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五章 (二)  

2010-10-08 08:1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五章 (二)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心力交瘁的司锡才深思了几天,把核心组的成员找到他在56号楼四楼的宿舍,对大家说:“我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宣布解散‘八八团’。”

    “什么!”核心组的年轻人像弹簧似地跳起来,脸红脖子粗地嚷道:“你怎么能这么想?”“我们不怕受压!我们拼到底了!”

    司锡才心平气和地摆摆手,继续说:“现在的形势对‘八八团’非常不利,在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一些同学情绪冲动,要干点过火的事,这就正中潘复生的下怀。当初我们成立‘八八团’是看不惯‘造反团’里的一些人乱揪乱斗,可后来,我们自己不是也乱了套吗?闹不下去就不闹!有的同学如果认为‘造反团’正确,那就参加‘造反团’,两大派斗来斗去,对谁都不好。”年轻学员们经过痛苦的思索,最后同意了司锡才的意见。

    司锡才到“造反团”总部,告诉对立面的头头们,从大局出发,“八八团”要自行宣布解散。“造反团”的头头们惊愕地看着从容不迫的司锡才。

    司锡才提出一个他十分担心的问题:“我们解散后,你们不能打击报复,即使我们错了,也允许改正错误,‘造反团’必须答应保证我们的人身安全。”造反派的头头们满口答应。

    那是一个气氛悲壮的会议,“八八团”的成员凡是能来的,都到了,但在空荡荡的体育馆里,仍显得人气不足,寒气逼人。曾经拼杀过的“八八团”战士,没有笑容,没有歌声,大家都在等待总团的头头们宣布那个不祥的消息。

    司锡才作了最后一次演讲:“我们当初成立‘八八团’,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关心国家大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将近半年来,我们尽力去紧跟中央,紧跟毛主席干革命,我们问心无愧。我们也做过一些错事,在运动实践中逐渐认识到并努力去克服,现在我们为了大局,自行宣布解散,受点委屈也是值得的。我们的观点,将在历史中接受检验,我们每一位同志,将继续走革命的道路,这一点,谁也阻挡不了。”在泪眼蒙胧中,司锡才向他的战友们深深鞠了一躬。

    “八八团”自动退出历史舞台,震动了全社会,哈尔滨市许许多多的人流下了泪水,远在新疆戈壁的林晓霖从收音机中听到这个消息,难过得哭了起来,周围的人莫名其妙地瞪着她。

    后来获悉,周恩来听说“八八团”宣布解散后惋惜地说:“为什么要解散呢?可以互相学习嘛!”

    此刻最开心的是潘复生,他的一块心病总算消除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夺权,然后再回头收拾“八八团”。

    1月16日,潘复生和汪家道亲自出马,支持省市23个单位的造反派组织联合总部,发布了《红色造反者联合接管省、市党政财文大权的公告》。

    夺权!夺权!省、市委机关一片混乱,各大专院校的造反派如狼似虎,夺权的“声明”、“公告”满天飞。

    1月31日,是哈尔滨市造反派的盛大节日,那天傍晚,哈军工大院里红旗如林,车水马龙。哈军工“造反团”总团的头头F某真是神通广大,居然能在一个下午策动300余辆大客车,把各个单位的造反派头头们一股脑儿拉进哈军工的大门。造反派头头们欢天喜地,沿着文庙街,向他们心中的圣地哈军工俱乐部前进。

    这天晚上的大会,哈军工造反派的头头们是理所当然的主角,此时“造反团”总团已是第三届了。舞台后,军工“造反团”的头头们正在紧急开会,一个新问题搅得大家头痛,原来不少单位对立的两派头头都来了,且都自称是造反派,吵吵嚷嚷,互不相让,弄得哈军工总团不辨“真假美猴王”,这个会没法开。

    最后有人想了一个好主意:只宣布单位的名字,不宣布哪派组织的名字。

    大家总算松了口气,可以宣布“黑龙江省红色造反者大联合大夺权誓师大会”召开了!

    时针指在午夜12点,在全市造反派头头们的欢呼声中,在哈军工的俱乐部,宣布成立“黑龙江省红色造反者革命委员会”。

    如同饮过一大杯烈性老白干,面色潮红的各路造反英雄们涌出哈军工俱乐部,连夜回本单位宣布夺权。

    送走了全市造反派战友,哈军工“造反团”总团宣布:以“军工红色造反者联合接管委员会”的名义夺下院和部、系两级党委的领导权。

    2月1日,《人民日报》以最快的速度,发表社论《东北的新曙光》,对黑龙江省的夺权表示祝贺。刚刚成立的黑龙江省红色造反者革命委员会,由哈师院的造反派头头范正美当主任,潘复生是顾问。但实权在潘复生手中。潘复生老谋深算,他躲在幕后操纵,让学生们先在前面闯,他想再看看风向。

    根据潘复生的要求,哈军工“造反团”派出一批学员,进省、市政府机关,协助机关造反派执掌大权,同时推选游××进省革委会任副主任,黄××进市革委会任副主任。

    初入官场的游××出于对老干部的敬重,几次在会上建议,应由政治经验丰富的潘复生任革委会主任,没想到引起潘复生的反感,他私下问赵去非:“军工这个小游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想把我推上去?”

    赵去非是个大老粗干部,嘻嘻一笑道:“好轰你呗!”

    游太年轻,不谙世事,哪里懂得潘书记的袖中玄机。刚刚成立的省革委会就暗伏着杀机,群众组织推举上来的代表,不过是潘复生手中的玩偶。

    后来中央批下的黑龙江省革委会班子,潘复生任主任,汪家道任副主任,造反派的代表范正美和宋振业为常委,那时,哈军工的游××已莫名其妙地被潘复生“提拔”进了大牢。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