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八十一章 (一)  

2012-05-04 18:30:19|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十一章

 

烈日炎炎   长工院披荆斩棘重创业

荒草萋萋   哈船院坚守故园绘新图

 

  

    南迁的哈军工人面临着参加工作以来最为困难的时期。

    首先是没有房子。哈军工丢掉了300万平方米校区和65万平方米校舍,到长沙只接受了原工程兵学院不足50万平方米的校区和6万平方米的普通校舍,所接受的房屋与实际需要相差太大。因为是“战备搬迁”,领导同志天天向大家讲“要以准备打仗和艰苦奋斗的精神”对待困难,尽量先安排教学、科研、生产用房。1970年9月份,运到长沙来的9个专列的物资已将所有的房子塞满,有约900吨的器材、仪器、设备和军事装备(如导弹)不得不露天堆放,风吹雨打太阳晒,损失严重。哈尔滨那边还有一些物资待运,综合实验工厂的大部分设备还扔在“四海”厂的厂房中。

    已抵达长沙的干部、教员共2000来人,1500余户,而接受到的生活用房才只有300来间,最多只能容纳200来户,实在没办法,几家用布一挡,合着住,一个大教室要住6家,谁家有人放个屁,另外5家都知道。当时工程兵学院里还有三个单位组成的留守处,占了600多间住房不肯让,校园里什么人都有,闹哄哄的像是农村集市,盗窃现象时有发生,哈军工人为保护学院的财产费尽了力气。

    长沙酷热潮湿的天气给了哈军工人当头一个“杀威棒”,且不说原籍是北方的,就是南方人因为在哈尔滨生活了多年,也不适应长沙的气候。水土不服,每家每户都有人生病,最普遍的疾病是拉肚子,大家为拉肚子病总结了四条:“人人都要拉,没有特效药,慢慢就会好,绝对死不了。”

    哈军工南迁后的局面是:思想乱了,队伍散了,校舍丢了,设备烂了,已改名为长沙工学院的学校面临毁灭的边缘。

    在令人难以想象的困境中,哈军工人没有被吓倒,相反,南迁长沙的干部和教员们空前地团结起来,那个时候,“文革”中的派性早已被丢到了爪哇国,恩恩怨怨也云消雾散。不管你过去是哪个派的,大家都来自哈军工,都情同手足,下定决心奋斗下去,在湘江畔卧薪尝胆,背水一战,重新创立一所新的大学城,让哈军工的事业发展下去。

    在马坡岭安营扎寨的计算机系是一个英雄的群体。“文革”中,这个系承担数项国家重点任务,在完成战备科研任务的总目标下,大家先把不同的政治观点扔在一边,所以该系是全院各系中派性影响最小、坚持科研最好的单位。南迁令下,上边讲要严格审查,两口子中有一个不符合政审条件也不能南迁,系政委刘越庭心中有数,在他的苦心筹划下,全系一百多名骨干教员的政审统统过关,一支宝贵的科研队伍保住了。一个月内计算机系上百户干部、教员拖家带口,一块儿搬到长沙。上大垅没住房,就借马坡岭农机校的校舍安身,那个地方是一片荒野,蚊蝇丛生,是个养鸭子的好地方,当地老乡们好奇地看着这群北方人,他们哪里知道,荒野里的农机校住进一群中国顶尖的计算机专家。在慈云桂教授的指挥下,大家光着膀子干起来,刷房子、拉电线、建起实验室,“718”任务一天不能耽误啊。长沙酷热的气候,害得那台从哈尔滨带来的441—B经常“中暑”,无法正常工作,机器的外壳全被拆下来,温度还是降不下来,实在没法了,有人想了一个笨办法,弄来冰块,放在木盆里,用电扇给机器吹风。冬天来了,这里可不像哈尔滨有暖气,南方的冬天又湿又冷,受潮的机器常出故障,教员们泻完肚子,系紧裤带,又一头扎进科研中。

    当时学院的领导班子还是当年那个“革委会”,“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的局面没变,重重困难中显然需要加强学院的领导力量,原来哈军工院一级领导倒的倒,散的散,谁能出山支撑危局呢?

    1970年10月26日,正和老伴在家收拾冬储菜的张文峰突然接到上边的通知,要他明日从哈尔滨出发,经北京急赴广州,广州军区首长有要事召见。

    张文峰拍拍身上的土末和白菜叶,疑疑惑惑地自问自答:“到广州?什么事呢?要给我分配工作?”

    老伴唉声叹气道:“让你去你就去,这年月是凶是吉谁也说不准呀!”

    张文峰不吭气了,他刚被“解放”不久,不敢有所奢望。翌日,他匆匆上路。

    张文峰风尘仆仆赶到广州军区,第一件事是脱掉棉衣、棉裤,广州和哈尔滨是两个季节,热得他满头大汗。负责接待他的干部十分客气,“文革”以来,光挨批斗了,这是张文峰第一次感受到别人对他的尊敬。

    没等张文峰歇口气,广州军区党委马上召开会议,请张文峰介绍哈军工的情况,听说军区常委几乎都出席了,可见他们对哈军工南迁后的状况很是关心。

    作为哈军工建院元老之一,长期是院级领导人的张文峰侃侃而谈,从陈赓大将创办哈军工说起,把哈军工的发展历史和办学经验娓娓道来,直听得广州军区领导同志眉飞色舞,兴奋起来,大有“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的味道。军区主要领导在会上告诉张文峰:“广州军区马上要向长沙工学院派工作组,组长是韩凯亚,但由于我们不懂办大学,所以由你来负责具体的领导工作,就是说,实际上你是学院的负责人。”

    张文峰连忙推辞,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广州军区领导已经定下来了。同时,要张文峰明天给刚集中起来的60多名工作组干部作报告,讲讲如何办大学。

    1970年11月中旬,张文峰走马上任,长沙工学院的负责人郑锡伍、倪伟等老同志对张文峰的复出十分高兴,学院领导班子总算来了一位经验丰富的老领导。

    张文峰在校区四处转悠,在把校区分为南、北两半的铁路桥上,他呆呆地站着看,好半天才摇头叹气地离开,想想哈军工的那片整齐辽阔的大校园,今非昔比的感慨油然而生。学院的老同志告诉他,国防科委给了600万元的安家费,但后来又通知学院,鉴于国家财政紧张,不允许动用这笔钱,要上交湖南省,最后省里只准长沙工学院动用50万元。

    没房子,又没有钱,要把大学重新办起来,可真是难如上青天呀!

     不久,广州军区工作组进了学院,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工作组陆续撤离。张文峰成为长沙工学院的真正一把手,他的主要工作是为学院的生存而四处奔波,他找张爱萍、李达、杨成武,找一切熟悉哈军工又愿为哈军工说好话的老领导们呼吁,要钱要物,而更重要的是希望重返军队,重新恢复哈军工。这些老将军理解哈军工人的心情,也都尽力帮助困境中的长沙工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