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陈赓大将与哈军工》连载 (三)  

2013-06-13 09:38:49|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博主著作连载

    此时的朝鲜战场,第五次战役已经结束,迫使敌人到谈判桌上讲和。但是这次战役也充分暴露出志愿军技术和装备的落后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在战役临近结束的时候,第三兵团所辖第六十军一八○师在后撤转移中,遭敌机和敌机械化部队的袭击和包围,师领导惊慌失措,指挥不力,使全师将士伤亡惨重,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最严重的一次损失。

    陈赓接到战报,心急如焚,8 月中旬,腿部刚刚消肿,就离开大连,前往朝鲜。此时他已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仍兼第三兵团的司令员和政治委员。

    8 月16 日晚,陈赓在沈阳火车站送傅涯和小建、小进返京。小进紧紧地搂着爸爸的脖子,哭喊着不肯放爸爸走。陈赓强作笑颜,把热泪挂腮的娘儿仨送走,一小时后,他毅然登车直奔鸭绿江。

    在次日的日记中,陈赓记述昨夜与家人惜别时的心情:“各事东西,不胜依依。”

    陈赓一行沿途时遇敌机轰炸,加之洪水泛滥,艰险备尝。8 月22 日,陈赓到达三兵团指挥部,下了吉普车。人们看到他拄着拐杖,腿还是一瘸一拐的。他不顾腰酸腿痛,洗把脸,擦擦镜片,马上会见王近山副司令员、刘有光政治部主任等各部门干部,听取汇报,调查研究敌情我情,深入思考我军的战略战术和训练部队的方法,他在8 月28 日的日记中写道:

    美军是整个帝国主义的支柱,政治军事都有一套,作战上非常客观,不株守成规,善于变化。五个战役中,各有其花样。我们绝不能忽视,必须加紧准备,拼命训练部队,想一切办法加强火力,改变战术;对它一点也不能松懈,然后才能将其战胜。这几天我均本着这点精神教育干部。《孙子兵法》上说的“知彼知己,百战不殆”,陈赓多年的用兵之道,也在于此。

    9 月2 日,陈赓到志司报到,那时志司驻地迁至伊川西北的空寺洞。这里原是一座金矿,陈赓曾在日记中描绘过:“洞深数里,两千磅的炸弹,也打它不穿。住甚安全,但潮湿特甚。”为了工作方便,大家在洞外山坡的树林中搭了许多草棚,彭德怀和陈赓等,也都住在简陋的草棚中,除了一张行军床和挂满板壁的军用地图外,草棚中几乎一无所有。

    两个星期后,志司又搬迁到平壤以西的桧仓金矿。矿洞很深,到处滴水,迷宫似的洞里伸手不见五指。陈赓和彭德怀、甘泗淇、邓华一起,住在距离洞口二十多米的矿洞里面,薄木板隔了四个不大的房间,每人住一间。

    那时陈赓身体一直不好,洞子里缺氧,时间一长就头昏脑涨。在陈赓的日记中,经常有这样的记载:

    洞居,潮湿又黑暗。曾几次想出洞换换空气,终因警报,不能远离……洞中氧气缺乏,使人头痛欲裂,窒息得呼吸不来,但仍是开会……会完结。人在病中。昨夜失眠,下夜一时尚不能入睡……

    尽管工作条件恶劣,生活苦,病痛多,但陈赓的心情是愉快的。他乐观豁达、幽默诙谐的天性,深入下层、平易近人的作风,给紧张而严肃的志司机关带来一股新风。

    陈赓在全军高干面前的第一次亮相是在9 月9 日那次著名的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上。

    为了总结第五次战役的经验教训,彭德怀召开由各兵团司令员、政委、各军军长、政委参加的党委扩大会。彭总首先诚恳地作了自我批评,主动承担了责任。然后,他讲评各兵团、各军的作战情况,高度赞扬了第三兵团第十二军第三十一师第九十一团。该团打得最远,到了三七线,在困难的情况下,团领导坚毅沉着、机敏灵活地带领全团,胜利地从敌后安全撤回。当讲到第六十军时,彭德怀表情严肃了,当场喊道:“韦杰、袁子钦来了没有?”第六十军军长韦杰、政委袁子钦从后排站了起来,回答道:“我们来了。”

    彭总来了气,大声责问道:“你们军长、政委是怎么指挥的?把一个师都丢了,造成我军建军以来极少有的惨重损失……”

    彭总越说越来气:“……郑其贵这个怕死的胆小鬼,惊慌失措,耽误25 日一个夜晚的宝贵时间,竟然砸电台,烧密码,放弃指挥,把一个师近万名战士都不要了,一个人跑回来了……”彭德怀气得脸色发紫,两手发抖:“像这样的指挥员就是该杀头!”

    会场的空气都凝固了,谁也不敢吭气,都低着头,绰号“王疯子”的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也沉重地低下了头,除了彭德怀粗重的喘息声,会场一片寂静。

    邓华等几位副司令员很想缓和一下气氛,但又不敢劝说盛怒下的彭总,邓华望着坐在门口的陈赓副司令员,悄悄靠过去,扯了一下陈赓,又悄悄说了几句话,谁都知道,陈赓同彭总有几十年的深厚友谊,只有陈赓敢和彭总开玩笑。

    这时,陈赓慢慢地站起来,声音柔和,笑嘻嘻地说:“老总呀,开了大半天会了,大家动都不敢动一下。我看他们脸都憋红了,想出去小便都不敢,现在肚子里又提意见了,饿得不行了。你发这么大的脾气,一定也累了,我建议是不是休息一下?让大家小便、吃饭,吃饱后再开会,你再接着批评,好不好?”

    彭德怀扭过头去,紧绷着脸,撅着个嘴,眼睛瞪着陈赓,陈赓还是笑眯眯地看着他,沉默好一阵,彭德怀才说:“你陈赓肚子饿了,那就吃饭吧!”说完站起来走了。

    彭德怀离开会议室,大家才松了一口气,七嘴八舌地对陈赓说:“陈司令员,你可救了我们了,我们真是憋着尿也不敢出去。”

    陈赓笑道:“你们赶快去尿尿,不然一松气,就尿裤子了!”

    凝重的气氛消失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又热闹起来。许多过去不认识陈赓的志愿军将领们大多是通过这次会议对这位新上任的副司令员产生深刻印象的。A

    对于六十军和一八○师领导的错误,陈赓决不姑息,他多次指出,必须严肃处理,并在部队中进行教育,吸取教训。会议结束不久,根据陈赓的意见,六十军军长韦杰被撤职,一八○师师长郑其贵、副师长段龙章均受到军法处置。

   作为分管作战的副司令员,陈赓把主要精力放在协助彭德怀考虑作战方面的问题上。

   志司副参谋长王政柱将军后来回忆道:“经常见陈赓手里拿个棍子,在树林里面到处跑,下雨了,他用棍子敲敲树干,‘哗’的落下一阵雨水,看见鸟儿、虫儿,也乐得像个孩子。

    他没什么架子,遇到什么人都能聊聊,同谁都谈得来,他地位仅次于彭总,可经常开玩笑,逗得大家捂着肚子笑,连彭总都说:‘我们的陈赓同志是个乐天派将军哟。’可是在研究作战问题时,他这个人可是顶认真的,特别是比较复杂的问题,作战参谋们要准备充分,否则陈赓要批评的,工作如果没告一段落,他连饭也不吃,常常饭菜凉了再热,端上端下几次。对于工作,他是急性子,这一点和彭老总一样。”B

    1951 年的秋季来得早,饱受战火蹂躏的土地上枯草萋萋。我军连续粉碎敌军局部进攻后,战线仍基本上胶着于三八线南北地区。为了破坏我军防御的稳定性,美空军对我实施“绞杀战”,力图分割我军战场和后方,切断我军运输补给。同时,敌人又实施灭绝人性的细菌战,妄想陷我军于瘫痪之境。

    在残酷的战争面前,志愿军指挥机关里经常议论的题目自然是如何对付敌人技术装备上的优势。人们最恨的是横行霸道的敌人空军。有一次,作战参谋们又在争论,有些同志主张大力发展中国的空军,“训练几万名驾驶员”,一些同志则反对这种主张,认为我国经济现状不允许,有个同志不以为然,抢着说:“我们就是卖了裤子也要大搞空军!”

    在一旁静听的陈赓幽默地反驳道:“裤子还是得要,那个东西露在外边也不好看。”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陈赓认为,空军需要适当发展,特别对新中国,要把发展空军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1951 年9 月30 日,当听到我空军在朝鲜战场上初战告捷,陈赓喜上眉梢,他在日记中热情欢呼:“三次空战均获得胜利。初出茅庐的我空军一开始就是在战斗中锻炼,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决定战争的最终胜负还是地面上的较量,因此,陈赓主张,在现代化国防建设中首先要搞好陆军现代化,例如炮兵和装甲兵,他说,无论如何,炮火占有压倒优势,才能保证步兵进攻。

    是年10 月20 日,陈赓在日记中写道:

    ……从十三号起,敌在我六十七军正面展开了四个师……经过八天作战,敌虽攻占了我一些高地,前进约五公里,但死伤惨重,我阵地前敌遗尸累累……

    在这次战斗中,证明近代作战,阵地是可以攻下的,但代价是非常惨重的;另外证明我军若是装备改善,能操有制空权,美国是完全可以击败的。在现在情况下,敌要把我赶回鸭绿江,那是幻想;但我想把美敌赶下海去也是不容易。这证明战争将是持久的与艰苦的。我们准备长期坚持吧!逐渐改善我们装备与交通,争取最后胜利。

    身经百战的陈赓并不怕穷凶极恶的敌人,他最感到心情沉重和精神压抑的,是我军在科学技术上的落后。由于部队既缺乏现代化装备,又缺乏文化素质高、精通军事科技的人才,许多本可以打胜的战斗却眼睁睁看着敌人逃掉;对付敌人的飞机大炮,我们只能挖坑道先躲起来,这些情况一次再次地刺激着陈赓。如何改进我军的技术装备,如何培养前方急需的能维护和使用现代化武器装备的军事工程师。

 

 
《陈赓大将与哈军工》连载 (三)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A 彭德怀传记编写组:《一个真正的人——彭德怀》,第192 页,人民出版社1994 年版。

B 穆欣:《陈赓大将军》,第653 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