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七章 (七)  

2011-01-27 09:2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郭兴福式模范教员刘建统,是个政治热情高,认真执著的人。复课闹革命的时候,两派都来抢他,他一视同仁,后来两派坐到一个教室里听刘建统讲数学课。那时候,刘建统在学生中有很高的威信,所以也很安全。

    “清队”开始后,深挖“特务”,“65兵团”把刘建统抓起来,刑讯逼供,对现实问题,刘建统一概承认,对历史问题,就是打死,刘建统也决不乱供。

    “你同情‘炮轰派’!”

    “是。”

    “你是刘居英的黑标兵!”

    “是。”

    “你是特务!”

    “不是。”

    被整形成“喷气式”的刘建统背上压着一摞厚书,以惩罚他给“炮轰派”学员送数学书。然后,“65兵团”的打手们带着手套左右开弓,猛击刘建统的太阳穴。

    “你是不是特务?”

    “不是,组织早有结论!”

    “谁相信走资派做的结论!”

    再打,一直打到后半夜。刘建统头痛得欲爆欲裂,他从床板上滚到地上,连续几天吃不下饭,抱着头滚来滚去,而“65兵团”打人很老到,只有内伤,外边皮肤并没有痕迹。从此他落下终身的耳鸣、耳背的毛病。

    (采访刘建统的记录,2001年)

    留美电子学专家吴守一教授是个对哈军工科研教学有过重大贡献的人,他被抓到监狱的时候,已经瘦得一把骨头了,公安机关怕他死在监狱里,通知哈军工来领人,那时候他连走路都困难,哪里扛得动行李,就在地上慢慢拖着走,哈军工的“解差”好歹为吴守一找了个小医院就不管他了。那天晚上,吴守一躺在走廊冰冷的水泥地上,没有人来过问一声,半夜里,他的呻吟声逐渐低下来,咽气的时候,大小便失禁,两只眼睛还半睁着,只有寒风轻抚他僵硬的遗体。

    吴守一惨死后,不经家属同意,专案组就答应医院作解剖检查,之后草草火化,骨灰也随便撒掉了,远在北大荒插队的独子吴一民两年后才知道父亲的死讯,只能在北国荒原上痛哭一场。中国人的人权在“文革”中还不及一张厕所里的卫生纸。

    (采访吴一民记录,2001年。)

    在“文革”这架大绞肉机里,知识分子即便粉身碎骨,也无法抵偿自己的“原罪”。哈军工的知识分子要比老干部受的苦难更深。那个以打人为专业特长的65级女学员“疯婆子”黄某,常到55号楼牛棚里毒打杨仲枢教授老两口,打累了,喝斥道:“你们互相抽嘴巴!”她在一旁监视着,在两位老人“啪啪啪”互相搧耳光的声音里,她狞笑着,本来就丑陋的小脸扭曲成一个魔鬼形象。

    (采访杨昂岳、刘智记录,2005年)

    被人称为哈军工“五大左派”之一的某位老干部,在一号楼“牛棚”里以欺凌侮骂同囚室的著名留德化学专家曾石虞教授为快,其脏话不堪入耳;同囚室老工人为眼神不好的曾石虞老先生打饭,也被这位“左派”大骂,老工人可不怕他,回击道:“你骂老教授,你革命?你是革命派怎么也给关在这里呢?有种你出去呀?”噎得那“大左派”直翻白眼。在以整人为终身职业的某些政工干部看来,即使当了“走资派”也要比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血统高贵。

    (采访杨昂岳、南鸿昌记录,2002年)



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