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八十一章 (四)  

2012-05-10 18:06:26|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传》连载:第八十一章 (四)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标签:
博主著作连载



    1976年1月28日,学院主要领导人倪伟病逝。年前,著名医学专家吴阶平教授在北京为倪伟主刀,他问陪同在侧的祝玉璋:“已是晚期了,怎么才送来动手术?” 祝玉璋回答:“唉,他一直坚持工作,两周前人倒下了,还不肯上医院。” 吴阶平一声叹息,沉重地摇摇头。

    倪伟是江苏南通人,生于1922年,新四军一师粟裕麾下的一员战将,抗日战争中,与东洋鬼子浴血厮杀,在战场上昏死了三天,苏醒后又拄着棍子找到部队。他带的部队,从孟良崮打到淮海战场,没有一个兵不是“小老虎”。那年他带队到哈军工搞科研协作,被谢有法看中,说什么也得把倪伟调来。在学院南迁后最困难的岁月里,倪伟带病工作,严格自律,他是活活累死在国防科技教育岗位上的。

    短短几年,从黑土地上来的哈军工人,从困境中顽强地冲杀出来,在红土地上第二次创业,在湘江畔站稳了脚跟。像当年哈尔滨市民一提“103”就竖起大拇指一样,长沙市民对这所新建的大学由好奇到佩服,几年下来,没有人不知道上大垅有一所曾经闻名全国的大学,当国防科技大学的名字公布于世后,这所大学成了长沙人民的光荣和骄傲。

 

    我们再回头看看留在哈尔滨的老三系——海军工程系是怎么样支灶生火过日子吧。

    哈军工是块肥肉,谁都想抓在自己的手中吃一口。1970年1月13日,权倾一时的李作鹏接见海军工程系赴京汇报的人员,他亮着粗嗓门,一副趾高气扬的架势:“军委讨论了,中央、国务院批准了,将来你们受海军的领导,那是定了的。实行这个、这个科研、生产、啊,使用、教育、这个,几结合啦,中央委托军委办事组领导。”

    “海军工程系归海军领导以后怎么办?”汇报的哈军工干部试探着问。

    李作鹏有点不耐烦,“这个,这个我们还没有确定怎么办。”他含糊其辞,“反正哈军工三系要搬到长江以南,搬迁地点嘛,这个,这个,一是武汉,啊,二是南京,应用已有的现成建筑,又快又省嘛!”

    然而,一周后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发出的《关于调整国防高等院校领导关系的通知》(即《通知》)后,人们才知道李作鹏是瞎放炮,中央并没有将国防高等院校划归军队领导,而是分别调整到国务院领导下的各个国防机械工业部。《通知》中说:“哈尔滨工程学院海军工程系和西北工业大学水中兵器系,待该两校建制和领导关系改变后,逐步调整给六机部。从1970年2月15日起正式改变建制和领导关系。”

    2月18日,造船工业领导小组召开会议,研究哈军工三系和西工大三系的调整问题。会后,系搬迁办主任冯捷和冯浩渝去武汉、南京等地选点定校址,亓琪等人去参加专业调查。不久上面又拨下30万元的搬迁费。

    六机部和海军对两系合并、组建新学院的问题都非常关心。海军副司令周希汉对哈军工三系怎么办学,有一套想法。他对冯捷说过:“我什么条件都可答应你们,只要你们能把新学校办起来。”

    冯捷等人看过地址,情绪沮丧,回到哈尔滨后他对系里其他领导说:“武汉最大困难是没有房子住,我看中武汉体育学院,曾思玉司令说先缓缓吧。武汉市还想让我们接受2000人,你说,我们怎么安排得了?南京也不行,哪有那么合适的地方?”

    大家一听都泄了气,谁也不想走长沙的老路,哈军工的宿舍还是不错的。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谁也弄不清将来是怎么回事。望着大操场上的萋萋荒草和文庙街上吆五喝六的闲杂人群,大家心中沉甸甸,冷飕飕的。

    小红楼的老干部们经常凑到一起,他们自称是被人抛弃的“臭鱼烂肠子”,长沙不要,就得自己想辙。总得工作,总得有口饭吃吧。

    “老夫子”卓明被宣布“解放”后,呆在家里,天天闭门读书。南迁命令下达后,院革委会似乎忘记了他,没有任何人找他谈话。素来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卓明也真沉得住气,不告诉,那就等着吧,是年卓明58岁。天气转凉后,他那天站在小院里,凝视着黄中透红的秋叶,从海棠树上飘落下来。想想自己年近花甲,心中不免平添许多感慨来。

    卓明是辽宁北镇县人,“九一八” 事变后,他和东北流亡的同学们一起来到北平,却找不到立足之地,只好投考南京中央政治学校,补习一年后,升入本科,学习普通行政学,毕业时正是“卢沟桥事变”,他怀着一腔抗日救国的热忱,和妹妹、未婚妻等六个人辗转到了延安。卓明进了陕北公学,每天带着小木凳去听课,艰苦的生活成为激发他奋发读书的动力。1938年3月,结束了学习生活,成仿吾校长派他去山东,在山东纵队政治部宣传部工作,那时候他就认识了谢有法和刘居英。

    抗战胜利后,卓明随军渡过渤海,在吴克华、韩先楚领导下的四纵机关工作,经历了东北解放战争血与火的考验。平津战役之后,组织上把他调到15兵团,刚结婚的卓明和爱人一起南下广州。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了,卓明入朝参战,任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的宣传部长,在司令部里认识了陈赓。

    1957年6月,卓明奉调哈军工,接穆欣的班。临上任前,他特地到灵镜胡同向老首长陈赓院长辞行,陈赓亲切地勉励他协助二刘,大胆抓工作。 

    1958年初谢有法来学院,卓明乐了,当年在山东熟悉的老首长们又都走到一起来了,怎么会这么巧?

    光阴荏苒,世事难料。没想到自己在部队干了大半生,“文革”前还是院党委副书记,到现在被人家弃如敝帚,竟没了工作。卓明沉重地深呼一口气,正想转身回屋,王序卿在小门口喊他,原来老干部在串联,准备进京找海军和六机部,许鸣真正在北京活动,王序卿问卓明愿不愿意去京。

    “算我一个吧!”卓明笑道,“不能总闲着,得为党干点工作嘛!”

    海军副司令员周希汉当年是陈赓的老战友,对哈军工一直很关心,六机部的负责人是边疆。

    这两位首长热情接待哈军工的老干部,欢迎大家来海军和六机部工作,再立新功。“文革”年月里,能有首长一句热心话,好似三九天喝下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

    老干部们一个一个的都有了新的出路,老红军赵本源进了六机部,任办公厅主任,王序卿被六机部派到九江造船厂,带领哈军工64级、65级近200名学子在瑞昌建潜艇基地;许鸣真进了国防科委,杨川去九院,杜鸣珂去七机部,沙克去二机部,冉萍到广州……唯独卓明一个人又回到哈尔滨,六机部核心组对他委以重任,让他组织一个海军工程系的临时五人领导小组并做副组长,把这个系的工作先抓起来,卓明戏称自己是“本地的外来干部”。

    1970年9月20日,“外来干部”卓明穿过大操场到31号楼的海军工程系走马上任,他和王松如一起向大家传达8月底在六机部召开的筹建船舶工程学院座谈会的纪要。

    12月12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下达文件,明确“由哈尔滨工程学院海军工程系和西北工业大学的水中兵器系合并组建武汉船舶工程学院”。

    经过整整一年,三系这才有了一个新校名,有了六机部的《纪要》为建院的依据,有了卓明主持的临时筹建领导小组,不管怎么说,三系不再是一个系,而是经过中央批准的一所国防工业高等院校了。

 

  图122 安享晚年的卓明和夫人王晓君(2000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