲兵系政委赵敬璞说:“徐这个人,这么糟糕!怎么能当系主任?叫他退伍,当个政协委员去吧!” 

30年后,谢有法在他的回忆录中记述了徐介藩同谭政当面拍桌子吵起来这件事。大校与大将拍桌子干架,军史里唯此一例。

就在徐介藩和谭政干仗的前几天,9月30日,国防部的任免命令到了哈军工,由国防部长彭德怀签字的命令书上,任命徐介藩兼任四系坦克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

  19599月,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在庐山会议上被打成“反党集团”受到错误批判后,全军上下奉命猛批彭黄。在“非常形势”下,徐介藩却不怕被扣上“军事俱乐部”成员的帽子,他认认真真地阅读彭德怀那封给毛泽东的信,斩钉截铁地认为:“我看彭老总没有错!”



刚直不阿的黄埔老将  (六)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图:徐介藩张梅全家福)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