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七十章 (三)  

2010-03-29 07:3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防科委任命刘居英为哈尔滨工程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张文峰、曹鹤荪任副院长,卓明、贺达任党委副书记,沙克任政治部主任,组成了学院的领导班子,并等待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正式任命。

    3月29日,聂荣臻签发命令,任命戈果等52名干部,其中戈果为教育长,赵本源为副教育长,杨寿增、王坚为政治部副主任。冉萍为教务部部长,王序卿为教务部副部长,雷立德为院务部部长等。

    哈军工退出军队序列之后,组织机构略有调整,将原来的院属基础课教研室组成基础课部,孙本旺教授当主任,张凤岗、朱起鹤、龚家鹿为副主任;将海军工程系的导弹指挥仪专业和电子工程系的军用电子计算机专业合并为电子计算机系,由慈云桂教授当主任。又将分散在各个系的越南留学生集中起来管理,成立留学生系,李敏任主任。

    哈军工转业后,刘居英身兼双职,为把稳风雨中的航船之舵,他早出晚归,事必躬亲,苦苦支撑困难的局面。面对坎坷和挑战,他硬着头皮顶下去。4月上旬,他到北京向国防科委汇报工作去了。

    谢有法虽然已不再理事,准备搬家,不日将赴京上任,但仍时常到办公室看看,帮帮忙。为解决高级干部的安置问题,他亲自到省里找欧阳书记,争取省里的帮助。那天,他在办公室看到国防科委的一份文件,阅毕,指示秘书待刘院长返院时立即送上。

    刘居英回来后,看到了这个文件,题目是“聂副主席对教学改革问题的指示”,原来这是在军工改制前,聂帅看到过哈军工送来的一份《教学简报》作的口头指示。现在哈军工已改制,聂帅的指示更显得亲切和重要。

    聂荣臻说:“军事工程学院的教改设想方案,可以进行试验。不论阶段如何划分,但总的一定要保证有三年时间学习基础课,一年时间学习专业课。既要保证他们充分学好理论课,又要使他们得到必要的实践锻炼。具体改革措施,一定要遵照中央指示的:‘要慎重,绝不能因此降低学校的教学质量。’宁肯把事情看得困难些,步子放慢些。不管哪一项改革措施,只要是没有做过的,没有比较成熟的经验,都必须先试点,等到有了成功的经验以后,再逐步推广。”

    (《重要指示记录》,哈军工史料,1966年4月18日。)

    刘居英细细阅读聂帅的指示,顿感身上一阵轻松,多日来心情的郁闷烦躁似乎缓解了不少。聂总了解我们哈军工,说出我们想说又不太敢说的话。这第五次教改看来有点玄,聂总要求我们先试点,这就好办了。

    刘居英拿起红铅笔,在聂总“宁肯把事情看得困难些,步子放慢些”这句话的下面,重重画了一道线,这时他才发现,谢有法已用铅笔在每个字的下面轻轻画了一串重点小圈儿。刘居英心里一热:“老谢要走了,还关心院里的工作呢。”

    1966年的春天,哈尔滨阴冷多风,时不时还下点小雨。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天上又飘下淅淅沥沥的冷雨,许良毓正在厨房收拾着,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她开门一看,一男一女,穿着雨衣,大约都在50岁开外,那男的中等身材,浓眉大眼。他欠欠身,客气地问道:“请问,这里是刘居英院长的家吗?”这陌生人一口浓重的山东话,让许良毓听着别扭。

    “请进!”许良毓忙让客人进屋,回头喊“老刘,有客人!”

    刘居英从书房里走出来,那山东客人脱下雨衣,上前几步,大声说: “老首长呀,您还认得我吗?”

    刘居英感到这人很面熟,那口山东腔这么纯,莫非是他?不可能……

没等刘居英反应过来,那人自我介绍说:“我是潘复生呀!老首长不认识我啦?”

    “哎呀,老潘啊!”刘居英刚才没敢认人,是因为他前几天从省里听说中央派潘复生来黑龙江省接替欧阳钦,任省委第一书记。省委书记大人怎么能登门看我呢?

    宾主落座,潘复生颔首微笑,还是一口一句“老首长”。他们回忆起当年一起到湖西地区处理“肃托扩大化”事件,那时多年轻啊!潘复生是个科长,跟在山东省委社会部部长刘居英的后面,所以潘复生尊敬地叫刘居英“老首长”。刘居英连连摆手:“潘书记,你可不能那么叫我,折我的寿!”

    “我1959年被弄成个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潘复生吸一口香烟,回忆道,“在北京中山公园碰到您,您还安慰我半天呢!”看来人在落难的时候,会非常珍视别人对自己的同情。

    刘居英似乎有点印象,那时候,潘复生可倒大霉了,被毛泽东点了名,职务一撸到底。在中山公园看到他,一副落魄失意的样子。

    “你在供销总社干得不错嘛!”刘居英赶快改换话题,“这一次又受中央的信任,来接欧阳书记的班。”

    潘复生舒了口气,流露出苦尽甜来、今非昔比的欢悦,他说:“我对黑龙江的情况不了解,以后还请刘院长多帮忙呀!”

    那边许良毓陪着潘夫人,潘夫人不住地咳嗽,人也倦怠无神,强打着精神说话。

    “她感冒了”,潘复生指指夫人,“我说今天要来看看刘院长,你一定得来。”

    潘复生以省委第一书记之尊,还没有安顿好住处,就拖着病老婆来看老战友,这种情谊让刘居英很是感动。

    潘复生两口子走后,刘居英在屋里踱来踱去,乐滋滋地想,有潘复生在省里当第一把手,以后军工办什么事情或许会方便点。

    1966年的春天,中国政局更加云谲波诡,变幻无常。远离京城的哈尔滨虽然还保持着往日的平静,但政治上敏感的知识分子们似乎嗅到了令人心悸的气味。上海的姚文元开了头一炮,报纸上批判《海瑞罢官》的火力越来越猛。4月初,戚本禹、关锋、林杰的文章是继姚文元之后的再次猛攻,这些专以整人为能事的“左”派们想干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