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陈赓大将与哈军工》连载 (九)  

2013-06-27 08:49:48|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E>《陈赓大将与哈军工》连载 (九)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TE>
标签:
博主著作连载


二、再调徐立行

 

    实现我军现代化的历史使命感像一股日夜不息的激流冲击着陈赓的心房,给予他无穷无尽的热情和动力。他在北京一时还没有办公地点,灵境胡同10 号就自然成为筹办军事工程学院的第一个指挥部,他天天在这座小四合院里大声吆喝,一面调兵遣将,指挥各路人马向北京集中或到哈尔滨调查,一面从三兵团物色干部,抽调各方人员组织筹备工作班子,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解放初期的通讯设备还很落后,长途电话杂音大,听不清。那天陈赓要通哈尔滨的长途,他一手抓着电话机,一手摇着大蒲扇,大喊大叫:“徐立行吗?我是陈赓呀,你还在哈尔滨吗?”

    电话那边是陈赓熟悉的上海腔:“报告陈司令员,我是徐立行啊。”

    陈赓说:“你们二高步校的几个头头分分工吧,让张文峰带先遣人员快去哈尔滨,让张衍在重庆督阵,你就跟着我组建筹委会吧,明天就动身来北京!”

    陈赓为什么急调徐立行?这是因为他很了解这个在延安抗大时期就认识的“书生干部”。

    徐立行是上海浦东人,因为家穷,高中二年时辍学,到陈铭枢的第十九路军当兵。学生出身、品行端正又努力上进的徐立行在旧军队里如出水荷花,鹤立鸡群,深得官长们赏识,21 岁就晋升为连长。1932 年“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十九路军将士与日寇浴血奋战。徐立行带领战士冲杀在火线上。1937 年“七七事变”后,徐立行辗转来到延安,进入抗大学习,1938 年,他在延河之滨光荣地参加了共产党。抗战时期,他先在八

路军总部工作,百团大战后,组织上派他去洛阳任八路军办事处秘书主任。解放战争时,他在刘邓大军三纵任参谋处处长,二野特种兵纵队参谋长。打过长江后,在南京成立二野军大时,刘邓首长任命徐立行为教育长。从此,徐立行和军校结下了不解之缘。

    通过电话的第二天,徐立行带着军务参谋沈清波,风风火火赶到灵境胡同 。 6 月末的北京,炎热得一丝风也没有。刚下火车的徐立行满身大汗,军服都湿透了。

    陈赓摇着扇子,招呼道:“喝水,喝水,脱了衣服说话。”

    徐立行中等身材,淡眉细目,阔鼻厚唇,为人忠厚老诚,不善言辞和应酬。陈赓很欣赏徐立行的内秀,这位戴着眼镜、满身书卷气的干部有学问,能力强,认真执著,是个办学校的好材料。

    多年不见,徐立行见老了,他脱下军帽,露出过早谢顶的宽大前额。陈赓注视了好一阵,等徐立行擦完汗,就凑近小声问道:“听说你结婚了?找了个好看的小媳妇?嗯?”

    徐立行脸一红,嘿嘿笑了两声,吞吞吐吐地说:“1950 年秋天在重庆,和刘华清一起举行的婚礼。她是二野军大第一期学员,叫王雅琴,比我小16 岁呢。”

    “好嘛!好饭不怕晚!”陈赓乐了,“你这个老处男,快40 岁才讨老婆,还能找个老太婆?听说挺漂亮?干什么工作?”

    徐立行说:“在校部当打字员。”

    “赶快调来!我们这里正缺打字员呢。”陈赓对坐在一旁的沈清波说,“老弟呀,你记着,明天上街找个打字机行,挑选个合适的打字机,缺那个玩意儿咱们没法子办公呀!”

    徐立行喝完水,把这次奉陈赓之命,到哈尔滨调查的情况扼要汇报了一遍。徐立行汇报道,他带着助手,持中央军委的介绍信于5 月中旬抵达哈尔滨,多方选择建院地址。最后相中文庙街。那里虽然有哈医大的五六栋小楼,但基本上是一片空旷荒野,有发展前途。侧面打听一下,哈医大领导不愿意离开文庙街。

    徐立行刚汇报到这里,沈清波插话说:“东北卫生部卢副部长已来北京,住在天坛那边。”

    陈赓拧着眉头,用大蒲扇点点沈清波:“老弟,你等一会儿要个电话,告诉卢副部长,请他不要走,明天我同他一起到政务院打官司去!”

原来陈赓认识这位卢副部长。既然政务院已把哈医大搬迁新址的指示下达到东北人民政府,卢副部长不会不知道,为什么不做工作?

    陈赓的火气开始上升,他喘着粗气,问徐立行:“你们在哈尔滨待了一个多月?干什么待那么长时间?”

    徐立行说:“选好校址,又起草报告,送东北人民政府和东北军区,他们让我们等候批复,可等了一个月也没有回话,我去沈阳催过两次,就是迟迟不答复。”

    陈赓站起来,踱了几步,又转过身朝着沈清波说:“老弟,再去给我要个长途电话,我要找东北军区贺晋年副司令员讲话。”

    沈清波到外屋要通了长途电话,请陈赓来接。

    陈赓抓起电话,嗓门儿挺高:“老贺啊,中央决定,我们军队要办一所技术院校,在你们的地盘内要块地皮就不给呀!再不给要闹出个国际问题啦!苏联专家很快要来看,你跟你们的高主席说,就说是我陈赓讲的!”

    电话那头的贺晋年很是客气,陈赓听完电话时,气已消了大半,脸色平和了。A

    听完徐立行的汇报,陈赓把中央军委的有关指示和“三边并举”的方针又简要讲了一遍,他要徐立行先做两件事,一是落实筹备处办公地点,二是准备接待苏联顾问。

    “就这么分工吧,你在北京给我管全面工作,等李懋之来了,让他跟我跑腿,张文峰去哈尔滨打前站,张衍在重庆断后,调工作人员,要越快越好!”

    夜深了,喧闹一天的古城安静下来。傅涯打来洗脸水,看陈赓还在汗流浃背地忙活着,心痛地说:“从前线回来没几天,又忙得吃不好、睡不好,工作也不是一天干得完的,你这么拼命怎么行呢?”

    陈赓笑道:“按军委的计划,明年秋天要开学,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要平地建起一座大学,不争分夺秒不行呀!我的同志!”

    7 月8 日,军委电话通知陈赓,毛泽东主席刚刚正式任命陈赓为军事工程学院院长兼政委,任命书将由机要参谋送到灵境胡同。

  

《陈赓大将与哈军工》连载 (九)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 二高步校时的徐立行和夫人王雅琴

 

A 李懋之:《陈赓大将创建哈军工》,第7页,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3 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