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二章 (五)  

2010-07-05 08:5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6年8月,在红卫兵运动的鼎盛期间,有一件让张衍开心的事。

    那天张衍和其他“黑帮”们在造反派的监督下扫马路,突然迎面走过来一位仪表堂堂的解放军空军干部,他在张衍面前一个立正,举手敬礼,高声道:“张主任,你好呀!”

    张衍吃了一惊。自己已经被踩进十八层地狱,哪里会有人给自己敬礼呢?他仔细看看,挺面熟,一时又想不起来。

    那空军干部亲热地握住张衍的双手说:“我是一期的戴轶群呀,你不记得我了?”

    张衍想起来了:“唔,是你呀!在哪里工作呢?”

    “在空军工程学院。我爱人在这里当医生,她看到了你,所以我今天特地来看看你!”

    监督劳改的造反派们傻愣愣地站在那儿,不敢吭声。红卫兵再凶也不敢碰解放军。其他“黑帮”们也惊诧地站着观望。

    戴轶群和张衍谈了20多分钟,又问清张衍栖身的那个马棚的位置,说:“我改日还来看你!”这才又端端正正敬礼,精神抖擞地离开了。

    造反派过来问:“那个解放军干部是谁?”张衍淡然一笑,自豪地说:“我的学生。”

    和张衍一起遭难的老干部、老教授们小声议论:“真难得,哈军工的学生还特地来看看老领导!”

    短短的20多分钟,张衍又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感受到了哈军工人的深情,在造反派面前着实扬眉吐气了一回。

    后来戴轶群常到马棚去看望张衍一家,缺油了,送油;缺糖了,送糖;有时太晚了,戴轶群就干脆住下,和张衍睡在一张铺上。

    患难之时见真情,哈军工人硬是不怕“文革”的倒行逆施。

    在张衍被打倒之后,聂帅还让人传话给西军电的掌权者:“张衍同志政治上是可以信赖的,应该让他工作!”

    聂帅的话传给张衍,他和程倩在马棚里低头垂泪,心中感到无比的安慰。

    “一个干部在最困难的时候,领导能给他说句公道话,这是多么可贵啊!”30多年后,80多岁的张衍想到“文革”时聂帅的关怀,仍心情激动,感铭不忘。

   

    1964年春,唐铎携全家离开了哈军工,脱下军装的空军老英雄任辽宁大学副校长。

    “文革”伊始,他就遭了殃。迫害狂康生无中生有地对辽大红卫兵说:“唐铎是苏修特务,你们还留着他干什么?”

    唐铎下了大牢,巨大的精神痛苦,使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为了活下来,他在如斗的囚室中每天坚持甩手运动,居然有效,他终于战胜死神,熬过了八年铁窗之灾。唐铎的夫人唐娃柳以柔弱的双肩支撑着支离破碎的家,造反派想把她逐出中国,赶回苏联,唐娃柳说:“死也要死在中国,永远不和唐铎分开。”唐铎夫妇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成为令人荡气回肠的生死恋歌。

   

    刘有光本来不应该受难,因为他不在教育界工作。可他做梦也没想到“文革”中红卫兵神通广大,挖出个惊天动地的“六十一人叛徒集团”大案。在江青、康生的淫威下,他跟当年同狱的薄一波、安子文等老战友们一样,身陷无底深渊,被打成叛徒,经受着灵与肉的煎熬。全家被扫地出门后,孩子们衣食无着,幸亏海军副司令员周希汉收留了刘有光的孩子。哈军工的老同志们没有忘记刘有光,他的不少老部下不怕风险,到他破烂的“牛棚”里探视和安慰他,刘有光为此不胜感念。

 

    唐凯所在的工程兵司令部是“文革”中的重灾区,1968年初,林彪的亲信下死令,让唐凯从工程兵设计院里抓出47个反革命,受到唐凯的抵制。唐凯说:“这些同志都是审查过三代的优秀同志,别说47个,我看一个也不是反革命。”

    大权在握的那个人指着唐凯吼道:“没有反革命?我看你就是!”

    于是,13岁就参加工农红军的唐凯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关起来,然后再找罪状,非要置唐凯于死地。

    林彪的“一号命令”发布后,唐凯被押往河南信阳八里店劳动,由一个排的战士荷枪看管。夫人邹光被发配到江西大山中,大点的孩子们都去插队,两个最小的儿子跟在唐凯身边,12岁的老六放一群羊,10岁的老幺放四头牛。直到1973年,在叶剑英和李德生的营救下,唐凯才从河南回京治病,总算捡回来一条命。

 

    徐介藩和张梅夫妇因为在苏联工作多年,“文革”一来,在劫难逃,都被打成“苏修特务”。徐介藩被关押,受尽折磨。张梅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由造反派看管“交代检查”,她不知徐介藩的生死,又不知大女儿林晓霖的去向。然而,她坚强地挣扎着,苦难没有压倒这位陕北老红军。后来,张梅想方设法营救丈夫,终于使徐介藩摆脱了死神,他被放出来的时候,血压高达250,脸浮肿得变了相,话也说不清楚。“文革”把一身正气、刚正不阿的徐介藩给彻底毁了。

 

    耿直的徐立行、忠厚的薛克忠,他们都逃不过挨批挨斗蹲“牛棚”的“文革程序”。徐立行的孩子们也随着知青洪流,到北大荒插队了。

 

    哈军工老将军中最悲惨的一位是贺振新。1966年,在老上级王震和王恩茂的召唤下,他和夫人肖平来到新疆,出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政委。不久,“文革”呼啸而来,带着大批人马的丁盛出任兵团司令,一场劫难席卷兵团,贺振新被丁盛打成“反党集团”成员,造反派把病中的贺振新押到批斗会上,折磨了3个小时,致使贺振新心肌梗死,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这位出生入死,对革命忠贞不贰的老红军,没有能够实现亲手建设新疆的壮志,扔下肖平和六个年幼的孩子,牺牲在天山之下,是年贺振新刚刚50岁。

    十年浩劫中的哈军工老将军们,以他们殷殷热血、铮铮铁骨,为中华民族的英雄谱书写了浓重的一笔。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