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七十五章 (四)  

2010-10-11 08:2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开始“山上派”是少数派,但“山上派”中自有谋士筹划,他们喊出“革命不分先后”,“欢迎闭门思过的‘八八团’同学闹革命”的口号,深得人心,于是那些充满失落感的学员纷纷上山入伙,空军工程系的“韶山兵团”开始才百十来人,“八八团”群众上山后,一下变成800余人的大山头。“山下派”实在是粗心大意,没看到这步棋。

    5月下旬,哈军工的“山上”、“山下”两派斗争发展成全市的两派斗争,“山上派”打出“捍卫”革命委员会的旗号,在潘复生的支持下,成立“军工造反团捍卫革命三结合联合指挥部”,进而联合全市各单位掌权的一派,简称“捍联总”。“山下派”因为持续“炮轰赵去非”,联合全市各单位的在野党或者因种种原因不被省、市革委会看好的组织,干脆统称“炮轰派”。那位其貌不扬,举止有点猥琐的赵去非也够冤枉的,成了潘复生的替罪羊,哈尔滨大街小巷都是“炮轰赵去非”,“油炸赵去非”的大标语,那个“非”字被炮轰派加工成美术字,是一个乌龟的图案。

    “捍”、“炮”两派的斗争是“文革”以来群众组织间大争斗大混战的继续,由于潘复生的挑拨、利用,大大加重了两派斗争的激烈程度,不仅在哈军工,就全市来说,绝大多数干部和群众都卷进这两派的斗争中。

    进入6月,哈军工的“炮轰派”气焰万丈,不仅游行示威不断,而且直捣“107”,弄得省革委会狼狈不堪,咄咄逼人的“炮轰派”不讲斗争策略,一味猛冲猛打,一步一步落入潘复生早已设好的圈套之中。

    6月5日,哈军工“炮轰派”拉起队伍到“107”门前静坐,要求潘复生接见,岂知如今的潘主任已不是1966年8月在北方大厦门前拍造反派马屁的那个潘书记了,他会理睬你们这些毛毛愣愣的学生娃子?

    “107”前人山人海,老百姓都来看热闹,哈军工的“炮轰派”席地而坐,不吵不闹,秩序井然,一派义无反顾的悲壮气氛,非要和潘大人掰掰手腕子。

 

 

《哈军工传》连载: 第七十五章 (四)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哈军工“炮轰派”在“107”门前静坐。

 

    一把利剑悬在哈军工的头上,危机一触即发。“造反团”的总头领边某偏偏去了北京,二把手冯某又举棋不定,“炮轰派”中缺乏审时度势、驾驭全局之人。院革委会里的老干部本来都是平庸之辈,不会化解矛盾,只会看潘复生的眼色行事。“捍联总”的头目们则虎视眈眈,伺机把“炮轰派”击败,独掌朝纲。

    静坐已进入第四天,潘复生开始调兵遣将。6月8日晚9点,潘复生和汪家道召开紧急会议,省革委会的主要成员和哈军工革委会领导人全在座。

“不能再等待了!”潘复生疾言厉色,山东腔愈发浓重:“‘炮轰派’闹得省革委会无法办公,破坏全省革命三结合,破坏稳定的形势,自己走向反面。我请示了中央,现在研究一下,今天晚上就行动,端掉“炮轰派”的老窝,就是那个一号楼!”

    潘、汪布置的“围魏救赵”之策是:调动六千名“捍联总”工人和学生,由穆栋材带第一路两千人打先锋,哈工大“捍联总”头头陈××带第二路两千人随后杀进,第三路由哈军工革委会副主任郑锡伍带新风加工厂的两千工人接应。

    郑锡伍有点胆怯,他问:“不少‘炮轰派’的学生都住在一号楼里,要是学生硬不出来怎么办?发生了武斗怎么办?”

    汪家道本来就有一种临战前的快感,一听郑锡伍的话,有点光火,一拍桌子说:“学生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打仗,不出来就跟他辩论,让他们出来。亏你郑锡伍还是个刚转业的军人!”

    脸膛黝黑的郑锡伍被汪家道一阵训斥,脸红脖子粗的不再吭声。

    午夜时分,兴奋了一天的“炮轰派”学员们大多入睡,院办公大楼里除了值班人员外,大小头头们也哈欠连天地回到各自办公室睡去,哈军工大院的夏夜暂时安静下来。

   突然,数不清的大卡车满载着工人冲进了大院,来势凶猛让警卫战士目瞪口呆。工人们直取院办公大楼。毫无思想准备的“炮轰派”们仓促应战,广播喇叭里发出的呼救声,惊恐凄厉,划破夜空,惊醒了全院人员。哈军工的学生们毕竟是当过兵的,边穿衣服边往楼下冲,四面八方的人流以最快的速度汇集到院办公大楼,把穆栋材带来的两千人团团围住,先是辩论,继而动手,“捍联总”没沾到什么便宜,又因为是半夜偷袭,似乎不那么光明正大,大多数工人逐渐脱离人群,躲进树丛中,抽烟聊天看热闹,谁也没有兴趣参加武斗,图个什么呢?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穆栋材喊破了嗓子也压不住阵角,还挨了“炮轰派”学员几记老拳,他慌不择路,跑掉了鞋子,好歹堵着一台车,光着脚去省军区见潘、汪。第二路人马也被“炮轰派”挡住,不得不后撤。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