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七章 (四)  

2011-01-24 08:2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种种酷刑都不能够让罗时钧承认自己是“特务”,专案组长恼怒地踱来踱去,他和部下又想起新点子。

    “给你洗洗脚!”专案组的几个64级学员把罗时钧按到椅子上,开始脱他的鞋。

    “不用洗了。”罗时钧声音嘶哑,他感到蹊跷和不安,又不是晚上睡觉,洗什么脚?他挣扎着不让学员脱鞋。

    学员们扯去他的破袜子,握住脚踝骨,把他的双脚死死按入一盆冒着热气的开水中。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罗时钧昏厥过去。

    古典小说《水浒传》中有两个解差把80万禁军教头林冲的双脚按进滚烫开水中的情节,“文革”中的哈军工活生生地重演了这段令人毛骨悚然的古代故事。

    我们的后代能够想象得出当年有一群年轻的大学生,竟用令人发指的残忍手段去摧残一个中国顶尖的科学家,仅仅是出于对革命理想的“忠诚”?对“阶级敌人”的仇恨?野蛮战胜了文明,兽性压倒了人性,良知屈从于阴谋,“革命者”转换为“害人虫”只是一刹那间的事,那就是中国的1968年。

    罗时钧奄奄一息,快要被专案组弄死了,他的老师闻讯,把他“借调”到北京。钱学森救了罗时钧一命。

    批斗纪士玶的时候,瘦小而寡言的马明德教授心惊胆战地坐在下面,望着他的助手和接班人被推来搡去,忍受凌辱,他的心在滴血,这是怎么啦?为什么一句话就可以获罪?

    “文革”初期就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的系副主任马明德,苦苦地熬着日子,大家都在受难,自己也跟着受吧,幸好大女婿吴德铭也在系里任教,这个哈军工五期学员德才兼备,1960年“拔青苗”出来后,业务上进步很快,马明德十分满意这个乘龙快婿。吴德铭时常回来,给马明德和蒋祖绮一些安慰,让两位老人对生活寄托着一点希望。

    1968年8月,北京来了密件,说哈军工存在一个“兵工潜伏特务集团”,责令沈阳军区和黑龙江省革委会负责侦破。这是“通天大案”,哈军工革委会诚惶诚恐,在“三大战役”之外,又开始一个大专案,代号“001”,由苏××亲自挂帅,组织庞大的专案组,挑选得力的专案组长。

    建国前的兵工大学是中国有名的培养兵工专才的地方,上海解放时,一大批不愿意去台湾的教授们在陈毅的关怀下,成立了华东军区科学研究室,这批专家又成为创建哈军工的三支主力军之一,现在挖“兵工特务集团”,自然要把哈军工列为重点。

    张述祖教授作为兵工大学的老前辈,是逃不掉的,可他已经不能说话了,专案组到医院,强令家属把张述祖抬回家去,拒绝报销一切医药费,拒绝提供一切医疗器械。11月中旬,他们把张述祖的夫人陈德华抓到专案组,宣布张述祖是国民党潜伏在大陆的特务。

    专案组派人到张述祖家里撬开地板和壁橱,挖地三尺,要搜寻电台,一无所获之后,硬把张述祖大儿子用破烂元器件装起的电子管收音机,当成是无线电发报机。

    马明德、谭自烈、赵伊君等一大批老教员和干部都被“001”专案组捉起来,关进“牛棚”。

    北京的钱学森获悉马明德的遭遇,和国防科委的领导商量,想尽力保护这位杰出的空气动力学家和风洞技术专家,正好29基地需要人,钱学森力主把马明德调出哈军工。

    29基地根据钱学森的意见,派出一位老红军,以前的军衔是大校,他拿着29基地的商调函,专程来到哈军工。

    那位大校找院革委会领导,提出因国防科研需要,要把老专家马明德调入四川。

    “不行!马明德有历史问题!”那位穿军装的革委会主要领导傲慢地摆摆手,一边摆弄着桌子上刚弄到手的几枚毛主席像章,一边说:“我们要对国家负责。”

    大校坚持说:“既然是历史档案中的问题,我们可以负责继续调查,决不会放过一个特务。”

    那位领导干脆不搭理大校了,还在欣赏他的毛主席像章。

    “实在一时调不成,”大校耐心地商量,“我们派干部来,参加马明德的专案组,你看行不行?”

    “不行!”

    大校失望地离开哈军工,临走前和闻讯赶来的吴德铭握手,他想说:“马教授凶多吉少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钱学森可以把火箭送上天,但没有能力阻挡住哈军工阶级斗争机器那转动着的齿轮,他尽到最大努力,没有办法从机器中拉出他的师弟来。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