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八十一章 (三)  

2012-05-07 08:43:51|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迁的时候,哈军工三个系15个专业,加上哈工大并入的五个专业最终合并为17个专业。教学人员经过一道道“纯洁”手续,只有691人,其中有哈工大并入的44人。正教授6人,副教授9人,讲师才80人。1971年11月16日,广州军区工作组进驻学院,实行全面领导之后,把院机关的三部改了名。那个年月,中国政界特别喜欢“组”这个字,什么都称组,什么

“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军委办事组”之类。学院机关的三个部改为教育革命组、政工组、后勤组,院办的名称没变。各个组下边又分设若干组,例如王松林负责的单位叫教革组教务组,叫起来特别别扭,又易发生不必要的混乱,人们在下面戏称:“大组套小组,上下一般粗。”不久,连“系”也改了名,三个系改为三个大队,每个大队下设专业连队。总之,为了体现“革命”精神,和旧教育路线划清界限,名字是非改不可的,对这些新鲜热闹事,人们早已经麻木了,你们愿意怎么折腾都行啊。

    1971年下半年,清华大学的教育革命经验成为中国报刊上的重要宣传内容。“四人帮”党羽控制下的北大、清华两校成了教育界耀眼的明星。全国都在“向清华学习”,工科高校都要采用清华大学编写的、“用一把锉刀挫出微积分”的高等数学教材。南迁的哈军工成了被人们遗忘的角落,教育界的新贵们哪里会关心哈军工的陈年轶事?

    张文峰带着王松林等20余人的学习参观团,去北京学习清华大学教育革命经验。通过与清华的师生们座谈,发现实际情况与报刊和文件上的介绍大不一样。张文峰叮嘱大家:“可别乱放炮,光看不说。”

    回到长沙之后,学院着手制定教学计划和确定招生的专业。1972年3月,第一批“工农兵大学生”(后称短学制大学生)进校,虽然只有300来人,但这标志着从1966年6月学院停课后,历时6年的“停课闹革命”终于结束了,学校又有了读书声。

    从严治校,重视基础是哈军工的老传统,虽然全国还在“左”的思想笼罩下,但学院仍把基础教育放在首位。数学课安排了720学时,为全国高校之冠。到1976年,学院共招收了五期短学制学员1500多人,在哈军工教员三年的辛苦培育下,这些学员刻苦学习,质量基本上得到保证,回到原单位发挥了技术骨干的作用。

    长沙工学院时期有一个特点,即得到七机部的重视。为了扭转由于“文革”造成的国防科技落后的状态,有远见的七机部领导人把许多大型任务交给学院,随之而来的是较为充足的科研经费。学院度过最初的困难时期后,正好因为学员少,教学任务不重,大批教员主动要求多搞科研任务,以自己的专长为国家和部队作点贡献。于是全院科研工作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从1970年到1978年,学院共承担228项科研任务,完成了138项,其中包括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列入中央军委的国家重点工程及为战略武器配套的国防尖端技术任务。例如1977年研制成功的“718”工程“远望”号中心计算机。八年的奋斗,在哈军工一批老教师的带领下,长沙工学院成长起一支思想和业务都过硬的年富力强的科技骨干队伍,为后来国防科技大学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健在的聂帅和叶帅时时关心着南迁的哈军工人。1983年9月1日,是校庆30周年的纪念日,时任国防科大应用力学系副主任、哈军工第八期毕业生常显奇在校报上发表一篇文章《幸福的回忆》,记述了南迁后完成科研任务,得到叶帅表扬的一段往事:

    1970年9月,学院刚刚南迁长沙,我和甘楚雄、许学章、杨志娟、童国华等同志参加了“开辟通路火箭弹”的科研工作。1973年夏天,火箭布雷研制组奉调进京汇报表演,听说敬爱的叶帅要亲临现场观看,我们大家心情十分兴奋。

 

  图121 1973年9月18日,叶剑英副主席在北京观看长沙工学院研制的火箭布雷车汇报表演(左起:常显奇、叶剑英)

    9月18日上午,风和日丽,10点整,叶帅来到靶场,之前国家计委主任余秋里以及三总部和国家机关的许多首长已在参观台上就座。

    叶帅进入展览室,军委工程兵首长指着我向叶帅介绍说:“这是长沙工学院的同志,长沙工学院就是原来的哈军工,搬到长沙才改名叫长沙工学院的。”

    叶帅点点头,自语道: “唔,哈军工的。” 伸手握着我的手说: “好,谢谢大家。” 又询问我们是什么时候搬到长沙的,在长沙什么地方,是长沙好还是哈尔滨好?我一一回答。握着叶帅温暖的手,望着叶帅慈祥的面容,我非常激动地说:“我代表长沙工学院全体同志向叶帅问好!”

    叶帅笑了,回答说:“谢谢,谢谢军工的同志们。”

    叶帅详细观看了布雷弹的构造,和其他首长一道兴致勃勃讨论布雷弹的战术使用问题,他说:“这是技术人员、工人、干部三结合的产品,方向对头,要精益求精,继续改进。”

    登上看台观看实弹表演时,叶帅招呼我坐在他的身边。只听指挥员一声令下,随着声声轰鸣,一发发布雷弹嗖嗖地飞上天空,按预定的指令,在空中分离,地雷从弹体中抛出,在阻力伞的作用下徐徐降落,立刻在目标区构成一片密集的反坦克雷场,“敌”坦克被阻滞,动弹不得。叶帅十分高兴,大声说:“很好,又机动,又快,能远距离设置雷场。”他又转身对余秋里说:“可以边研究,边生产,先在三北地区搞起来,发给部队使用,在使用中发现问题,通过实践再改进。”

    表演完毕,叶帅把广州工程兵李魁山副主任和我叫到身边,亲切地说:“你们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呀!我代表中央军委祝贺你们!感谢你们!”在接见试验分队的指战员时,叶帅又把我拉过来,向大家介绍说:“这是长沙工学院的同志,他们过去都是哈军工毕业的,火箭布雷弹就是他们研究的。让我们向这些科技专家祝贺吧!”试验分队的同志们都热烈鼓掌……

    在后来的全国科学大会上,火箭布雷车获重大科研成果奖。

    1973年7月,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国务院、中央军委做出决定,重庆工业大学中的哈工大人马仍迁回哈尔滨,哈军工原子工程系(二系)则归并长沙工学院。为什么有这个大变化呢?

    二系大部分人马迁到重庆后,和哈工大的几个专业合并,成立重庆工业大学。当时重庆的西南师范学院全部人员下放到农村“五七”干校,哈尔滨来的大队人马住进这所学校,牌子是挂起来了,但没有事情可做,哈工大的大部分人员不安心在南方,闹着回哈尔滨,建校遇到重重困难。不久,二机部对徒有虚名的重庆工业大学也失去信心,最后决定哈工大的人

员返回哈尔滨,哈军工的人员归并长沙。国务院科教组和国防科委的文件说:“哈工大南迁是黄永胜仓促决定的,原哈军工二系是王秉璋未经中央批准擅自决定合并到重庆工大的。”

    谢天谢地,总算找到该打屁股的黄、王两人,他们导演的哈尔滨到重庆的万里大折腾总算结束了。二系这支队伍回到长沙工学院已是1975年,五年的时间白白浪费了,“文革”乱世中这种南北大迁徙,劳民伤财的荒诞决策给国家和个人造成的损失是无法计数的。

    二系这支队伍总算保住了,老红军姜国华把已成建制的这支军工老弟兄们带回长沙,让长沙的哈军工人高兴万分,学院也忙着在北院为归来的同志们安排宿舍,又把二系的家属都安排在学校里上班。二系的老教师们迅速投入工作,欧阳昌宇、李传胪、邢郁明等人去各个基地搞调研,为系里寻找专业方向;赵伊君还继续潜心研究激光技术。不久,七机部希望二系搞“抗核加固”的任务,为出路犯愁的教员们总算看到一线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