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赵于平:我的一点感想  

2010-09-25 15:2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一点感想

              ——写在“朱德与山西抗战学术研讨会”会后

                         赵于平

 

李捷会长并呈冷溶主任:

 

    在太原迎泽宾馆举办的研讨会已经结束了,但我的思绪并没有停止。

    会议所选用的论文,结成一集,其中的确涌现出一些好文章,文题相符,观点鲜明,论据充分,富有新意。最具代表性的当首推滕叙兖的《民族大义面前的朱德》,文章求真求实,完全脱离了党史军史研究中的八股气。潘泽庆的《中共关于八路军战略方针的制定与完善》一文,用比较翔实的资料揭示了党中央高层特别是毛泽东抗战战略构想的形成与转变过程,衬托出朱老总在这一过程中的杰出贡献和主导作用,也不失为一篇好文章。更可喜的是,一批年轻的学者成长起来,其论文的质量也不可小觑,例如张慧、王晓丹等。

    但是,也有些许的遗憾,特别是发言的安排,了无新意者较多。其中最为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是论述“朱德与山西抗战”,发言的某篇论文却不提或少提身为八路军总指挥、中央军委副书记的我们研讨会的主人公朱德,文不对题,文中仍然是套话、空话、假话连篇,开口闭口“按照中央和毛主席的部署”,“毛泽东的指示”,“并指示朱德、彭德怀等八路军领导人”。这些用语,一不符合当时的历史事实,二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更不有利于党史军史研究,带有浓厚的“文革”色彩,实际上是些错话。

    根据历史文献记载,关于八路军山西抗战的战略部署,展开和作战地域,出动兵力,作战原则等重大战略问题,我党高层是有争议的。而实践证明朱老总等人的主张,明显高于其他中央领导,包括毛泽东在内。毛泽东当时是谦虚的,从善如流的,他及时更改了自己原先的主张,服从和支持了最佳选择,最终求得了战略思想的统一,这有当时的文电和会议记录为证。他当时给朱、彭等人的电报,凡属重大决定,并不是以个人名义,也不是什么“指示”,而是“指导”和“协商”性质,行文中多处使用“拟”和“似”等相商语气词。1938年3月8日,毛泽东专门致电朱、彭等将领说;“军委指导只提出大的方针,由朱、彭根据此方针及当前情况作具体部署。军委有时提出具体作战意见,但只是建议性质,是否切合情况,须由朱、彭按当前敌情加以确定,军委不加干涉”。就是军委提出的“大的方针”,也是充分考虑了朱、彭等军事将领的意见的,更何况朱德还是军委两位副书记之一,是前方分会书记,还是有职有权的八路军总指挥——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例如,关于出动兵力以及展开和作战地域等重大战略决策,就是毛泽东最终放弃了他原先的主张而同意了朱、彭等的意见的。关于作战原则,毛泽东原先不同意“也不放弃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的提法,朱、彭独立作主打赢了“平型关战斗”之后,八路军声威大振,毛泽东迅速改变了自己的主张,在“独立自主的游击战”后面,加上了“也不放弃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所以,那篇文章中的那些提法,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是站不住脚的,当时是没有“毛主席的战略部署”这种情况的,是大家商量着办的,当然也就不可能有这句话。当时没有任何个人的“战略部署”,而是有一个发挥集体智慧,实行民主决策的开明的党中央,一个优秀的领导集体,这个领导班子善于选取和集中最优的抉择。如果一定说到个人的作用,那么,在八路军山西抗战的决策过程中,在军事上,是朱老总起到关键作用的。

    作为修史者,忠于史实至关重要,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应当根据史实,宣扬集体智慧和民主决策,而不应鼓吹虚假的个人神话。经过“文革”教训,我们深知“个人迷信”的宣传必然会导致党内外民主的破坏,必会发生“文革”那样的惨剧,我不明白为何至今还有人不愿接受这一惨痛教训。

    将“个人迷信”引入党史军史研究与宣传,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反动,是对历史的最大歪曲,是作为修史者的大忌。

    我建议,类似那种“党八股”式的论文应当不予采用。

    肖克老将军说过:“誉人不溢其美,毁人不增其恶”,这应当是军史党史研究者们的不二守则,我想提出来与“朱德研究分会”的同仁们共勉!

                                                                                                   2010/09/01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