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陈赓反“左 ” (三)  

2013-02-26 08:58:53|  分类: 博主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博主文章

三、在“肃反”和“反右派”运动里保护老知识分子

 

    哈军工创建之初,院长兼政委陈赓对老知识分子关爱备至,他有一句名言:“既要承认你的长征两万五,也要承认人家的十年寒窗苦”,这话振聋发聩,引起习惯“左”的思维、对知识分子抱有偏见的部分工农老干部思想震动,而刚在思想改造运动里受了冲击的老教师们则倍感亲切。由于陈赓坚决抵制对知识分子政策上“左”的一套,强调“两老办院”,哈军工政通人和,在中国高校中名声鹊起。

    1954年秋,陈赓调北京,出任总参副总长,但哈军工院长兼政委的职务不变。1955年春,一场发端于“胡风反革命集团案”的“肃反”运动席卷全国,哈军工在上级的压力下,“肃反”运动迅速扩大化。全院搞“保密大检查”,对所有的师生和干部大抄家,凡有文字的纸张、日记本和私人信件一律搜上去检查;很多老教师要在批斗会上交待自己的历史,弄得人人自危。陈赓获悉后,打电话给学院党委,严令不准开老教师的批斗会,对重点老教师的历史审查一定要背靠背,而且要陈赓亲自掌握,不许扩散。[1]

    1955年12月,陈赓回学院为干部授军衔,他首先把老教师请到哈尔滨市最好的马迭尔旅馆,向受到“肃反”运动冲击的老教师道歉,抚慰他们受到伤害的心。之后又在中苏友谊宫召开学院高教六级以上的老教师、老专家和校级以上的干部大会,陈赓说:“现在全国正在搞肃反运动,你们不要怕。如果讲问题,我的问题比你们谁的都大……,我们无非把自己的历史问题讲清楚,打开包袱给党看一看。” 陈赓亲自动手,纠正了哈军工“肃反”运动的“左”的偏差。[2]

    1957年6月,中国政治急转弯,“整风”运动突然变成“反右派”运动,哈军工受到总政领导的严厉批评:“反右不力,领导要检查右倾思想!”哈军工只好急起直追,上演了惨烈的“打右派”悲剧。[3]  

    在无限上纲、构陷罗织的恐怖氛围下,哈军工共划各类右派157人。全部关押在警卫营里,用铁丝网圈起来,每天强迫劳动。按当时中共中央文件(中发(1958)888号)规定:除了触犯刑律者外,学生右派保留学籍,劳动改造一年后可以回校继续学业。但哈军工不行,所有右派都要“三开”——军籍、学籍(干部和工人为公职)、党(团)籍。奇怪的是,在学院还没有最后定案之前,黑龙江省军区军事法院的“刑事判决书”已经提前盖章生效了。

    1958年6月17日下午,哈军工全体右派被荷枪实弹的战士押解到体育馆前,三步一岗,围在中间,会场四周和楼上都架起了机关枪和迫击炮,刺刀闪着寒光,一派杀气腾腾。军事法院召开公判大会,宣布全部右派的刑事判决,当场把两个右派戴上手铐予以逮捕,全院万余师生肃立大操场,胆颤心惊地观看这一恐怖场面。除了少数几位教授、讲师降职降薪留校外,其余的右派统统扫地出门,大多数人被押送到阿城劳改农场或北大荒农垦总局的农场,长期服苦役,九死一生。1960年秋末,有四位哈军工右派活活饿死在乌苏里江畔,连尸首都被野狗吃掉。哈军工的右派与全国三百万右派一样,他们22年的苦难罄竹难书。1979年,哈军工的右派分子全部获得一纸改正决定,然而他们当中有人早已在文革中被折磨而死了。[4][5]

   

陈赓反“左 ” (三)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1958年6月17日下午的现场照片。

 

1957年夏,陈赓正忙于协助聂荣臻元帅作访苏准备,无暇顾及哈军工的运动,在全国“反右派”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候,他保持冷静的独立思考。他曾指示学院对老教师“一定要慎重”。1958年春,哈军工奉命开始“党内反右补课”,一些积极参加反右运动的老干部也莫名其妙地戴上右派帽子。炮兵工程系主任赵唯刚大校是中共早期隐蔽战线的功臣,无端挨整,他到北京向陈赓苦诉,刚脱离心肌梗死危险的陈赓帮助他调离了哈军工。[6]

    在右派分子定案期间,陈赓听说学院要把老兵工专家张述祖教授等划为右派,急忙给学院党委打电话,耐心劝说:“老教师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有点旧思想是难免的,有错误也是允许的。”“张述祖也划成右派?他到底有多少问题?我看算了吧,都那么大年纪了,划什么右派?”[7]

    但是主持学院工作的领导一意孤行。1958年8月的一天晚上,陈赓正在灵境胡同家里与张良起等几位哈军工老教师聊天,学院驻京办主任许鸣真过来向陈赓报告,说学院刚刚来电话,请示关于张述祖和胡振渭两教授“是否戴右派帽子”的问题,陈赓一听就火了,他站起来大声说:“许鸣真,你马上回电话,告诉他们,不能戴帽子!这是思想问题,不要一棍子把人打死,就算有错,哪能一朝一夕改好的?我们解放军的干部也犯错误嘛!”[8]

    幸亏陈赓力排众议,仗义执言,竭尽全力保护老知识分子,在教授这个层面上,哈军工最终只定了一个右派分子,且留校任教,这在全国著名高校中,算是惟一的特例。

陈赓反“左 ” (三)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1955年9月授衔时的陈赓。





[1] 张衍:《平凡的人生》,国防工业出版社,2004年,第107页。


[2] 《国防科技大学校史》,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90页。


[3] 张衍:《平凡的人生》,国防工业出版社,2004年,第109页。


[4] 《关于对原划右派复查改正后落实改正的情况报告》,国防科技大学政治部,1979年5月20日。


[5] 滕叙兖:《哈军工传》,湖南科技出版社,2003年版,第36章、第37章。


[6] 许鸣真的回忆:《校史座谈会专辑》(内部资料),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1987年,第89页。


[7] 《国防科技大学校史》,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91页。


[8] 张良起的回忆,《校史座谈会专辑》(内部资料),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1987年,第80页。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