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石振东老师的回忆录 (五)  

2010-03-03 09:2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艇驶出旅顺。海面开阔多了,艇长是1.7米左右的中等个尚且不时地踮起双脚瞭望前方。实践证明,院长对我的指责和批评是完全正确的,我深深感到自己知识的浅薄。快艇驶入靶区,到达“靶舰”与“已艇”规定的距离处,按照打靶实验大纲的要求,须进行两个课目的鱼雷射击演习;一是靶舰与已舰在同一航速、航向下打靶,即进行“平行四边行的鱼雷射击演习”。另一是靶舰作“规避机动”时的打靶射击演习。打靶开始了,靶舰分别以不同航速、航向航行:第一个航速航次,命中了;第二个航速航次,命中了;…;几乎是百发百中。我们正在高兴。突然,在测定并显示靶舰航速的、处于“百位”位置上的数码管出现了数字,时隐时现。院长用手猛地一拍大腿、身体几乎蹦了起来,大声地喊道:“靶舰简直成了火箭了!石大个你看见了没有?”我小声地回答“看见了”,这显然是个错误的显示结果。接着进行第二个课目的演习,靶舰作规避航行时,射击效果不佳。演习完毕后返回基地,待到上岸时,院长才从他那个“宝座”上下来。历时两个多小时航行颠簸中:艇长吐了两次,众人也吐了多次,海军系主任黄景文同志也吐了多次,院长却一口未吐,天才啊!令人佩服。这一次我也“长进”了,按照院长传授给我的防吐秘诀,作了跑、跳的演习仅吐了三次,何时要吐?吐在何处?也能控制住自己了,秘诀确实还是挺有作用的。

 

    回到实验室,大家都知道了靶舰航速测定时出现的显示错误,默不作声,有些灰心。院长对我们说:“实验允许成功,也允许失败,吃一堑长一智嘛!一定要查找出发生故障的原因,准备再次出海实验。”于是我们将指挥仪的各分机搬回实验室作全面地彻底地检查:插插件、测波形,查短路,查虚焊,查底板线,对输入,输出装置全量程作全面的检测,…连续不断地查找,折腾了三天三夜,终于查找出了发生故障的罪魁祸首——乃系一波断开关工作时“时好时坏”所致,故障排除了。

 

    第二次、第三次、…、在多次的出海打靶实验期间,院长仍不坐为他准备好的椅子,也不坐他的“宝座”啦,而是:有时站在艇长旁边观看显示出战斗诸元的数据;有时下舱室视察。每次打靶后的战绩仍然是:平形四边形的射击是“百打百中”,规避时打不准。

 

    最后一次正式出海实验.是选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登舰的人少多了,只邀请了一位贵宾——大连海军学院朱军院长。快艇驶入靶区,靶舰与已舰都进行灯火管制,眼下是一片黑色的海水,伸手几乎不见五指,根本分辨不出东南西北。仰望天空,繁星闪烁,凉风吹来,全身清爽,甚是惬意。打靶期间休息时,听到院长高声地说:“别让石大个受罪了,让他到甲板上来。”我连忙跑到甲板上站定向两位首长敬礼。院长说:“石大个同志,给我们唱个歌吧?”我故意唯唯喏喏地说:“俺不会唱歌。”院长也有意地放大了音量说:“怎么不会,吵架时(指关于控制台高低评说、我与院长顶嘴时)的声音满大嘛,别谦虚,唱一个吧!”在这种情势下,唱了一个我认为“拿手”的王洛宾的“在那遥远地方”,院长很会鼓动情绪,又大声地喊道“唱得好不好呀?”众战士齐声应道“好!”“再来一个要不要啊?”众答“要!”.在骑虎难下情况下,又唱了一个我认为“拿手”的意大利民歌“桑塔露琪亚”。在普天盖地“要突出政治”的一片声浪中的1964年,我真大胆,竟敢在两位身经百战的将军面前唱了两首情意绵绵的抒情歌曲,我顿时有些后悔,害怕了,可是,竟然得到两位将军的掌声。接着,两位将军命令我吃水果,我双手捧着水果奉献于两位首长面前,陪着首长一块吃(众人皆无)。吃的是:西瓜、苹果和葡萄,喝的是汽水(正洋河品牌的汽水绝非茅台)。这次打靶的战绩仍然是:平形四边形的打靶是“百打百中,”靶舰作规避时仍打不准。返回基地后,院长看到我们太辛苦了,决定明日休整一天并让我们头脑里带着“敌舰规避时打不准”的问题,深入地思考思考。

    次日,院长进入实验室后,让我们以“靶舰规避时为何打不准”为主题,分组展开讨论.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后终竟形成了一种倾向性的见解是:“平行四边形”鱼雷发射时,战斗诸元的输入数据是按“相互独立”原理处理的;而靶舰作规避运动时的数据可能呈“相关关系”,相关密切到何等程度?谁也拿不出一个“量化”的具体的指标来。院长已经看出“规避时打不准”这一技术难题的困难 ,不是一时半会所能解决的,于是停止了讨论。院长果断地说:“黄主任,…”黄景文主任马上起立庄重地回答了一声“有!”离开座位并向前跨了一步,行注目礼.院长继续说:“我看,咱们见“好”就收场吧,你告诉基地的参谋长,就说我们的实验已完毕,准备回哈尔滨了。”黄主任立刻回答“是!”戴上军帽,对院长行军礼、礼毕、向后转、齐步走,走出了实验室.一举手、一投足,好一副标准军人仪态!这时的我,从座位上弯着腰也跟着往外跑,院长问“干什么去?”我回答“有事”,也未敬礼就一溜烟地跑向室外。看来,院长对我这个从地方院校分配到正规军事院校“哈军工”任教的游击战士,也只好睁一眼闭一眼了。待跑出室外,我看到黄主任正摘下军帽擦拭额头上汗珠。我对黄主任说“我去吧”,司令部近在咫尺,我跑进司令部值班室,将有关事项告诉值班参谋后,沿原路跑回,与黄主任一快进入实验室。坐定后,院长继续对大家讲:“…,我们这次出海演习,实践证明:用国产晶体管是能够制造出工作可靠的机器的;用国产晶体管制造出的计算机,是可以安装在振动、冲击条件下活动载体上的,其工作是可靠的。这些是成功的地方,也存在着不足之处,也可以说是失败的地方,就是“规避时打不准”的问题,这是个技术上的难题,要充分认识解决这一技术难题的困难性、艰巨性。“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勇于攀等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同志们,说天才那是假的,实干才是真的.同志们返院后继续努力地工作吧!”院长的讲话,语言精炼,肯定了成绩,明确了缺点,指出了奋斗方向,是对我们这次出海实验全貌的精辟性地概括。

    返回哈尔滨,我们回到“哈军工”海军系大楼内的实验室,院长谆谆告戒我们的那些铿锵有力、催人奋进、激人图强的语言,时时刻刻萦绕着我们的心头,我们抱定以“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和勇气,搬掉“规避时打不准”这块绊脚石,尽快早日再次出海实验。

    可是,谁也料想不到的“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田,学生不上学,教师不教书”的更大的政治风暴来临了.阶级斗争的气氛越斗越浓,已不能安静地工作了,太不幸了!

 

注:

【1】海军属技术兵种,培养一名技术军官(艇长)需要较长的时间.为使“服役期”长些,军衔、职称压的很低,快艇艇长是个少尉、中队长是个中尉,因此我这个上尉(助教)在艇上便算是个“首长”了。

【2】 1934年,刘院长时值18岁,在北京大学化学系读书,边读书边搞学生运动,闹革命。

【3】北海舰队在夏季,于每星期抽出一日全天在海中演练。早九时封港,全体战士下海游泳,不准靠岸、不准手扶舢板,饮食补充可由长长的胶管将牛奶吸入肚中或食饼干,至下午5点结束,历时八个小时。

【4】返院后学院规定:每星期三上午﹙3—4节﹚为海军系全体人员法定的游泳时间,不准请假,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学会游泳。

                                                   2008年8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