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从“搭梯子”说起——哈军工史著作浅议(二)  

2012-06-11 09:23:28|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细读国防科大杨昂岳教授的文章,感慨系之,我完全赞成昂岳兄的见解,深为他的“不惟上,不惟官,只求真”的实事求是治史精神所感动。从国家层面看当下史学界乱相丛生,例如红得发紫的金一南的《苦难辉煌》,被著名史学家杨奎松先生批得体无完肤:既有大段大段的抄袭,又有数不清的戏说和杜撰,这种极不严肃的以个人想象代替历史事实的作品被官方捧到了天上。从小的视角看哈军工历史研究(书籍和影视作品),也是笑话层出不穷。我曾多次挑刺,为此得罪不少朋友。去年出版的《王牌军校高端访谈》第7页,有一节《陈赓踏雪夜访酒鬼》,说陈赓听汇报,死囚犯沈毅天天在房间酗酒,怒不可遏,登门训斥,沈毅说不敢生火取暖,怕烧了科技资料,故喝酒取暖,陈赓大喜云云。这是流传好多年的一个虚假故事,我多次为之补正,但还是被继续发表,任其流布。真实的史实是沈毅不会喝酒,他不是酒鬼。到哈军工后他先住在王字楼,那里有暖气。再说脑力劳动者喝得醉醺醺,还能翻译外国技术文献吗?戏说历史,任意编造,有违学者的学术道德,治史犹如临渊履薄,有一分根据说一分话,岂能信口开河?目前以我个人的观察,军工六校里,研究哈军工历史最为认真、注意虚心求教、颇有成绩的是哈尔滨工程大学;最不认真、态度傲慢且错讹连连的是国防科技大学,我有很多例子,就不多说了。

 

 

 

从“搭梯子”说起

——哈军工史著作浅议(二)

       

 杨昂岳

 

     

2004年10月在装甲兵工程学院举行的第六次哈军工校友联谊会上,我宣读了拙文《哈军工史著作浅议》,受到了与会校友的关注,纷纷找我要文字稿,我又临时复印了三十份。随后,《哈军工史著作浅议》在校友网上发表,那篇小文针对当时收集到的哈军工史著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提出了本人的看法。

时间又过去了八年,八年来,有关哈军工史题材的出版物(包括电视专题片、访谈片等)不断涌现,方兴未艾。这说明全社会仍在怀念哈军工、关注哈军工,哈军工的办学经验及哈军工精神仍然是我党我军的宝贵精神财富。

笔者在阅读这些著作中,重温哈军工史,受益匪浅,但也发现了一些问题,现冒昧提出来,供广大校友参考。

一、哪儿来的“搭梯子”?

陈赓院长在创建哈军工时留下了许多精辟的名言,言简意赅,体现了陈院长的办学思想,“端盘子”就是名言之一。据诸多哈军工老人回忆,陈院长多次在不同场合说过“端盘子”,大意是:办学校好比开饭店,饭店名声怎么样?关键看大师傅手艺,教授就是掌勺的大师傅,学员是就餐者,我们干部是端盘子的,是为教员学员服务的。可是,近些年来,在国防科大的媒体中,“端盘子”后面总要出现个“搭梯子”,令人别扭。我最早听说的“端盘子,搭梯子”是在2003年3月国防科大俱乐部前广场举行的纪念陈赓诞辰100周年大会上,黄献中政委讲话中出现的。当时我想,这可能是哪位秘书起草发言稿时发挥的,无中生有的“搭梯子”终会自生自灭的。可是没想到此后“搭梯子”却越搭越高了,2011年国防科大纪念建党90周年文集中,原政治部领导的文章中又出现了“端盘子,搭梯子”。由此可见领导说话的影响力就是大,有些校史工作者更是热衷于“高端访谈”。“端盘子”体现的是为教学服务的思想,那么“搭梯子”体现的是什么呢?要爬到哪里去呢?它与“端盘子”不是一个意思。

笔者认为,宣传哈军工,宣传陈院长,应尊重史实,不应添油加醋,添油加醋味道就变了。

二、“两老办院”与“三老办院”

陈赓名言中还有一句是“两老办院”,就是依靠老干部、老教师来创办军工学院。依靠老干部办院,这是无可非议的;但依靠老教师办院,这在当时却是无人敢说的。“两老办院”体现了陈院长尊师重教的思想,把老教师也作为办院的依靠力量,作为学院的主人,并倡导老干部、老教师的团结。实践证明,“两老办院”是哈军工成功的秘诀之一。在当时,陈赓的这一提法是振聋发馈,有胆有识的。

现在有的文章把“两老办院”改为了“三老办院”,他所加的第三老是指老工人。这是肆意强加给陈赓的,仿佛他比陈赓更高明。在“三老办院”之后,又出现了“后勤育人”、“合力育人”等陈赓从未说过的“名言”。这些面面俱到提法,看似更全面,实则是不懂当时的社会背景,没有真正领会到陈赓院长“两老办院”的精髓,使“两老办院”变味了。试想,如果陈赓当年说的是“三老办院”,还能成为振聋发馈的名言吗?

三、戏说与夸张

    在《大潮观点》杂志总0070期(哈军工—国防科大武汉校友会纪念陈赓诞辰100周年  庆祝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成立50周年特约专刊)上,有篇文章中有这样一段“精彩”的文字:有一次陈赓和周总理在中央一起开会,陈赓趁着总理去卫生间的机会,在卫生间里向总理提出调╳╳大学的╳╳╳教授。周总理说:╳╳大学不放这位教授,等一等再做做工作。陈赓趁总理不备,冷不防一下把总理的裤带给抽了出来,陈赓讲:你不给我签字我就不给你裤带,你签了字余下工作由我来做,这时会议又要接着召开,总理无奈,只好一手提着裤子,一只手在陈赓早已准备好的纸上签了“同意,周恩来”几个字。周总理风趣的说:在这样的环境,提着裤子签字还是第一次,两个人都会心的笑了。

这是一段严重失实的戏说,有损于总理批示的严肃性。史实是:1952年11月5日,陈赓为要大和旅馆用作苏联顾问住房事,去中南海找周总理,周总理正在主持一个会议,陈赓就在门外等着。过了一个来小时,他发现总理从会议室侧们出去上厕所,陈赓就堵在厕所门口,周总理从厕所出来,陈赓就上前抓紧说明情况,递上了报告。周总理说:“找到厕所来让我办公,这是你的一大发明,应该写到你的自传里去。”(见《哈军工传》)。

这期《大潮观点》上另一篇文章说“深圳特区书记黄丽满校友(其父是哈军工海军工程系的主任黄景文)。”黄景文老主任真是福海无边,九泉之下被空降了一个高官千金!这期《大潮观点》上的错误不当之处还有不少,不一一列举了。

 

2009年北京电视台拍了五集电视专题片《揭密哈军工》,曾在中央台播放。我看了觉得所谓“揭密”,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是绝大部分内容是重复已有资料,有些还是直接剪辑,这算不上密;二是以往资料中没有的,应该属于“密”,引起了我的兴趣。但看了以后不禁哑然失笑,这些“密”也太荒谬了!如说:哈军工有160多位苏联顾问,全都是中将!又如:首席顾问奥列霍夫带着白手套检查卫生,在暖气片上摸到黑灰,就撤职,把警卫连长撤了七回职,蹲禁闭,出来还当连长……。为此事我问过首席顾问的翻译锻钢校友及警卫营长的后人,都说绝无此事。这部片子的硬伤有几十处,滕叙兖校友在他的博克上发表了《我对揭密哈军工的质疑和补正》一文,较系统地做了评说,本文不再赘说了。

一些从未在哈军工生活的人,来写哈军工,不下功夫调研,只凭道听途说,难免会出洋相。就是一些哈军工后期入学的校友,说建院时期的老事,也往往说不准确,有的夸张过分。如2010年《国防科大报》上发表了政治部主任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文庙街上的梧桐”, 梧桐是南方树种,笔者在哈军工生活多年,从未见过文庙街上有梧桐。《国防科大报》2008年发表的“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及学校重归军队序列三十年”专题长文中的第一句话:“1953年9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在哈尔滨古老的文庙街诞生了。”哈尔滨是1902年建市,哈尔滨文庙是1929年建成,都算不上古老。《国防科大报》上有一篇论述哈军工精神的文章中说:哈军工时期重用知识分子,教务部、科研部等业务部门都是由教授担任正职。这一段话是不符合史实的,一是哈军工建院初期曾设过科学教育部,没有单设科研部;二是文革前各业务部、处教授大多担任副职,少有任正职的,不能把改革开放以后的干部政策用到50~60年代,强加给哈军工。解放军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辉煌五十年》(许怀旭主编)中有一篇文章中说到哈军工的建筑:“新建大楼一律采用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大屋顶,琉璃瓦,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做工精细,装饰考究。”哈军工新建的五座教学大楼是大屋顶式,但属中西合璧建筑,不属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在设计时陈院长特别指示要节约,不能用琉璃瓦,用普通灰瓦,灰瓦大屋顶大气,又不增加成本。这五座建筑都是钢筋混凝土建筑,如何雕梁呢?如果真是“琉璃瓦,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能过得了五十年代“三反五反”、“ 反对大屋顶”的那场运动吗?好在这五座楼还在,谁能找出琉璃瓦呢?以上这些都是败笔。

四、肢解的两种表叙

今年,我在收集校庆60周年征文时,看到有位老人文章中写到:“哈军工在‘文革’中被林彪反革命集团肢解之后,……”我不禁想到:哈军工是在1964年长沙会议被发难的,1965年8月15日国防科委正式通知军委决定哈军工集体专业,1966年4月1日脱军装的,此时“林彪反革命集团”还未形成,具体经办首长分别是总政治部副主任刘志坚、总参谋长罗瑞卿、国防科委主任张爱萍,这几位后来也都不是“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成员。1969年末,决定哈军工“战备南迁”长沙,下指示的是国防科委副主任罗舜初,也不是“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成员。另外,当时调动一个排的部队,须经军委主席批准,林彪做为军委副主席,他何以有肢解哈军工这么一个大单位的权力呢?

2005年9月凤凰卫视《口述历史》节目播出“哈军工的峥嵘岁月”专题片,主持人说:“在谈到哈军工的解体时,刘居英气愤难平;在问到解体的原因时,老将军无言以对。”我看刘院长的表述是十分睿智的。

五、对《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的质疑

2007年7月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条目中写道:“学校前身是1953年9月在黑龙江哈尔滨

建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简称哈军工。陈赓为首任院长兼政委。”接着介绍了学校演变历史后写到“温熙森任校长,迟万春、黄献中先后任政治委员。”按这种写法,我们五十多年的校史,只有一位院长,一位校长,三任政治委员。同卷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条目中将自1985年成立后的历任校长、政委都依次一一列入。哈军工阶段主官应加上“谢有法任政治委员,刘居英任院长”,国防科大阶段主官应为“张衍、张良起、陈启智、郭桂蓉、温熙森先后任校长,李东野、汪浩、刘中山、赵吉祥、迟万春、黄献中先后任政治委员”。中国大百科全书是传世之作,我就此问题上书中国大百科全书编辑部,很快得到电话答复:一是首先感谢我提的意见;二是编辑部负有把关不严的责任;三是需要说明的是军科院负责组的稿,具体条目文稿是你们学校提供的。

 

    修史应“不惟上,不惟官,只求真”,贵在实事求是。“实事求是“四个字是各级都挂在嘴皮上的,但又是最难做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