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兵工元老的报国情怀 (四)  

2015-02-10 11:22:56|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华东军区军事科学研究室

8月底,许哨子陪着华东军政大学曾秉权等两位干部来到张述祖的家中,以军大首长的名义诚恳地邀请兵工大学留沪教师们去军大,军大拟筹备军事科学研究机构,经费可尽量供给。

张述祖又惊又喜,他给陈毅市长的报告终于有了回音。要知道,华东军大的校长就是陈毅啊。张述祖当即表态,他愿意去南京,听从华东军大的调遣,但他需要向十多名教授们通报这个消息,听听他们的意见。

为了进一步协调关系,张述祖往返沪宁几次,与军大的曾秉权商量。令他深为感动的是,建国前夕,饱受战争破坏的国家经济正处于困难之际,军大领导仍决定对愿意来宁的教授们给予较高的待遇,在薪金待遇上尽量满足要求。

那天,张述祖从南京回到上海家中,张禄康和钟以文来找他,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任新民回来了,他可是历经艰险,足可以拍成一部惊险电影片呢!”

张述祖对当年兵工大学的高才生任新民印象极深,一听说任新民从美国归来,高兴地说:“那我们要给他接风洗尘呀!”

张禄康说:“我们已经摆完酒席啦,那天陈修和从东北来到上海,我们既欢迎陈修和,又请来任新民,为他洗尘,一席两用,皆大欢喜。”

9月初,张述祖带领十多位教授到南京,这还不算正式报到,主要是让大家和军大领导见见面。

军大副校长聂凤智将军和祝榆生代表军大首长热情欢迎张述祖一行,并设宴款待大家,当晚安排大家住在南京饭店。

9月下旬,张述祖等人到了南京,正式在军大报到上班,不久家眷们陆续迁至,大家都住在百子亭一处高级住宅楼里。但是,曾石虞没有来,他喜欢教书,仍留在上海复旦大学;赵国华也因工作脱不开留在上海交大。

最早报到的13位高级知识分子是:张述祖、马明德、任新民、赵子立、沈正功、张禄康、鲍廷钰、钟以文、张宇建、何乃民、岳劼毅、周祖同、金家骏。后来又增加了朱正、何承坚等人。

华东军大为这些研究人员成立了军事科学研究室,不久,研究室又归属华东军区司令部领导。许哨子到军大拿回了花名册和工资单后,军区参谋长张震将军宣布由作战处处长王德任研究室主任,张述祖任主管业务的副主任,“三八式”老干部、军训科副科长胡翔九任主管后勤、行政的副主任。许哨子仍然是司令部和研究室之间的联络员,他自己也参加研究室的科研工作。

10月初,陈毅司令员参加完国庆大典后,在返回上海的途中,特别在南京停留,接见了科学研究室的全体专家。陈老总谈笑风生,浓重的四川话抑扬顿挫,极富感染力。他充分肯定专家们投身革命,参加军队现代化建设的爱国主义精神,他鼓励大家搞一些新的试验,为解放台湾做准备。

陈毅讲完话,又设便宴招待研究室全体专家。席间,陈毅称张述祖这批专家是“国家宝贵的财富”。张述祖他们第一次和陈毅面对面地坐在一起,这位叱咤风云的儒将、中共的领袖人物竟是这么平易近人,热情坦诚,让这些专家们钦佩得五体投地。

陈毅告别研究室的时候,再三勉励专家们说:“努力工作,在党的领导下,你们是英雄大有用武之地的!”

陈老总的接见,像春风化雨,滋润着专家们的心田。刚开始因为任务不明确,整天学习、编教材而引起的心情不安和疑虑,已被陈老总爽朗的笑声冲得烟消雾散,大家对党和军队的感情进一步加深了。

19502月,粟裕司令员专门给研究室全体人员作关于解放台湾的形势报告,他分析当时的敌我态势,指出逃台的蒋军残兵败将没有多大的战斗力,我们只要能成功地抢滩登陆,就能战而胜之。粟裕要求专家们下力气研究登陆抢滩的器材设备,研究经费军区将尽力筹措。

陈、粟首长的关怀和指示,为研究室指明了方向,科研课题集中到研究攻台登陆作战前破坏敌海岸防御设施的系列武器上。张述祖组织几次讨论会,集思广益,决定成立三个研究组,即火箭飞轮、无线电控制和小舟。解放舟山群岛的战役结束后,根据实战中遇到的复杂情况和部队的需要,研究室又将三个研究组调整为火箭、车辆、化学及无线电控制四个组。

1950年春天,研究室的八个课题同时铺开。例如:任新民、鲍廷钰负责的“用火箭发动机来推动鱼雷”,沈正功、周祖同负责的“炸药船爆破敌海防工事”,马明德负责的“惯性动力鱼雷”,赵子立、金家骏、许哨子等负责的“102火箭弹爆炸原因研究”等,全室科研工作红红火火。张震参谋长经常来研究室里看看,一高兴还要请专家们吃一顿。

研究室最成功的两次试验项目是在长江下关草鞋峡做的,即无线电操纵的炸药船爆破敌工事试验和无人驾驶坦克冲滩爆破敌工事试验。

秋水苍茫,群山寂静。试验总指挥、华东军区司令部作战处处长石一宸冷静地发布口令,军区军以上干部站在参观点的高坡上瞪大眼睛注视着江面那只静止的小艇。不远处张述祖带领研究人员已做好一切准备。石一宸喊道:“开始!”周祖同一按手中的操纵盘按键,只见小艇突然启动,似脱缰烈马冲向预定的“敌工事”,“轰”地一声巨响,满载炸药的小艇把“敌工事”摧毁殆尽。参观试验的干部们大声叫好,石一宸握着张述祖、任新民、周祖同、沈正功等人的手表示祝贺:“太好了!这个火箭船真管用!谢谢你们了!”

两次试验成功,让军区首长们十分高兴,陈士榘在电话里对张震兴奋地喊道:“赶快设宴摆酒!”

主持科研工作的张述祖和胡翔九合作得很好。建国初期的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对张述祖这些从旧社会过来的老知识分子来说,无疑难以适应,胡翔九理解这一点,他注意从政治上关心和帮助老知识分子,对张述祖的工作一直给予支持。19508月,华东军区派张述祖进京参加中华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会议,张述祖聆听了朱德总司令和吴玉章的报告。回到南京,他心情激动地向军区领导汇报自己思想觉悟的提高,这一时期,是张述祖心情最为愉快的一段时光。

朝鲜战争爆发后,军事科学研究室的工作更加繁忙了。不久,上级下达了一项十万火急的任务。中国从苏联购买的“喀秋莎”火箭炮运抵后,试射时发现哑炮现象,而前线急等着火箭炮上阵杀敌,迟误一天就意味着我们的战士多流血。中央军委知道华东军区有一批兵工专家,便急电粟裕,要求组织专家火速解决这个技术问题。

张述祖带领同事和助手们,只用了一周多的时间,就找到故障的原因在于引信装置有毛病,同时提出简单易行的解决方案,重新试射后,“喀秋莎”火箭炮的巨响震撼着大地。

粟裕将军闻讯后以手抚额,高兴地说:“多亏我们的专家们,这一下我们志愿军在前线有了‘杀手锏’了。”

在时光不可逆转地流淌过半个多世纪的今天,人们已很难寻找到关于当年南京这些故事的史料。一小群从海外回来的知识分子在玄武湖畔钻研火箭发动机原理,在中华门外的金陵兵工厂里自己动手装配火箭发动机,今天来看,他们的工作或许相当简单和粗糙。但是,历史不应该忘记他们,张述祖、任新民、马明德、周祖同等20余位专家是新中国军事高科技事业的开拓者,特别是固体火箭工程的开路先锋,在中国航天科技的发展历程中,南京的华东军区司令部军事科学研究室是鲜为人知的点燃圣火的地方之一。

在建国初期,在中国科技人才寥若晨星的时候,这个小小的、不起眼的研究室就像一只纯金的聚宝盆,为新中国储备和培养了一批可贵的军事科技人才。当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军事工程学院而要成建制地调走这个研究室的时候,一贯爱护知识分子的陈毅毫不犹豫地把这只聚宝盆双手捧给了他的老战友陈赓。

19528月中旬,研究室的“三反五反”运动终于告一段落。奉军委调令,胡翔九和张述祖带领任新民、马明德等第一批专家北上,当驶向浦口的渡轮汽笛长鸣时,大家望着滔滔东去的大江和郁郁葱葱的紫金山,都在心里深情地道一声:“再见了,南京。”



 兵工元老的报国情怀  (四)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华东军区军事科学研究室专家在单位门前的合影,左起:沈正功、周祖同、马明德、何乃民、钟以文、张述祖、金家骏、鲍廷钰、任新民、江潮西、岳劼毅、赵子立、张禄康。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