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九章 (三)  

2011-11-20 15:15:20|  分类: 博主著作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博主著作连载


    原子工程系63级一个班,在毕业前夕一下子打了8个“反革命分子”。其实不过是“炮轰派”学员发发牢骚而已,为首的司生发可惨了,被押送到农村,司生发穿着破衣烂衫,来找尚法尊,老尚经过努力,把8个人的所谓反革命材料一把火烧了,重新为他们做了政审,由不能分配改为降级分配。

    “文革”中遭难的刘小林、南鸿昌、游兴懋,还有罗瑞卿的女儿罗峪书的分配,老尚多次跑省里找人疏通关系,修改结论,抽掉错误的材料,花费心血为他们创造条件,刘小林出狱后,一时精神恍惚,老尚把补给她的1800元分成两部分:为刘小林存下1500元,余下300元帮助刘小林还债和安排生活。许多落难弟子凑钱,想请老尚吃饭,老尚一概谢绝,刘庆甫一定要拉老尚吃餐饭,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尚法尊说: “我不能去吃饭,我要是吃了,我再就没办法工作了。”

    尚法尊有个记日记的习惯,“文革”时日记是个惹祸的根源,许多人烧掉日记,老尚却照记不误。当笔者看到他在1970年9月份写的日记时,深深为之感动。那本旧得发黄的日记本,穿过乱世春秋,历经人间冷暖,以朴素简洁的语言让人们看到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哈军工的普通干部那颗滚烫的爱心。

    尚法尊日记摘抄——四天安排了两名毕业生

    9月21日

    早4点起床,吃罢早饭,冒雨步行去火车站。乘231次去齐齐哈尔。我一摸衣袋发现仅带5斤粮票,这可怎么办?看样子要挨饿了。我坐在车厢里,一边读《史记》,一边思索着解决缺粮票的办法。

    9:00到安达,停车9分钟,我赶紧跳下车,用1元钱买了5个面包和一根颇有盛名的安达冰棍。 

    火车晚点,17:00才到白城市站。步行至专区招待所。招待所满员,不让住。无奈我又去火车站旅店介绍处,答复只能安排在大车店住。我身带两份学员档案,住大车店恐怕不安全。实不甘心,又步行去市招待所想碰碰运气,总算没白去,留我住下了。

    吃完晚饭,天已经大黑,浑身十分劳累,我摸黑找到海明7委87组边世君家,见到他和他母亲、爱人及女儿。我说明来意,征求完他的意见后返回招待所,时为20:00点。

    9月22日

    我醒来的时候才三点,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着家里的工作,想着外出的任务,一直到天明。

    6点起床,洗完脸开始每天必修的第一课“天天读”。

    早饭,一块面包,几杯白水而已。

    早饭后,又去边世君家,他陪我一起去白城市公安局。一位叫张洪增的同志接待了我。我向张洪增同志说明来意:我受哈军工革委会之托,为边世君同志安排工作,消除影响。张洪增领我去白城市革委会组织组,我又向纪国威科长和老夏同志介绍了边世君本人和家庭情况。

    当他们表示同意接收后,便将边的档案(含入党志愿书、鉴定、说明),以及边分到专区的报到证通知单、介绍信一起交给了他们。

    为了向亲属所在单位消除影响,我又去边世君二哥所在砖厂向单书记谈了边的情况,并交给他一份关于边的说明。单书记说:“边世君的二哥边世忠正受到怀疑,这下可解除了。”

    临近中午,我回到市招待所,为了节省粮票,午饭只是面包和稀饭了。稍事休息,即去白城市汽车开关电气厂,这是边世君爱人孙立的工作单位,我向革委会王某介绍了边的情况,以消除对其爱人孙立的影响。

到下午3:00,全部工作宣告完毕。边世君送我到住处,握手告别。

    9月23日

    半夜1:30起床,乘月色步行去火车站,共20分钟的路程。2:00乘186次车去四平。

    上午11:00到四平,换乘57次去长春,12:53到。乘6线汽车到吉林省革委会大专毕业生分配办公室。刘孝顺同志接待了我。

    他介绍我去第五招待所,但五招客满,我改住春城旅社。

    晚餐,清茶加面包,足矣。

    9月24日

    6:00起床。“天天读”。

    早饭,面包、白水菜汤、小菜。

    8:30我去吉林省分配办,刘孝顺同志已和电子工业局谭同志联系好。省无线电厂政工组韩玉桂(女)接待,她说工厂不需要这样专业的人,交涉一上午也没同意,我只好暂回旅社。

     已过中午,早过了开饭时间,胡乱吃了两个面包,喝了几杯白开水,就又去省分配办,巧遇一位好心的毕同志,她欲成全此事,当即给半导体厂林信同志打电话,林欣然同意接收,并说定10月1日报到。我马上将姚

兴家的档案交毕给林带去,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人逢喜事精神爽。我冒雨回到旅社,晚饭得改改口味,再不啃面包了,吃高粱米饭4两,粉条一盘,共018元。

    9月25日

    早3:00准时醒来,穿上衣服,步行到火车站,共半小时。乘193次返哈,下午5:00到。

    四天内安排了两个毕业生,十分得意。对毕业生要有深厚的感情、不怕吃苦和用老实的态度办事,这就是我取得成功的三条经验。

    9月26日

    “天天读”后,姚兴家来找我问情况。我告诉结果后他还有些犹豫,我说:你如果亲自和我走一趟,就不会犹豫了。去按时报到吧,老弟!

    从1968年到1972年,尚法尊像一头老黄牛,默默地为众多落难弟子脱离困境而辛勤工作。

    老尚也是非常有原则的人,当时有几个特殊学员依仗权势要提前离校,走后门当兵,且由大人物邱会作亲自出面,通过潘复生给学院下命令,有人几次找尚法尊,要他办手续,老尚和分配办里的工人师傅商量后,明确答复:“高干子弟走后门参军是不正之风,现在65级学员还没分配,我们不能出这个手续。”

    “这可是邱会作副总长的指示,你们有这个胆量顶?”

    “我们按原则办,如果院革委会认为必须办,档案在系里,你们自己办吧。”

    尚法尊的分配办硬是不开证明,当然,老尚是顶不住的,走后门的高干子弟照样“飞过海”当兵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