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八十二章 (四)  

2012-06-28 08:39:52|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传》连载:第八十二章 (四)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标签:
博主作品连载


    张衍经常下实验室检查科研工作的进展,那天走到谭自烈、胡振渭两位老教授的办公室,正好黄大墩副教授也在,他们向张衍反映碳化硅纤维材料的科研经费太困难。原来国防科工委已批下100万美元,准备从日本购进碳化硅纤维的生产专利和设备。国防科大派出谭、胡两位老教授和黄大墩去北京谈判,日本商人认为中方急需这个专利,便漫天叫价,想敲一笔竹杠。三个人一商量,干脆自己干,不买了!本以为上级能支持国防科大自力更生研制这种国防建设急需的新材料,但上级领导说买专利技术的美元不能转移一分钱做研制经费,只能重新申请研制经费,等来年批准。这就是说,这个项目要拖一年了。

    胡振渭叹口气:“我们只想把‘文革’耽误的时间抢回来,看来很难办。”

 

图126 张衍校长(左)和曹鹤荪副校长

 

    黄大墩搓着手,火急火燎地说:“急得一点招儿也没有了!”

    张衍理解这些老教师的心情,他认真听完意见后,笑道: “这叫买酱油的钱不能买醋。”

    第二天,张衍又派秘书来,详细了解这个项目的情况,很快,张衍特批了2万元的启动资金。张衍对谭自烈几位教授说:“不好意思,学校经费困难,就给你们这么点经费,先用着吧!”

    这可是救命钱,碳化硅项目由此起步,经过六年的奋斗,国防科大以自己的技术装备研制成功了“聚碳硅烷”和“碳化硅纤维”,填补了国内空白。这两个项目分别获得国防科工委科技进步一等奖,并纳入国家“863”高技术研究计划中。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实现了我党政治路线的根本转折,中国社会的发展开始走向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借三中全会的强劲东风,张衍一边抓平反冤假错案,拨乱反正,正本清源,肃清“左”的影响;一边抓教学和科研,从严治军,从严治校。他在学生队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加强对学生的管理教育,做到“要管、敢管、会管”。

    在陪同钱学森视察工作,研究专业调整的问题时,张衍指出,国防科大遵循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指示,要为国防尖端技术培养高质量、高水平人才,就应当有雄心壮志,努力把我校办成第一流大学,第一流不是第一名,而是置身于先进之列。办第一流大学,不是“左”的口号,如果连这个口号都不敢提,那就是“右”。

    张衍言传身教,他把哈军工的优良作风带回来,哈军工的光荣传统在国防科大发扬光大。

    1981年4月25日下午,国防科大举行首次军人宣誓大会。庄严的《解放军进行曲》奏过,几千名干部和战士冒雨肃立在鲜红的“八一”军旗前面,举起手臂,随着领誓的张衍校长,一字一句,发出革命军人忠于祖国和人民的钢铁誓言。

    是年冬,国务院公布全国第一批博士生导师名单,国防科大有四位教授名列其中,他们是:周明鸂、曹鹤荪、慈云桂、张良起。

    1982年1月5日,国防科大举行81届本科生毕业典礼,这是打倒“四人帮”,恢复高考制度以后走进校门的第一批大学生,如果从哈军工第十三期毕业生往后排,加上五期短学制毕业生,这批质量上乘的大学生应该算是哈军工—国防科大第十九期毕业生了。张衍、李东野和其他校领导为毕业生们颁发毕业证书,看到这些英姿飒爽、壮志凌云的年轻人,张衍的眼前浮现出1958年春天哈军工第一期学员毕业典礼时的情景,24年啊,弹指一挥间。前浪远去,后浪更磅礴。张衍神情激动,他感到无限欣慰,我们终于闯过惊涛骇浪,我们的事业后继有人了。

    5月6日,国防科委领导来学院视察的消息,喜煞老哈军工人。这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上级领导检查工作,原来,那位领导人是国防科委政委刘有光。谁能料到,劫后余生的刘有光重新工作后,竟和哈军工的老搭档张衍走到一起来了,此次南下,刘有光有回家探亲之感,老战友们在国防科大重逢,恍若隔世,感慨万千自不必说,刘有光和张衍彻夜长谈,仍意犹未尽。刘有光在国防科大一呆就是12天,他不顾年高劳累,气候炎热,像当年在哈军工一样,不光听各级领导的汇报,做具体的指示,还深入到教研室、实验室,和教员们促膝谈心。他说:“我这次来,一个深刻的印象,就是学校变样了,现代化了。”“学校现在的工作条件、环境比在哈尔滨时差一些,但科研成绩比那个时候好多了。”

    那天,刘有光在图书馆,他楼上楼下看望教员和学生,勉励他们为四化建设多学本领。这个时候,图书馆里走出一位老太太,手里捧着一摞外文图书卡片,刘有光迎着她走去,大声说:“王禄臻同志,你好啊!”李东野政委马上介绍道:“王禄臻同志是图书馆的先进工作者。” 王禄臻见到刘有光,高兴得光是笑,刘有光详细询问了她的情况和杨仲枢教授的病情,说了一会儿话,他听说情报资料室有几个老哈军工人要见见他,就站在走廊里等候,直到他们来了,一一握手问候才离开。“老图书馆”陈荣锦感慨道:“我们的刘副政委一点儿没变,还是当年的老作风啊!”

    5月11日,刘有光到73号楼挨门挨户访问老教授们,当年在斜纹二道街走门串户送温暖的刘副政委又回来了。刘有光和曹鹤荪、张凤岗、胡振渭等老哈军工人促膝谈心,共同回忆在陈赓老院长领导下那段峥嵘岁月;他还慰问了已故胡寿秋教授的家属,亲切关怀她和子女们的情况。

    一天中午,刘有光正想休息,祝玉璋的老伴来找他,反映国防科大某些人不给祝玉璋落实政策的问题。刘有光听罢,大声说:“你回去告诉老祝,下午我听他申诉。”此后两天,刘有光让秘书袁树范仔细调查,证明祝玉璋说的属实。在政治部的会议上,刘有光批评道:“祝玉璋是位老同志,1964年给他弄个‘隐瞒地主出身’的冤案,现在拨乱反正,问题已经搞清了,为什么把他家乡寄来的证明材料扣压了一年?谁压的?好大的胆!”

    在刘有光的直接监督下,祝玉璋长达18年的冤案得到彻底平反,他终于脱下老百姓的衣服,穿上了姗姗来迟的草绿色军装。

    68岁的刘有光留下“珍惜学校历史,发扬光荣传统”的嘱托,离开了国防科大。他的长沙之行,为知识分子带来了大喜事:没出一个月,国防科委批准学校132名教师晋升教授和副教授。不久,一大批当年哈军工的老正团职干部,在刘有光的亲自过问下,解决了副师级的待遇问题。

    军号声声,军旗猎猎,重振哈军工雄风的国防科大昂首阔步踏上了新的征途。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