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奇人贾文和 (五)  

2012-02-10 09:59:41|  分类: 同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同学作品

    王麻子沟是双鸭山地区群山的最深处。原始森林早在解放前日伪时期就被采伐没了。多是次生林。真正的原始松林很难见到踪影,硬杂木倒还有些原始林片。由宝山经磨石嘴子去王麻子沟,这是必经之路。所谓路,就是冬季运材车顺着山根沿着沟膛通向各个作业所时硬压出来的道。而六九年武斗正酣,哪还有什么心思搞生产。路的概念就是一个道眼而已。十七八里的路程足足走了大半天。五步一个腚墩,七步一个跟头,天黑时总算赶到了磨石嘴子木材检查站。三个“官人”对我盘查再三。一路上的思想准备没有白费。答的顺理成章,博得了他们的好感。能落得个一宿栖身之地这才是我求之不得的目的。否则前面那二十多里的山路就得连夜赶了。山里的情况我是熟悉的。黑熊是冬天蹲仓休眠,野猪可就不然。一猪二熊三老虎是完达山一带人们对这三种野兽凶猛程度的评价。遇上群猪还能有九死一生的希望,遇上孤猪是很难死里逃生的。为表谢意从背包中拿出一瓶鹤岗产的“陈酿红粮”。这在当时实属稀罕之物,市场上散装白酒凭票都很难买到,哪里还有什么瓶装。三个人喜出望外,很是高兴。说起杨玉华,他们都认识。我说是看望这多年不见的表叔。这里是他去山外的必经之地。一到冬季蜜蜂避宿,老王说他常到山外相好的家住住(相好这个词,这一带人指男女间关系暧昧,相处甚密),今年直到现在还未见他下山。我暗中高兴不能扑空。翌日等到八点才上来一台车,还不是去王麻子沟后背作业所的。前边这二十多里山路更难走,他们怕我天黑赶不到,三人便送我上了路。寂静的群山,谡谡的长松,万籁之中似有树涛入耳。唯我一人在雪封的山路上孑然独行,心中着实有点发慌,我不时的狂啸几声,以至于听到脚下的踏雪声,似也能为自己壮壮胆。人就是这样一类莫名奇妙的高级生灵,在某种环境下慷慨激昂,视死如归;在另外一种环境下,又胆小如鼠,六神无主。

    当我爬上王麻子沟主峰时,日已西沉。只见山坳西南方向有缕缕吹烟升腾。环顾左右,在这莽莽的群山中仅此而已。无疑这就是我几天来不停的奔波所在。情绪又倏然间镇定下来。杨万里在他的诗中说:“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空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诗中的意境与哲理且不谈,就其写实之笔,此时的我是感同身受,叹为观止。屁滚尿流的下得山来,西阳已挂稍头,群山染成黛色;催促着自己左行急走。掌灯时分总算赶到了目的地。热切的希望在瞬间又化为乌有!“杨玉华这个人于二十多天前去大叶子沟东山朋友家了”,姓魏的这位唯一的主人说。他操着苏北口音向我介绍:他们俩个人在此安营扎寨约有十来年了。魏师傅对我的到来既感到意外又很热情,摸黑唠了很长时间,困泛不堪的我实在支持不住了,唠着唠着竟然睡去。次日按老魏的规劝,我是不能横穿山路操近道去大叶子沟东山的。因为老平岗伐木工人将一颗有黑瞎窝的树放倒,受惊的黑熊将他咬伤。如果不是倒套子的人马赶到冲开,定死无疑。我只好按原路折回,再多走上百八十里取道南瓮泉曲线去造访。不然翻过老平岗,爬过倒搬岭,穿过关门山,仅仅是三十几里。

    我已走在来时路的最高处,向东望去,老平岗犾如一道屏障,南北绵延几十里,除非天造地设,何能平整壮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引诱着我这个百愁无解的困顿之人边走边展开了不尽的遐想。不知不觉,日已中天。下到山底,连着峭壁的一大片乱石中有块巨石,斜臥在路旁,无雪向阳面反射着冬日里和煦的暖光。经过几天的跋涉,甚感疲劳的我,情不由已的靠上去小憩,正准备将一块平石上的雪除掉坐下,忽听到远处有坠落的石块声,循声望去,可是了得,一只黑熊从峭壁上跃下,直视前方的猎物,坠在乱石上面,蹒跚的向我奔来。我不顾放在地上的背包,夺路而逃。回头望去已是一箭之地;黑熊也由巨石间翻滚而下。上气不接下气的我,高度的凝聚着全身精力拼命向前,熊掌重重的落地声越来越大,似乎近在咫尺。只有逃生之念,毫无回顾之机。听得一声巨响,我应声摔倒,昏昏中似乎又听一响,像是黑熊在撕扯我,惊恐中昏厥过去。当我听到“贾同志”一声急着一声的呼唤,渐渐地恢复了视觉,老王的面庞展现在眼前,方才意识到自己不是被黑熊拍倒在地,撕我四肢。本能的坐起在地,随着老王的手指方向,见黑熊在四五丈远处一动不动,原知是老王开枪射死。这次熊口余生,又是我人生中的一次绝望之望。

    原来检查所老王提着猎枪,去老平岗作业所给被这只熊咬伤的伐木工人送红伤药,搭救了我。他们认为怕增加我的恐惧,所以前天晚上光顾唠些山外武斗的事,有意无意的就将熊伤人的事给抛开了。后来我在诗中写到:

                             

      平生劫难已如山,  今日劫难在山间。

      惊熊欲食俗子肉,  马上就成口中餐。

    “相逢何必曾相识”,王君搭救如神仙。

      今生今世勿相忘,  再生父母恩如山。

                          

                 六九年十二月 七日

                            

 

(八)

    七0年初,单位断了我的工资。母亲去年就向村革委会声明与父亲离婚,将三弟改为李文学;二弟因经不起家破人亡的打击,病入膏肓。所有的亲属也都与我划清了阶级界线。环境之恶,翻案之险,也促使我不能不下决心与仍在关心我的同学同事们断掉暗中的来往,以免伤害他们。三十三四岁的我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家寡人”。所以要置生死于不顾,就是人性、正义、良心、尽孝在鞭策着我,在推动着我,给我勇气和力量,让自己有一个不悔的人生。

    从杨玉华口中得知另一位当事人孙亚亭,他可能居住在双山东边的某个小村。那里是人烟稀少的“三不管”。集贤、富锦、友谊交界处。这里的“双山”,就是刘厢北二十多里外的一对小山丘。远远望去就是平原上的两座小山。它的东面和南面是典型的三江湿地地貌,夏季生长着无边无际的水草。鸟类聚居繁衍,鱼类游满沼泽;冬季雪野千里,白茫茫的一片。野狼出没的天堂。

    身无分文的我,多亏从前讨饭时积累下来的一点本事,再加上随机而编的“可信谎言”,已成为我调查取证,获取食物来源的唯一手段。还有一个非常配合的“钢铁胃口”,讨得什么它就能消化什么,从“不摘食”。今日虽已七十多岁,胃口仍如从前,实为我一生之福。

     如是在双山村讨得了一顿饱饭,八点左右离村东行。发育充分的塔头墩是三江湿地的典型特征。上面长的不是乌拉草就是油包草,两种草的群落泾渭分明,少有掺混。伟大领袖亲手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把全国人民分的不也是清清楚楚吗?不是革命派就是反革命派。不同的是乌拉草和油包草可以和谐相处,寻求共生,能同为人类奉献着各自存在的价值;而革命派与反革命派则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了。伟大领袖告诉红卫兵们是不允许另一派有生存空间的,至死地再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这才是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主要标志。后来叶剑英元帅在〈建国后重大历史问题决定〉中讲,足足斗死两千多万。中国的反革命超过了世界上一个人口中等的国家。〈圣经〉、〈可兰经〉中哪一句话能比得上“最高指示”有这样的决对权威!炎黄子孙们醒醒吧!把自己从几千年的皇权统治下的“王民”中解救出来吧!国际歌中唱得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全靠我们自己解放自己”。我们是人,自己做人的权力不要再交给他人了。

    冬季的积雪将塔头墩封盖的严严实实,看上去是多平整的雪原,草稍在上面隨风舞动,坦荡无垠,童话般的雪野,行走在上面该有多么惬意!实则匪然,左脚踩在塔头墩上,右脚就有可能落在它们之间,跟头把式一个接着一个,十分艰难。这在夏季是绝对无法行走的,盘古漂筏,有些地方深不可测,一旦失脚掉进去就是灭顶之灾。所以两村之间不足二十几里路,“鸡犬之声相闻”,却无直路可通,非绕行五六十里不可。冬季又因天冷狼多;两村历来就少有来往,没有人愿意找难受,硬去走走。我是没办法,绕行要经过好几个村屯,村村都有红卫兵造反团,一旦盘查漏馅,落在他们手上,后果是难以预料的。“走小路,过短桥,避静安全”是我行动的第一要点。

    一顶窖、蹼鸭泡、老等窝,就在南面四五里,与我的行进路线并行。那里是这一带湿地的最低处。水草丰茂,鱼虾聚集,一到冬闲,人们就仨一伙俩一串的赶来扑鱼;晚间是人走狼来,捡食白天人们的残留剩饭,抢食冻折的鱼头鱼尾;有经验的老狼,把它那细长的嘴巴伸进冰窟窿里,用嘴的温度诱鱼上当。

     短短的二十来里摸爬滚打的行了一个上午。万幸的是没白吃苦,真的找到了孙亚亭。对我这位不速之客,尤其是在那个年月,警觉是必然的。开始似有拒绝之意,当我把他与杨玉华等人在自卫队时相处的关系,把我父亲眼下的遭遇及我的处境,真实的向他陈述之后,他的测隐之心可怜之情驱使他接待了我。“贾德珍半奸不傻,打了两个月的杂,大家都叫他‘贾博役’,给人印象很深;团长没有给他枪,这是人所共知的事,那是姜星瞎射打中的,当时的保甲长董国清可能还在,他很清楚。还有施保才、宋喜也在场……”.讲了不少情况,提供了不少线索,他与杨玉华所讲大体相同。留我吃了一顿饭,说我长的与父亲一模一样。我急着往回赶,他见太阳已经偏西,劝我住一宿或取道富廷岗绕道而行。我执意原路返回,一是走了一趟心中有些底,二是双山一眼就能望见,不致迷路。于是他给我一盒火柴,又叫我背上两捆草。狼是怕火的,叫我一把一把的点,万万不能丢失火柴。倾情的嘱咐,真诚的关照,不是亲人胜过亲人;内心的感激,强忍热泪依依惜别。他的正义,他的良心,他的真诚,成为我日后做人的楷模,影响着我做人,影响着我的思想,影响着我的修身,影响着我的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