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次演讲的失败——回忆我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  

2014-06-01 16:42:19|  分类: 博主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博主散文

       第一次演讲的失败——回忆我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

 

       我出生在黄海之滨的辽宁省金县(今大连市金州区)大李家乡石槽村——一个有数百年历史的古老而美丽的小渔村,一道东西走向横亘百余里的大山(当地人称“泰山”)突兀耸立在家乡的北面,当地乡亲称我们海边人是“山里人”,同样,我们称远离大海的乡亲是“山外人”。我的祖上从山东蓬莱闯关东来到大连大海边落下脚,爷爷那一辈都是穷苦的渔民。甲午海战大清国被日本打败,大连变成日本人的殖民地,他们在旅顺开办一所“旅顺师范学堂”,中国穷孩子可以报考,免收学费。我的父母因而有了读书的机会,先后毕业于这所学校,之后在大连家乡各地当了一辈子小学老师。


       大连是老解放区,1948年,已经秘密入党的哥哥姐姐劝说父母,不要继续住在偏僻的小渔村了,把家搬到20里路的山外吧,那里通火车,在金州县城中学任教的父亲、在大连工作和读书的哥哥姐姐,以后回家就不用翻山越岭了,甚至与时时出没的孤狼遭遇了。

    

      记得那年满山红叶的时候,妈妈抱着一岁多的妹妹,我五岁,依偎在妈妈身边,坐在一辆老牛车上,吱吱呀呀翻山路——家乡人称“盘道”。我们的新家在登沙河镇,第一次走出大山的山里土娃娃,我兴奋不已,觉得那里就是大都市了,房子是如此高大雄伟,还有大连开来的火车,发出震耳的呼吸声,太神奇了,自己上街玩,一高兴竟走丢了,正为找不到家要哭鼻子的时候,当铁匠的大姑父把我找了回来,他老人家老长的花白胡子,对我特别亲,可惜在1960年大饥荒年代与大姑母前后饿死了。


       我6岁前后已经可以读书了,家里的书很多,不认识的字就去问妈妈,磕磕绊绊的也能读懂大半。爸爸还在教书,每周才能回家一次,所以妈妈是我的启蒙老师。


       我很想上学,可旅大市政府规定,孩子不到8周岁,学校不收。登沙河中心小学的阎校长和许多老师都是我爸妈当年的学生,彼此很熟悉。如果父亲去找找他们,可能就会让我进校门。父母就是想不到世间还有“走后门”这一说,一切都听从政府的。


       于是我在家又玩了两年,带妹妹在野地里疯跑,抓蚂仔,捕蝴蝶,捞小鱼小虾小蝌蚪。农村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幼儿园,但我们的童年是快乐的。清亮亮的溪流,绿油油的庄稼,屋檐下可爱的燕雀,夏夜神秘的萤火虫……大自然就是我们的大课堂,不必为什么考奥数、学钢琴、学绘画、上名校操心,从小学到初中一个人背着书包上学,不管走多远的乡间土路,也没有大人接送,暴恐事件几乎从未听说过。

   

       1951年秋天,我终于走进校门,成为一年级小学生。班主任是一位女老师,我们金县人,满族,叫关玉梅,大约17——18岁的样子,在我的眼里,她长得很美丽,两条长长的大辫子,她对我们和蔼可亲,从来没有板着脸说话,她是我心里神圣的女神,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信服,都遵从。


       学校发下来的课本,我早就会了,因而常犯“骄傲自满”的错误,关老师找我谈话,我表示一定改正,不敢再翘尾巴。课余除了帮妈妈剁菜喂鸡鸭,抱草拉风箱,挑水、浇菜地,有空闲就跑到东街镇上唯一的小新华书店,坐在墙角悄悄地看小说,那时候书是开架的,营业员认识我,只要不淘气,看书的孩子他是不管的。


       1952年的“六一儿童节”,是我平生第一个大节日,那年学校组织了一个活动——小学生演讲比赛会,主题是歌颂我们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打败美国野心狼。

     

      我是关老师的“得意门生”,她提名我去参赛,全班同学也一致推选我代表大家上台演讲,所以我美得不行,自豪得睡不着觉。在关老师指导下,讲稿一改再改,绝对是一篇好文章。我自然下功夫练习,通篇文章背得滚瓜烂熟。


      六一节的下午,全校师生统一着装,男生穿白衬衫,蓝裤子;女生穿白衬衫,花裙子,列队走进我们小镇最伟大的建筑物——唯一的二层楼俱乐部里开演讲比赛大会。我戴着鲜艳的红领巾,白衬衫蓝裤子是妈妈用哥哥的旧衣服改好的,洗得干干净净。我信心满满,和其他参赛同学坐在后台凳子上耐心等候。关老师嘱咐我,上台别慌,沉住气,一定会讲好的。

在我的前面已经有七八个同学上台了,我听到台下的阵阵掌声,心里还在想我的讲演稿。终于叫到我的名字,关老师拉着我,送我到大幕的边上。


       我走到讲台前,朝下一望,天呀,黑压压一大片人脑袋,最前排是校长等领导,后面有的人在交头接耳,有的人还在笑。我被吓住了,感到自己沉到黑色的浪涛里,连喘气都困难。就这样在台上楞了几分钟,越是着急越想不起自己准备多日的演讲词。下面传来嘁嘁喳喳的声音,我更慌更怕,精神上完全垮台了,竟站在那里抽泣起来。


      关老师从大幕中间探出身来,一把抓住我,把我拽了进去,台下哄堂大笑。

    

      我无地自容,伏在关老师的身上嚎啕大哭。老师不住地安慰我:“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下次再来!”


       不用说,这次演讲比赛让我搞砸了,我们班没有名次,同学们也埋怨我:胆小鬼,怎么吓的说不出话来?吓尿裤子了吧!


       我也臭名远扬了,不认识我的同学也指指点点:就是那个吓哭了的一年级小豆包。

    

       演讲失败给我很大的打击,好长时间都觉得抬不起头来。关老师专门和我谈这件事,要我振作起来,一次失败有什么!


        大约两个月后,我二哥从大连回家探亲,他是解放军干部,一身戎装,英气勃勃,我特别钦佩我的二哥。


        我告诉二哥,自己演讲失败了,一上台看见这么多人瞪着我,吓得忘了词,好丢人啊!

   

       你猜我二哥怎么说,他哈哈一笑:“小六(我行六,哥哥姐姐都叫我小六),我告诉你,以后你上台,不管台下多少人,你就当他们是一摊一摊牛屎,难道你害怕牛屎吗?”

    

       哥哥把我说乐了。


        后来,我趁俱乐部开门搞卫生,曾溜进俱乐部舞台,对着下面的空椅子大喊大叫:“你们都是牛屎,我不害怕!”


        管理员发现我,呵斥道:“谁家的淘小子,快出去!”


        随着升级,我锻炼得有了进步,在众人面前讲话不再怯场了。三年级的时候,关老师调走了,我难过了很久。以后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岁月悠悠,六十年转瞬即过,我这一生不知道作过多少大型报告,无论面对数百上千人,还是面对电视台的摄像机,我都能够谈笑风生,挥洒自如。但我没有忘记我第一次演讲的失败,没有忘记把我拽到后台为我擦眼泪的恩师。


        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我一个古稀老人,祝愿普天下的儿童都有自己快乐的童年。



第一次演讲的失败——回忆我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我的小学毕业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