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章 (二)  

2010-03-28 08:0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防科委向中央军委请求改变哈军工等三所军队院校的体制时,情况很复杂,几乎谁也说不清或不便说清原委。几十年过去了,当事者大多谢世,更难以准确评说此事的由来和是非,但是,最终的责任要归于后来身败名裂的林彪则没有错。

    三所院校都是“四比一”时的难兄难弟,这回又在一个战壕里经受风吹雨打了。

    改制的命令一下,三所院校军心浮动、士气低落、思想混乱,上下一片叹息声。在哈军工,从将军到战士,从教授到学员,大家都想不通,为什么要改制呢?

    哈军工是毛主席下令创办的,《训词》中说得明白:“我们的陆军、空军和海军都必须有充分的机械化的装备和设备,这一切都不能离开复杂的专门技术……军事工程学院的创办,其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这个迫切而光荣的任务。”怎么仅仅过了十来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就突然不要这所“军中清华”、声誉远播的大学呢?不是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吗?怎么对哈军工的指示就不灵了呢?

    哈军工建院以来,历经种种艰难曲折,努力发扬解放军的光荣传统,培养了一批又一批高素质的毕业生,在国防现代化建设中挑起大梁,这已证明哈军工的办学是成功的。突然集体转业,使哈军工失去优势,势必对学院造成巨大的冲击和破坏,将直接影响国防现代化的建设速度,阻遏出成果、出人才之路。1965年,越南战火正酣,美国人在中国南大门逞凶,盘踞台湾的蒋帮也蠢蠢欲动,崇武海战胆敢与我海军交手。在我国亟须国防科技大发展之际,偏偏把“军事工程师的摇篮”哈军工摈弃于我军序列之外,这是我军历史中令人痛心的一步错棋。

    所谓“学员入学穿军衣,毕业又脱军衣,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这是一条何等牵强而苍白的理由啊。正因为哈军工姓“军”,她培养出来的学生才具有不同于地方院校毕业生的特殊素质,特别是在艰苦奋斗、勇于牺牲、无私奉献的精神和高度组织纪律性方面。不顾哈军工的历史、性质、任务和特点,把一座用黄金堆起来的军事高科技学府轻率地丢掉,除了受当时林彪那一套政治把戏的影响,也反映出军方相关高层领导人在院校建设指导思想上的摇摆不定,对军队培养高科技人才急迫性的短见和冷漠,对国际高科技发展现状的无知。

    多日来心力交瘁的刘居英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又给国防科委领导打了电话:“改制后,我们的校名还想叫‘军事工程学院’,不知是否……”

没等刘居英把话说完,国防科委罗舜初副主任急忙打断,大声说:“叫什么名字都行,就是不能有‘军事’两个字!”

    刘居英无力地放下电话,他只感到一阵眩晕,连忙扶住椅子,痛苦地长叹一口气。

    当时,全院上下最叫人撕心裂肺的一句话是:“可惜我们的陈赓老院长不在了!”俯首看苍茫大地,没有人挺身而出保护哈军工,她在秋风秋雨中孤立无援,形影相吊。

    第二批“四清”人员从农村返回学院以后,院领导奉命进行思想动员,刘居英先作大报告,讲大道理:“我知道大家思想不通,其实我的思想也不通嘛。但是,我们要学会正确处理革命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服从革命需要,听从组织安排。”“穿军装干革命,不穿军装也干革命,拿我来说,穿军装、脱军装也有好几次啦,不都是党的工作需要?一生交给党安排嘛。”“总之,要带着这个问题学习毛主席著作,从主席著作中找方向,找答案……”

    任刘居英洋洋洒洒讲上两三个钟头,下面听报告的干部和学员不是交头接耳开小会,就是神不守舍,直着两眼想心事。没有多少人真把刘居英的思想工作放在心上,大道理从左耳朵进去连个盹儿都不打,又从右耳朵飞出去。

    接下来是各单位组织讨论,汇报上来的都是经过加工的闪光语言:“改体制不减斗志,脱军装不丢传统”、“穿军装是为了革命,脱军装也是为了革命”、“党叫转业就转业,党叫干啥就干啥”。

    带着种种思想情绪,学员们心情沉重地拎起行李回家过寒假了。空荡荡的学院里,一下没有了往昔的军校气氛,严冬的寒风把心绪缭乱的人们逼进屋里,冷清寥落的大操场上没有几个人影。

    院领导可不能放假,火烧眉毛的工作一大摊,光说大批干部转业问题就成了一团乱麻,学院往哪儿安排他们呢?领导们一边研究工作,一边溜号走神儿,因为他们也在考虑自己的前途。哈军工离开军队,显然不需要政委一职了,能不活动活动找个地方吗?刘居英心知肚明:“哼,都在悄悄联系地方呢,就我这个院长不能活动活动。”

    整个干部队伍的心都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情绪在家属中弥漫,教员们也惶惶然,不知改制后这个学院怎么变化,有的军事专业要压缩,教员也得开步走,至于什么“三新”教改,谁爱改谁改吧!

    刘居英和谢有法摸到下面怦怦乱跳的脉搏,就以学院的名义向国防科委报告:由于改制的决定过于仓促,群众思想工作很难做,准备工作也来不及,太急易生变故,请求推迟一个季度再执行。

    这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哈军工领导“顶了一下”。国防科委似乎也感到改制逼得太紧了,出了事儿谁也不好交待,于是挺痛快地接受了哈军工的请求,通知三所院校,推迟至1966年4月1日再脱军装。

    新学期开学后,以学员班为单位评定人民助学金,突然由供给制改为助学金制,学员们的心里总是感到别扭。总的来看,绝大多数同学认识到人民助学金也是党和国家的关怀,表示不向组织伸手,大家本着实事求是和讲究风格的精神,使全院助学金评定工作顺利完成。

    那些日子,军人服务社里的照相部挤破了门,各个班都去照相,或集体留念,或欢送队干部转业,从早到晚,熙熙攘攘。对部队的深厚感情是刻骨铭心的,哈军工的荣誉感更令全院人员回肠九转,让小小的照片把我们的一身戎装定格吧。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章 (二)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1966年3月31日,63—412班与边宪仁指导员一起照全班集体纪念照,第二天就脱军装了。(前数第三排右4为博主滕叙兖)

 

    4月1日那天,全院上下一齐摘掉帽徽和领章,大家走在路上,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情不自禁地瞅一眼对方的皮帽子和棉衣领口,那上边还有帽徽和领章留下的印迹。人们相见都会苦笑一下,一脸的无奈,或者说点转移情绪的话,而那几天偷偷藏在被窝里淌眼泪的学员也不在少数。谁都明白,“军工”完了,她成了历史名词,她再也不是“军中骄子”了,我们也不是光荣的革命军人了,我们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了。

    春寒料峭,春雪凝素,各个锅炉房的大烟囱懒洋洋地吐着淡淡的青烟。人们在伤感惆怅中度过了摘掉军人标志的日子,一种凄楚抑郁的弃儿感觉像影子一样跟着哈军工人。

    心绪最坏的是作为“编余人员”的800多名干部和教员,国防科委不负责安置,要求学院自己找门路解决他们的转业问题,这批人心里凉透了。

人们似乎对哈军工改名为“哈尔滨工程学院”不感兴趣,张口闭口还是“咱们军工怎么样”,新校名没人理、没人叫,全院上下硬是不买账。也有人包打听:“西军电和南炮工改成什么了?”

    “一个叫西安电讯工程学院,一个叫华东工程学院。”

    “噢,反正不跟军事沾边了。”

    机关里人心涣散,人们窃窃私语,议论着又走了哪一位领导,慢慢地都知道院首长的新动态。谢有法政委调任中央基本建设委员会政治部主任,李懋之副院长保留军籍待分配,张子明副政委调任昆明军区副政委,李开湘副政委调任第31基地政委,张衍主任调任西安电讯工程学院党委书记。

    创建哈军工的这些老将军们,将各奔东西,难道哈军工真的要曲终人散了吗?

    张衍接到命令,全家收拾行装,准备告别工作和生活了14年的军工大院。想想1952年秋天刚来的时候,哈医大的人还没有搬走,张衍觉得这一切似在眼前。光阴似箭,世事难料啊!他在各个系转了转,同政治部的老部下们话别,触景生情,睹物思人,无尽感慨都在默默握别之中。

    张衍愁绪萦怀地携家到了北京,他去找聂荣臻元帅,反映自己对履新的畏难情绪:“聂总呀,我们哈军工已经是个落后单位了,西军电也差不多。把我从一个落后单位调到另一个落后单位去,能把落后单位整顿好吗?”

    聂荣臻和善地望定张衍,亲切地安抚道:“我们为西军电选个党委书记选了半年,最后才选到你,认为你能担起这个任务。你不要有顾虑啊,放手去抓工作吧,打个翻身仗,变落后为先进嘛,这是党对你的信任!”

聂荣臻的话说得张衍心里涌起融融暖意,他带着程倩和孩子们西出潼关,到古城西安上任去了,那一天是1965年11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