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中大园里拜袁老  

2014-03-18 20:57:03|  分类: 博主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博主文章

       

                  中大园里拜袁老

 

      周日(316日)下午我乘动车去广州,抵穗后直奔中山大学西门,应邀参加一个文化艺术界朋友的餐叙。今天做东的主人是中山大学著名教授、历史学家袁伟时先生。

       我以前读过袁先生的《中国现代哲学史稿》,只是没有机会见面。袁先生以思想深刻、见解独到著称,一生崇尚“说真话,说自己的话”、“历史在哪里扭曲,就要在哪里突破”。 他在《中国现代哲学史稿》的后记说:“如果我们不愿再做受谴责的一代,就必须面对严峻的现实,从百年的屈辱和挫折中充分汲取教益……学术与盲信势同冰炭。因此,我的信念是:我只把我看到的历史本来面目写在纸上。”。

       我准时走进西苑餐厅,一位蔼蔼长者笑容可掬地伸出手来,他就是袁先生。我们交换名片后,我问:“袁老师生于1931年,是属羊吗?”“是啊,我是属羊的。”“您比我正好大一轮,”我说,“我也属羊。”“我们是两头羊啊!”83岁的袁先生哈哈笑道。

       读书人以书会友,我带了一本新作《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赠送给袁先生,他翻了一下说:“哈军工厉害呀,出了那么多的人才!”

       袁先生也准备了书,他赠给我《文化与中国转型》、《昨天的中国》和新作《缠斗》三本书,我请他在书的扉页题名留念,他题签完后特别从袋子里找出一张打好字的小纸条,交代我说:“《昨天的中国》在出版时删去了我的一段话,我现在补上。”

       我肃然起敬,小心翼翼收好那张小纸条,这就是大师治史的认真精神。

       这时候,另外四位朋友也赶到,加上袁先生的学生,我们七位入席,两个多小时大家聊得特别开心。在袁先生面前,我只是个小学生。老人家退休后身体硬朗,思维敏捷,笔耕不辍,新作迭出,博客也办得风生水起,他自称是“80后”的老顽童,其风骨学问深得学术界普遍尊崇,在近代史研究和社会公共领域有广泛的影响。 他告诉大家,现在每天在校园里走一万米,两次完成,每次1小时。

       袁老是我学习的榜样。中山大学——陈寅恪大师工作过的地方,现在还有袁伟时,幸甚!

       赶晚班车回到深圳家中已经是12点了。

 

 

 中大园里拜袁老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中大园里拜袁老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中大园里拜袁老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附:袁伟时先生的学术观点

 

       敢于正视现实的民族,应该坦然地承认自己有哪些不足,不把应该集中于如何学习的精力浪费在要不要学习的争辩中。一个伟大民族的自尊心应该显示在善于学习而又善于创造上。这里决定性因素也是制度。

———袁伟时《两次世纪之交大改革的若干交叉点》

 

       为什么新文化运动成了中国历史的重大转折点?因为它是中国已经建立的现代文化学术和教育制度的产物。学术自由,言论自由,兼容并包。西方现代文化与国粹,世间各种学术和思想文化流派,各种学问和艺术,自由介绍,自由探讨;激烈争辩,以理服人,拒绝暴力干预。新的学科,新的艺术,思想家,学者,作家、艺术家……如繁星在天,异采纷呈。这是思想解放的高峰,也是创造力高扬的年代,归根到底,这是向现代文化教育制度转型的辉煌里程碑。

———袁伟时《两次世纪之交大改革的若干交叉点》

 

       自由的唯一边界是不得侵犯他人的自由。以国家或其他集体和尊长的名义压制和吞噬个人的自由,是中国极大的弊端,中世纪的西方同罹此病。这是古今之争,而非中西或东西之争。

———袁伟时《自由:观念、法律与制度审视》

 

       20世纪中国最大成就和最大的遗留问题之一,似乎首推维护国家主权和统一。有个有趣的现象:这世纪上半叶中国出了很多“卖国贼”,政治家也以此互相攻讦,其中虽然有真有假,必须认真分辨;下半叶却难得一见。中国人的道德水准不可能一夜飙升,决定性因素之一是经济。1912 1926年间,中央政府每年财政收支各在4~5亿之间,赤字通常是一亿多乃至两亿左右。为填补这个大缺口,15年举内债近8亿,外债约10亿。那时,几乎没有那一派政治力量不靠外国资助。吃了人家的嘴软。从清末至民国,他们答应给外国的利权,不知凡几。共产主义运动升起,亦用过俄国人的钱,这是众所周知的。到了本世纪下半叶,海峡两岸的经济日趋强大,情况就大为改观。不能轻视个体道德素养在历史关头的重要作用;但就整体状况而言,决定性的是经济。

———袁伟时《20世纪的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