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八十章 (四)  

2012-01-16 10:32:56|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博主著作连载



    7月1日,装载哈军工教学用导弹的第一趟发往长沙的专列驶离了哈尔滨车站,月台上警察林立,戒备森严。此时乌云漫天,电闪雷鸣,老天突降倾盆大雨,哈军工人擦拭着满脸的雨水,仰望苍天,老天爷啊,您是在为哈军工被肢解的悲惨命运而哭泣吗?

    孙金南,这位与导弹相依为命10余年的干部,带着满身的油汗,随车南下。这许多天,他和同志们冒着酷暑,光着膀子,只穿一条裤衩,奔波于学院和火车站之间,20多米长的弹体,怎么安全地装上火车,遮掩好,一路上别出事,他们真是费尽心血,流尽汗水。临走那天,看着雄伟高大的导弹库空空如也,弃之不用,孙金南情不自禁流下泪水,伤心得吃不下饭。

    军令如山啊,无论怎样也得把这数枚教学导弹安全运到长沙,他们擦干了眼泪,把满胸膛的郁闷化作干活的力气。一路上小心谨慎地守护着这些曾令哈军工人骄傲的心爱的老伙伴,专列穿山过河,向南疾驰,站站都开绿灯,车过时处处都有民兵站岗,总算顺利进了长沙站,他们把这些庞然大物运到一座空粮库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中国现代教育史上最大规模的院校搬家成了长沙市的头号新闻,大量物资运抵长沙站后无法及时卸车和运出,造成铁路运输堵塞,告急电文直报北京,中央有关部门为之震怒,严令立即扭转混乱局面。初到长沙的哈军工人人生地不熟,革委会头头郑锡伍四处碰壁,焦头烂额,那天在湖南省军区,一位领导问他:“我们广州军区的祝玉璋部长不是在你们哈军工吗?他怎么不来?”

    这句话让郑锡伍恍然大悟,他马上给哈尔滨挂长途:“赶快!让祝玉璋火速来长沙!”

    祝玉璋现在在哪儿?他还在黑龙江省东部山区当“边疆宣传队员”呢。“文革”当中,他受到残酷的迫害,原子工程系的造反派还跑到山东老家批斗他风烛残年的老母亲,逼得他的妹妹和妹夫逃到了大山里。祝玉璋这位老兵不愧是块革命硬骨头,他始终笑对逆境,高昂不屈的头颅。

    接到南下的指令,又黑又瘦的祝玉璋日夜兼程,来到长沙。一进湖南省军区,不少领导干部向他敬礼,热情地说“首长来了!” 祝玉璋去找省军区杨大易司令员,请求支援。杨大易出了一个主意:长沙市郊30公里处驻扎五十五军的219师,他们车多。祝玉璋和五十五军的领导都熟悉,他在傍晚时分赶到军部,钱政委握着祝玉璋的手说:“军工搬家有困难,我们义不容辞要支援,我马上派人派车,祝部长您放心吧!”没有一顿饭的工夫,219师一位副师长带着一支700人的加强营,开着几十辆军用大卡车,向长沙进发。祝玉璋向钱政委等军领导再三致谢,正欲告辞,钱政委猛地拍了一下脑门,连呼:“糟了,糟了,我们犯错误了!”他对祝玉璋解释说,调动一个营的部队,要广州军区上报军委批准才行,军里没请示就派部队进省城,岂不犯了大错?

    祝玉璋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急忙返回长沙,在省军区的帮助下,联系到一架夜航军机,他拖上戈果,飞上漆黑的夜空。翌日上午,广州军区党委常委听取祝玉璋的汇报,没想到丁盛司令员特别痛快,他对祝玉璋说:“您被打成‘走资派’,受苦了!现在又为军工搬家奔波,我们一定要帮您一把,我们马上向中央发个电报,就说我们同意219师派人派车,支援军工学院搬迁,同时转告五十五军。”

    祝玉璋回到长沙的时候,那700名不知姓名的干部、战士正和哈军工人一起,汗流浃背,昼夜苦干在火车站和上大垅。

    到1970年11月12日止,哈军工内迁长沙共发出10列火车,550节车皮,运输物资2.5万吨,人员1447户。哈军工人在半年多的搬迁中吃大苦、耐大劳、顾大局、识大体,他们夜以继日地精心包装,精心运输,时时处处爱护国家的财产,表现出哈军工人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和责任感,在严峻的考验中,哈军工人不愧是陈赓老院长教育出来的钢铁硬汉。

    人去楼空,哈军工大院在初冬的寒风中显得凄凄惨惨,一片苍凉颓败景象,除了海军工程系大楼里还有些人烟生气外,其余的建筑物里一片死寂。

    入秋的时候,留守处几位教员的孩子在王字楼抓老鼠玩,小家伙突发奇想,要对老鼠采用火攻战术,结果一把火,把王字楼点燃。这是哈军工历史上的第二次火灾,体育教员徐明欣等年轻人首先冲进大火,在大家奋力抢救下,大火熄灭了,王字楼的一个侧翼烧毁了。望着王字楼的惨相,哈军工人叹息不已:“完了,这场火把咱们军工剩下的一点脉息彻底烧完喽!”

    哈军工的火灾报到北京,惊动了周总理,他指示沈阳军区,让黑龙江省军区负责保护好哈军工的校舍,于是省军区机关如潮水般涌进哈军工,实施“保护”。沈阳军区领导又批准哈市某空军航校进驻。1970年年底,根据总参、总后的指示,哈军工64万多平方米的校舍,近10万件营具全部移交黑龙江省军区。

    当时哈尔滨的老百姓都以惊奇的目光注视着文庙街上穿梭似的车辆,凡是有门路的单位都到哈军工大院里分一杯羹。

    占房!占房!占房!这大大小小的单位占房占红了眼;占地!占地!占地!数十个单位如诸侯割据,乱建围墙,占地为王,一个花园般的大学校变成乱哄哄的大杂院。

    原子工程系的21号大楼变成军区招待所,用不完的营具拉走,用不完的房子就出租赚钱,有钱不赚白不赚!每天住宿的客人吆三喝四,推杯换盏,醉话震耳,好不热闹,谁会想到这里曾是培养中国核武器人才的教育净土?雄伟的导弹实验楼成了喂猪养马的地方,在电子工程系41号楼里,某炮团养了一个月的马,自己嫌味道不佳,才在楼北侧建了一排马厩,在小红楼区也有马厩或猪舍,夏天蚊蝇乱飞,臭气熏天。

    综观中外教育史,学府遭难,斯文扫地,有比哈军工更甚者乎?

 

 

 

《哈军工传》连载:第八十章 (四)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图120 哈军工南迁后,教学大楼旁修建的军马厩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