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哈军工传》连载: 第七十三章 (四)  

2010-07-22 08:05: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院一片哗然,人们小声议论着,“林副主席这个讲话,不等于在政治上判了自己女儿的死刑吗?”“林晓霖完了,被她亲爹毁了……”“林晓霖哪儿去了呢?好几天没看到她啊。”

    “造反团”幸灾乐祸。“八八团”垂头丧气。总团紧急开会,声明林晓霖不是总团核心组成员,要求她退出“八八团”。潘复生指示把林彪的讲话稿铅印,发向全省和全国。

    迄今为止,在关于林彪的众多传记作品中,竟没有一本书谈及林彪为迫害亲生女儿竟赤膊上阵,向哈军工发出这个凶恶狠毒的“灭天伦指示”。笔者补上这一疏漏,相信会有助于人们从更深的层次上认识林彪夫妇的人品。

    再说住在马兰医院里的林晓霖,完全与世隔绝,对父亲大人给哈军工的讲话浑然不知,她正盼望着早点出院,重返哈军工,4天绝食使她的肝炎加重,医生警告她必须接受治疗。既然不再选择死亡,为了今后的工作,她想好好配合医生治疗。出院的时候已是10月初,大漠的深秋使她感到难以忍受的冷寂和孤独。那天邓易非带着政治部和保卫部的干部们找林晓霖谈话。

    “黎明同志,你要求返回军工参加毕业分配的事,我们又研究过了,恐怕你回不去了,你先看看这个。”邓易非递给林晓霖一张打印的林彪的讲话。

    林晓霖只觉得天旋地转,一颗心被击得粉碎,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

邓易非小声说:“这是北京电话里传达的,我们一句一句记下来再重新打印好的。这里还有一份传单。”

    林晓霖接过来一看,是哈军工“八八团”的一份声明,上面说林晓霖从来就不是“八八团”总团核心组成员,现在已经不是“八八团”的红卫兵了……

    政治部主任说:“你看,‘八八团’也把你开除了。”

    满腔悲愤的林晓霖已听不清楚其他领导讲些什么了,她拿起笔来给林彪写信。

    “我从小你就没管过我,你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我现在好不容易快大学毕业了,你派人把我绑架到基地,你现在政治上红得发紫,为了你的政治需要,你不惜牺牲你的女儿;为了爬上权力的顶峰,你把自己的女儿当成牺牲品。既然你不要你的女儿,我也不承认你这个狠心的父亲,我宣布和你完全断绝父女关系,我黎明再也不是你的女儿了……”

    信写得很长,林晓霖痛快淋漓地谴责了林彪和叶群。

    她把信封好,交给基地领导,要求他们寄给高处长,再由他转交给毛家湾。

    基地早已奉命对林晓霖实施严格的邮检,她的这封与林彪断绝关系的长信怎么可能发出去呢?

    一个孤苦伶仃、体弱多病的姑娘就这样被她的生身父亲,中国的第二号人物禁闭在大漠深处。

    出院后的林晓霖被分配到基地政治部宣传处当一名普通的干事。

    1966年11月,在中国进行导弹核武器试验期间,中央电告基地,聂荣臻元帅准备到基地视察。同时,上边来了指示:不准林晓霖见到聂帅。基地领导奉命立即把林晓霖转移,保卫处副处长许瑞忱带着一个身强力壮的保卫干部押着林晓霖来到乌鲁木齐市的一个军人招待所。说来也真巧,原以为在新疆地区不会有人认识林晓霖,可偏偏在吃午饭的时候,走过来一位老军人。

    “这不是晓霖吗?你怎么在这儿?”

    林晓霖一惊,抬头一看,惊喜地叫道:“哎呀,是贺叔叔!”

    老军人原来是哈军工老二系的政委贺振新将军,军工分建后,他任南京炮兵工程学院副院长。1963年2月,他离开炮工,任炮兵科学技术研究院政委。1966年初,老首长王震邀他到新疆,出任新疆建设兵团副政委。在哈军工的时候,贺振新和徐介藩两家是邻居,林晓霖在哈三中上高一的时候,常找贺振新的女儿玩。

    他乡遇故知,林晓霖凄楚的心里升起一丝慰藉,她简单地向贺振新谈了自己的处境,两个保卫干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贺振新一看就明白了,他安慰林晓霖几句就要抽身走开,林晓霖说:“贺叔叔,你能给我一本《毛主席著作选读》吗?”

    贺振新说:“明天早晨我给你送过来。”

    第二天早晨,贺振新带着一本《毛主席著作选读》和一包食物,到招待所找林晓霖,可是人去屋空,问谁谁也不知道。

    原来,保卫干部发觉林晓霖认识那位老军人后,觉得乌鲁木齐也不保险,当晚弄来一辆解放牌军用卡车,连推带拉地把林晓霖弄进驾驶室,离开了乌鲁木齐市。卡车在一个山沟的旧兵站下停住,两位“解差”把林晓霖推进一个空房子里。寒风呼啸,卷起弥天的雪幔,从四处漏风的门窗里灌进来,林晓霖哪能入睡,她思前想后,泪如泉涌。外面那令人恐惧的风声好像有一群从地狱里钻出来的饿狼,怪叫着扑向她这个“雪山囚徒”。林晓霖披着又脏又破的军被坐在床上,一股反抗的怒火再次从心底燃起。

逃!再逃!逃得远远的。她咬着牙打定了主意。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