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奇人贾文和 (六)  

2012-02-11 15:55:21|  分类: 同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同学作品

    回程可就不如来程,虽然刮的都是白毛风。来时是助我前行。现在却是迎面吹来刮鼻子刮脸,夹杂着雪的颗粒有缝就钻,眉毛皆白,睫毛掛霜。故乡的冬天不但是一片肃杀,还寒冷得如此威严。大约是走了一半多一点的路程,太阳就快落山了。恐慌着的内心嘱咐自己;掌握好重心,减少摔倒,快走快走再快走。主观上的愿望与实际却大相径庭;密密麻麻的塔头墩是无法躲过的,深一脚浅一脚也是无法避开的,想不咧咧趄趄也是绝对办不到的。不知不觉天幕上已亮起了星星,夜色把雪原笼罩的严严实实。唯独双山村头马号(即马厩)那盏灯光,能成为我恐惧感的稀释剂,行进中的指南针。累归累,乏归乏,说啥也不能慢下来。正在自己给自己打气的时候,异常的踏雪声由一顶窖方向传来,从前讨饭走夜路的经验告诉我,伏在地面上能看得远,当我蹲下去看时却什么也未发现,觉得是自己吓唬自己,又强做镇定的努力向前。风渐渐的小了,给行进减少了不小的阻力,庆幸老天爷的关照。又向前行了一段停下小便,没等便利索,嘈杂的踏雪声越来越大,再次蹲下巡视时立刻就是一身冷汗。闪着蓝光的点点忽隐忽现,凭经验断定是狼来了,边向前走边摸好衣袋中的火柴,手里也握住了一把干草。狼在猎取它的猎物之前,一般是不会马上攻击的,跟随一段后,它认为最合适时才会一跃而起。我告诉自己手不要发抖,稳稳的拿住火柴,万万不要丢失,待狼扑来之先把干草点燃,心中如此的备着予案。到底是因狼扑过来还是心中发慌,却情不由已的竟把手中的柴草点燃了。几只狼见火就迅速的掉头跑开。更加慌张的我冷汗不断。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火柴,边叮着远方马号的灯光,边回头张望;几只狼又跟了上来。我急中生智地蹲了下去,吓得狼又四散逃跑,趁机又点燃了一把柴草,它们望着驻足不前,待我又走了一段,它们绕过尚未燃尽的柴草又都聚集在我的后面。我唯一的办法就是燃草,却也管用,吓得它们不敢接近我,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模糊糊的看到有四五只狼,皮毛青灰一色,目光狡黠凶猛,令我毛骨悚然。深感生死难卜。手中的两捆干草点的只剩下半捆。心中正没底时,从前方传来了清脆的枪声。群狼四散逃去。我又担心起来,向自己开枪可咋办呢?喊吧,又怕对方听不到,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下意识的感到了手中的半捆草,把它放在一个除去雪的塔头墩上燃着,再稍稍的撒点雪慢些燃烧。火光、我、灯光三点共一直线,持枪者如果不是故意,有可能就会避免意外。当我刚刚直起腰前行时,一只大狗已跑到我的面前狂吠起来。我判断人离我也不会太远了。果不其然,一位持枪的大汉,三个手握镐把的人,把我抓进了双山村民兵排。以后便是他们的盘问和审查及其拳脚之苦。但无论如何没有变成狼糞,并有了半宿栖身之地。这就是我在人间的第八次绝望之望。我在记写当时的诗中是这样写的:

                 

                 坎坷人生命多舛  三十三年写辛酸。

                 步步滴血声声泪,这就是我在人间。

                 为父雪洗冤枉案,以命相押做本钱。

                 身陷群狼险境里,人间行路真真难。

              七0年一月十九日

 

                               

(九)

    当我找到四五位当事人之后,心中底数大增。父亲冤案纯为王家权势所陷害。事实是张冠李戴,手段是偷梁换柱,目地是治我于死地。然而时下我所面对的对手可不是王家的权势了,父亲判刑书上的大印是友谊军管会。

    王家权势利用文化大革命之机,行治我于死地之实。顺时借势合情合理。上合军管会所需要的文化大革命“战果”,下扬王家权势威严,剪灭后患又能杀鸡给猴看,王家是村中任何人都撼动不了的不倒翁。

    虽然此时的王化全已被外来户告发而成走资派,但革委会的实权仍为他们的势力集团所掌控。这里不能不提一笔王化信这个人,结结巴巴,王化全的堂弟。心狠手辣,既是“军师”,又是决策人。挑拨事非、煽风点火、无中生有、栽脏陷害、玩弄女人极具能事。我自五八年至六九年十一年间未曾回过村,但还能给我捏造出“杀害生产队耕牛破坏社会主义生产力”这样一条大罪。

    先后去友谊军管会申诉几次,如我所料,是既不接材料也不问缘由,姓姜的这位年轻干部指使手下的人:“他是历史反革命分子贾德珍的大儿子搞翻案,押下去”。进了“东大院”,就是拳脚相加,再饿上几天。前后有两次如是泡制。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就收拾你死去活来。后去三师申诉,不但未见到姜克忠师长,几乎被打的丧了命。太阳穴上一拳,清醒过来已是一间冷屋子里。看守问我还敢不敢翻案?我说不敢,这还不行。必须写上;贾德珍真是历史反革命,打死的是抗日联军、永不翻案,签字画押。留存备案。

    在我出生的这块土地上,事实还有何用?人性又在哪里?良心泯灭,正义消失;整个社会只剩下“权力”在残酷的为所欲为。就这样折腾了半年多。除了皮肉之苦,毫无用处,险些丧命。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山高皇帝远的故乡是找不到申诉之门了。不得不改变主意,去京城上访。手持红宝书,口背红语录。两次中共中央,三次国务院,天天去“高法”日日去“高检”成为北京的两无(无家无业)、两讨(讨饭讨宿)、一跑(清理的乱跑)大军中的一分子,上访的专业户。终于在七一年的十一月初得到了答复:“事实不符,无罪释放”。公文被省革委扣压了五个来月,于七二年的三月末才下达到北安新生监狱。悲喜交集的我以乐府的形式写了二十言:

              

               阴霾密布风雨狂,父被判刑押异乡。

               一十八年囚徒日,撕肝裂胆断我肠。

               何罪之有不许问,军管定罪响当当。

               哭天喊地去讲理,又定我罪进班房。

               室有岁半乳儿在,生母无情断来往。

               此时亲朋均不见,只身孤影咽悲伤。

               乞讨取证千万里,死里逃生去上访。

               句句不离“语录本”,感动獄吏与中央。

               父在狱中三载半,“无罪释放”出牢房。

               千谢万谢谢语录,扑放都在语录上。

 

      七二年五月三日。

 

     七一年的一月份,春节前夕开始了我进京上访的第一次。两年来已是走到哪里讨饭到哪里,身无分文,只剩下一个还能说话的舌头。当时佳木斯还没有进京的列车,只能混进开往天津的“大长途”。列车上的工作人员也非昔日,全是红袖标注明的造反团成员,比地面上的造反团还恶。我是第一次长途混乘,纯粹是毫无经验的“新手”。没有办法与那些“老车板”相比。只有进厕所躲避检票这一老掉牙的笨着。既没学会进站下车再上来的招法,也没有掺合到“老车板”的队伍里,纯属“新手上路,不董规矩,须先喝醋”。当列车从朗乡车站开出时正在加速,就被逮着我的两位大汉从车门一脚踹下,清楚的听到他们说:便车粪去吧!摔昏过去的我,惊醒之后,已是鼻青脸肿血痕满口,右眼角滴血左手着地时已被尖石划成裂口。万幸的是地形救了我,路肩高出地面大约有半米多。假若再提前一二分钟将我踹下,可能就真的成为车粪了。否则不是压掉胳膊就是扎断腿,落个特级残废肯定无异。时间老人不忍我死,没让列车提速的风把我裏进车底,地形有眼,又救了我一命。让我逃过了此劫。又一次的成为我在人间的绝望之望。后于一首自由体诗中这样写道: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世纪的大道是多么平坦。

乘坐在车上的人啊你可知否?

那是由你同类生命的铺垫!

没有爱的世界雨果说它“悲惨”,

没有正义的人间,

果戈里说它象“死魂灵”一般。

人类的大师们呀,

你们的思想,

你们的杰作,

你们的箴言,

在权力面前,怎么这样苍白?这样无奈?

怎么这样叫人心酸!

辛酸的只能凄悲的连问带叹!

泰戈尔呀,你让我生活在,

你那“美丽的孟加拉大地”上吧!

孔老夫子呀,你那“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教诲,

同类们怎么就是听不见?

为什么天地间有了我?

有灵魂又有情感!

我真羡慕贾府门前那对石狮,

血雨腥风它都笑着看。

无助的我,

三十四年的人生,

前面总是如此的黑暗?!

                         七一年二月八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