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八十一章 (五)  

2012-05-12 09:31:00|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传》连载:第八十一章 (五)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标签:
博主著作连载


    卓明临危受命,和冯捷等人开始了所谓“五个老头儿执政”的全面筹办船舶工程学院的时期。

    摆在五个老头和群众面前的困难犹如蜀道之行,大家概括为“一个薄弱、四个不定”,即基础薄弱,领导班子不定,专业不定,归属不定,校址不定。在哈尔滨筹办千里之外的武汉一所没有地盘的大学,光是这一点就让人们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卓明和冯捷等领导,还是学习陈赓老院长的办法,知难而进,依靠“两老办院”,当时的口号是:“想海军之所想,急海军之所急”、“不搞等、靠、要,要搞抢、闯、干”。卓明找顾懋祥、何水清、邓三瑞、杨士莪这些老教授们商量,如何办学?如何把中断的科研工作抓起来。老干部们也行动起来,主动向领导小组献计献策。

    当务之急是解决“一个薄弱”的问题,老三系只有教职员工300多人,按《纪要》要求,船院要办20个专业和4个研究室,不仅教员奇缺,干部也不够用。学院的架子搭不起来。到哪儿去找人?卓明等老干部们早就盯上近在眼前的“聚宝盆”,哈军工主体南迁时,“左”的组织路线无意中帮了一个忙,为船院留下个“人才库”。留守处中去不了长沙的各部、各系的教员和干部们,听说三系独立建院需要人,纷纷登门报名,要求“上船” 。船院在海军和六机部有关领导的支持下,采取与当时相反的选贤之路,数百名干部、教员和工人甩掉了政治包袱,欢欢喜喜拿到了“船票”。

    为一部分“降级分配”的大学生落实政策,加速解决职工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是船院筹建之初另外两项补充师资队伍的有力措施。到1971年底船院的教职员工队伍已增加到近1400人。院、系和工厂的架子可以搭起来了。

    1971年9月6日,是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船院的会议室里,掌声、笑声不断,原来,海军和六机部调海军第三研究院院长林毅来学院主持工作,现在全院的干部和教员代表正在欢迎新到的领导人。

    林毅刚到一周,“九一三” 事件像一声惊雷在中国人的头上炸响。11月2日,黑龙江省委决定,成立中共船舶工程学院核心小组,由林毅为第一副组长,卓明为副组长,不知为什么,始终没有任命过组长,林毅的到来和院党的核心小组的成立,使学院领导力量大大加强了。

    林毅生于1917年,陕西省华县人,1938年入党,是个征衣未脱的老行伍。“文革”前曾任20训练基地副司令员和五院三分院副院长,走上国防科研新的岗位,1964年晋升为少将,林毅为人正直,极有魄力,政策水平高,特别理解和善于团结知识分子,他来到军工大院主持船院的方针大,是“天助英才”,船院大幸!

    林毅在乱糟糟的大院里转了两天,对大家说:“不去武汉啦,咱们就在这儿干啦!这个学校我看就叫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林毅有一番雄心壮志,要干就大干,决不弄个小打小闹的一般大学。

    院核心小组的“立足原地办学,着眼今年招生”的意见得到海军和六机部领导的支持。但原地办学,老三系的房舍太少,必须设法从原哈军工的校舍中弄出一部分来,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哈军工人对陈赓老院长的这份祖业怀有深厚的情感,说什么也得从群雄割据的大院中要回一部分。林毅和卓明亲自抓校舍的问题,他们到海军去找人,那时李作鹏一伙林彪党羽已经去了该去的地方,海军新领导对哈船院是支持的。1972年5月5日,海军党委向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元帅和国务院李先念副总理呈送了《关于解决船院校舍问题的报告》,又是叶帅,在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力排各种干扰,为哈船院说了公道话。

    1972年8月28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下达《关于解决船舶工程学院校舍问题的批复》,批准了海军党委的报告,“同意从原哈尔滨工程学院校舍中拨19万平方米给船舶工程学院”。哈军工人终于舒了一口气。

    在解决校舍这个重大问题的同时,以林毅为首的院领导又走了三步棋。

    第一步是落实知识分子政策,重用老教师。

    顾懋祥一家自1968年从老红楼被扫地出门之后,住进筒子楼宿舍,老顾生性乐观豁达,和近邻的年轻教员们相处得十分融洽。他又成了外文书店的常客,恢复了开夜车的老习惯,他在思索:荒废了这么多年,我们中国的科技落后到何等严重程度了!他经常向大家介绍新书,鼓励年轻教员切莫虚度光阴,并把自己译出的一些学术论文送给年轻教员阅读。1970年秋,他随教研室的同志们为水槽建设到外地调研,来到无锡702所,老朋友们吃了一惊:老顾恢复工作啦?

    顾懋祥自己给自己恢复了工作,当时他得知国际上势流理论已初步应用于耐波性计算,就找戴遗山、王太舒一起研究,这个自由结合的“研究个体户”在动荡不安的环境下干得蛮起劲,他们具有开创性的研究成果,后来派上大用场,获得了六机部的重大科研成果奖。

    那天林毅来找顾懋祥,问老顾最近忙些什么,顾懋祥说,黑龙江情报所弄了一批外文原版的科技电影,看不懂,我帮助他们译成中文。

    林毅点点头,单刀直入地说:“老顾呀,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现在要让你当咱们船院训练部副部长啊!”

    顾懋祥一怔,看着林毅信任和期待的目光,他没有任何犹豫,痛快地答应了。

    学院大刀阔斧抓“平反”工作,“清队”时立案审查的54个人全部复查,落实政策,干部和教员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招生、开学的工作全面展开。

    1972年7月1日,学院举行第一期试点班学员开学典礼,林毅在会上讲了“分清七个界限”,狠批“文革”中在教学工作上的极“左”思想,说得老教师们心悦诚服。

    第二步是,继续广招人才,抓好教师队伍的建设。

    哈船院为长沙不要的或者本人不愿意去长沙的教师敞开大门后,“上船”的教师们心存感激,工作积极性非常高,例如当年参加过首次核爆炸任务的花栅教授就感叹道:“本人当年参加过国家绝密任务,立过功,竟然被判个不合格!这一回上船了,我还是留在军工。”

    哈船院囊括了老哈军工各系、各部和工厂的人员,物理教研室一大批教员也留下来,寿瑞兰到了长沙又返回了哈尔滨;刘长禄什么条件都够,因人事关系的原因,他也不愿意去长沙。

    那次贺达与卓明闲聊:“哈军工现在变成南北朝了!”

    卓明不赞成,他慢条斯理地说:“长沙是主体,人员、专业比我们多,可以称南芳北秀,比翼齐飞嘛,但长沙是老大哥!”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