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石振东老师的回忆录 (三)  

2010-03-01 17:1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激情的年代    难忘的岁月

—黄景文系主任督率我们攻克“901”任务纪要

       退休教师 石振东教授

    年纪大了,记忆衰退,据说是脑萎缩,但回忆起“901任务”,好像是发生在昨天那样的清晰和真切,一丁儿也没有萎缩。

    话说起来,那是50年以前的往事了,…。1959年9月大学毕业后,统一分配到“哈军工海军系”,系首长黄景文主任接见后,至“二科”所属的“304教授会”(当时的教授会相当于现在的教研室,职称:助教,军衔:中尉(正排)。

 

                           石振东老师的回忆录 (三)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哈军工时代的石振东老师

  

  一、 我所知道的“304教授会”

    “304教授会”是“哈军工计算机系”前身,讲授与舰艇观通器材等相联系的、以数字计算机为核心设备的射击指挥仪”为专业的教研室,是个新专业的教研室。当时教研室内有:主任胡守仁同志,副主任柳克俊同志,成员有:大学刚毕业的戴世宗和我,实验室成员有:技术员陈福接、耿惠民、卢经友三人,实验员盛建国同志一人。当时的教学、科研任务繁重(不解的是,教研室主任几乎未曾过问,一切工作几乎全由柳克俊同志一人安排,不知何故),虽然人手不够,力量过于单薄.系主任黄景文决定从海军系各专业高年级中,严格挑选出周兴铭、冯昭逢、李仁德、史庆余等17棵精英苗子,组成了57—321班,边工作、边学习、在战斗中成长—对口培养以数字计算机为核心的舰艇射击指挥仪人材。后又调二期毕业生李  勇、郭德纨,三期起毕业生裘式纲、李彦鸿、袁继成等同志。为加强政治与技术的领导力量,特调花栅老教师(时年29岁,后因任务急需,于1963年借调原子工程系204教研究室,任主任。研制出光学、机械、光电三种设备,为我国爆炸第一颗原子弹的测试与计量,作出了新的贡献)任党支部书记兼“901科研组”副组长。至此,教研室才初具规模。

    二、 304教研究室任务

    初具规模的304教研室,肩负两项重大任务:一是教学工作。给58—331班(该班是由国内各名校一年级新生中挑选并经政审后组成的一个班,为我军培养急需的数字技术方面的人才);二是科研方面。“901鱼雷快艇数字式射击指挥仪”的研制,简称“901任务组”。因此,教研室内分成两个大组。一个组主管教学,另一组专司科研.我的任务则是教学与科研并重。

    “901任务组”属系直接领导,由黄主任直接抓.当时的海军系共有八个“科”,“901任务组”中的第一个数字9及最末位的数字1,分别表示第九科及第一个科研任务的涵义,与“科”并重,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901”成立初期,系副主任慈云桂同志到过组内3~4次,询问情况并作了些技术性的指导工作,以后在组内就很少看到他了。可黄景文主任的身影经常在组内出现,他告诉我们,鱼雷快艇在保卫海防,“抗登陆”时的重要作用,勉励大家努力工作,要劳逸结合,注意身体健康,并告知我们,工作中有何困难,或急需何种器材时,可直接向专司科研的宋培华(系教务处副处长)、过传义参谋(哈军工毕业生,曾任海军论政中心主任少将)直接汇报,及时解决。

    人生中有些往事如过眼烟云,淡漠了.有些事却历久弥新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愈浓愈烈。与黄主任接触的时间多了,也不害怕首长了,我曾大胆地问:“听说您是黄埔海校舰长指挥专业毕业的?”他微笑不语,我想这是默认了。

    黄主任举止端庄,他那挺拔的身躯无论走到哪里,始终保持着站如松、坐如钟的标准军人的仪态,始终让人难以忘怀.

    

 三、 “901组”的兴起

    “901组”成立时没举行什么重大仪式,仅是黄景文主任的讲话,事隔近五十年了,讲话的内容已不能尽记了,但“海军系要争第一”的话语,却牢记心头,并以次鼓励激励自己。

    31#楼三楼东侧尽头处的两个近百平米的大教室和四个小教室,是“901组”的工作基地.我们这群小青年朝夕相处,摸、爬、滚、打在一块.任务组内又分成:运算、控制、内存、电源、输入、输出、结构等小组,各司其职,各尽其责.每一小组的任务,工作计划的进展,均由柳克俊同志统一安排,每月进展情情况由柳克俊直接向黄主任汇报。

    大约是在1961年夏季的某天晚上8点左右,电话召我到黄主任办公室开会,我快速赶到,发现柳副主任(此时的“901组”组长改称主任了)亦坐在那里.黄主任劈头就问我:从元、器件齐备到生产出一部“901”机器,需要经过哪些阶段?我回答说:至少经过四个阶段,即实验室模型样机(关键部件)→实验样机(1:1)→生产样机→ 定型样机.黄主任思索良久并征询柳教员意见后,断然决定:“901”任务急需,缩为实验样机(1:1)制作后,直接跨入定型样机。

    当时,国内“辽河晶体管厂”生产的晶体管,体积小、技术先进,但质量尚未过关,国内某些理论权威及领导,真诚地断言“用辽河管”不可能制造出性能稳定的机器来,致使国内许多科研机关不敢使用它。然而,柳克俊同志認为:经严格筛选、“老化”后,是可以制造出性能稳定机器的。那时集成电路尚未诞生,都是些分离元件,须在一块胶木板上钻孔、镶嵌铆钉形成电路板,再将电阻、电容、电感器件、晶体管作型后,手工钎焊在电路板上,加工方法原始,也很费事,这些都得自己动手去干。搞电路的同志们,每日守着三大件:电烙铁、讯号发生器和示波器。电路定型试验时,免不了犯判断性的错误,不厌其烦地拆了焊,焊了拆,反反复复,不知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劳动,流了多少汗水,才能将某一线路定型。在这些极其平凡的劳动中,以吾观之,手工钎焊工艺最佳者,当属年长者花栅老师。

    我则由柳副主任直接安排任务。教学方面:依据前苏联“克雷洛夫海军学院”相关专业,为我制定了、“精密机械装置”的教学大纲,具体要求是:半年内写出36学时、约25万字的讲义、装订成册,于开课前交到学员手中;科研方面,柳副主任交给我一本英文书—“Digital  Computer  Components And  Circuits ”.R.K . Richards.需将该书内(两页多一点)描述的避免边界区域产生粗大误差的V型电刷扫描原理,将“射击命中公式”内所需的由快艇“观通器材”等13个战斗诸元的摸拟量、转换成计算机可识别的二进制10位的编码器。绘制、设计并制造出一个可手工操作的210A∕D转换器。对我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工作量是够饱满的,也可以说是超负荷的,没有退缩,在柳教员的帮助下,终究完成任务—亲手制作并成功地试制了(1:1)的第一台(210A∕D)编码器,在全系大会上,得到系首长的口头表扬。

   

     四、  伟大的时代,激情燃烧的岁月

    纪律规定,每日晚9.30时,一切人员必须离开31﹟大楼。“901”任务重,计划进度急需加班才能完成,经系首长“特批”,允许11点后离开实验室,我们每日夜晚11点后才得返回宿舍休息。整日价忙碌着,连星期日也不能休息。时至国内“三年困难时期”,在那食不果腹的年代里,前苏联电影里的瓦西里:“…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希望和嘱托的困难即将过去的话语,鼓舞着我们。校园内(苏联专家已全部撤走)刘居英院长那卧薪尝胆、发愤图强、教人爱国、催人奋进的语言,激励着我们。在那激情燃烧的氛围里,任何人都会被感染,尽管苦些、累些,都觉得自己在做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没有一个人选择休息和退出,这是一种不甘人后、不讲报酬、勇于贡献的精神品质。追求一种信念、一种理想,也显示一个人的精神素质。

    忙呀!忙!干呀!干!在忙与干的紧要关头,黄主任指出,健康的身体是承载一切的资本,“901”组可在每日课间操时打20分钟的乒乓球球(轮流),或教唱革命歌曲。“901”研制时期正值国内万金难买粮食的时期,食品匱乏,营养来源短缺,最有效的物质是糖和大豆,每人每月供应一斤棉白糖和二斤黄豆,规定只发给知识分子。我的老乡政治处的张晓明干事戏称我是个“糖豆干部”。而手中掌握“票证”大权的后勤人员,什么也没有,但没有一个多吃多占者,他们个个是瓦西里,令人钦佩。当那万籁俱寂、夜深人静时,盛建国同志用电炉炒制出的黄豆,送到每个人手中分而食之的时候,吃的那个美!那个香!那个甜啊!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食毕,情绪来了,不管词序是否正确,我们共同引吭高歌乔老爷(乔羽)作词的“祖国颂”—“长江大桥破天险,康藏高原把路开,克拉玛依荒原上,石油滚滚流成海,…”。这是伟大的时代迸发出的情感,呕歌了那个时代的激情和真诚。高兴极了,兴奋极了,忘却了整日的疲劳。

    啊!年青时代的食物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即便是能吃到,也非当初的味道了。时序在变,物象在变,此时的平静怎能与当年的壯怀激烈相比,自然是吃不出当年的味道了。

    忙呀!忙!干呀!干!分配至七院十六所(连云港自动化所)的58级59级毕业生,他们是我军首届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也加入了“901”战团,他们是生力军,加速了“901”科研的进度和进程。日后,他们多位同志成为716所的所长和技术骨干。

    钢粱磨绣针,功夫不负有心人,于1963年初终竟制成了“901”(1:1)的实验样机,需进行三天三夜72小时连续工作的稳定时效考验,事关重大,“国防科委四局”指派汤玉和、袁林祥两位参谋赴哈军工海军系督察此项工作的考核。学院通知市电业局,在“901”考核时间内,不准发生停电事故。因是长时间的连续性工作,两位参谋长让我们在“901”机控制台前,放制一军用木板单身床,以便论流值班、论换休息。正式考核开始了,他俩端坐于控制台前,瞪大眼睛,眼球直盯着像哈市道外区“老鼎丰”生产大月饼似的那几个提供输出显示的数码管(当时,资本主义国家对我国进行经济封锁,这区区可数的几个数码管,还是“梅兰芳艺术团”赴日本演出时买的,回国后,径直转送给我们的),轻易不敢眨眼,生怕漏过一点儿的瞬时差错。他俩目不转眼地工作着,愣是挺了三天三夜。他俩那种严格、严密,一丝不苟,一抓到底的认真负责精神,值得学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当时没有什么“招待费”,也无“客饭”之说,我们是到“301食堂”打饭后,送至他俩面前,用电炉热一热后食之。他俩除表示感谢外,按照规定,给我们钱票和粮票,给的是全国通用粮票。当时生活的清苦,政府官员们的清廉,可见一斑。

    “901”实验样机的表现,正如我们所期望的那样,一切正常,未出现一点儿差错,两位参谋对实验过程及实验结果,表示:满意。并告诚我们,戒骄戒躁,继续努力,但机械结构不够完善(该结构系由系工艺室制造),待试制出生产样机后,即可出海实验。

    从此,“901”一跃成名,柳克俊同志也因此荣誉多多,成为海军工程系“技术领先、独树一帜”先进标兵中的标兵。

   

   五、  与生产劳动相结合

    随着科研任务的进展,黄主任指出,要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教育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当时的生产基地—“四海机械厂三车间”,在“901”组有关人员的建议与指导下,建立了:元件筛选、测试工段、磁心工段、钎焊工段、底板布线工段、印制电路工段、精密加工工段,已具备了生产定型样机的能力。于是,“901”组成员纷纷下厂;一是向工人阶级学习,改造思想;二是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加快生产进度。工人师傅们从未把我们当“改造对象”对待,而是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和谐相处。

    “901”出海实验是上报“国防科委”后审定的,只能坚决执行不容许更改,因而加班加点如吃家常便饭。当时没有报酬亦无加班费之说,得到的至多是车间开会时党总支书记田素义同志的口头表扬。待车间加工出某一装置后,根据黄主任指示,须按“军品”验收,需要:到“哈国营935厂”进行不同频率、不同振幅下的振动实验与冲击实验;到封闭实验室内作高温(50—550C)、低温(-30OC以下)时效实验;到乡村土路上作运输实验(实验过程中,人员个个是灰头土脸,且呕吐不止);电源的拉偏实验等。出现问题后,拿回来,再讨论,再修改,直至达到规定的技术指标时为止。总之,“901”大至重大的技术改革或变动,

    小至各项实验技术要求等的细枝末节,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经过黄主任一一审定后付诸实现的,黄主任对“901”任务的研制, 流下大量的汗水,花费了不少心血。

   

    六、出海实验

    1964年8月中旬,“901”机在四海厂三车间制作完毕、装配停当后,运至三棵树车站,由宋培华副处长率领我们乘“军用专列”直奔北海舰队基地——旅顺。待“系泊”、“港内航行”等实验完毕后,刘院长(海军系政治处郭勇同志负责刘院长的保卫工作)黄主任、国防科委两位参谋、院科研处长冉萍同志,以及“上海交大”、“华中工学院”等兄弟院校的“观察团” ,齐集旅顺观察“901”机的表演。

    在刘院长督率下,历经白天、黑夜几十个航次实验,在风浪大、颠簸剧烈的海况下,“901”机始终能稳定可靠地工作,命中精度比艇长使用的射击三角架提高了许多,“901”机表现优良,获的成功(但在敌舰规避时,战术尚需改进)。座谈会上,“上海交大”计算机教研究室主任(一女性)说:“我们的计算机是置于安静的房间里,你们的计算机竟能安放在海上航行的快艇上,… 。”表示警叹和佩服。

    “901”机在我国海军发展史上,是第一台用国产元器件安装于快艇上性能稳定、实验获得成功的专用计算机。

   

    七、  回忆与思考

    “901”科研任务的完成,归功于:

    院党委、系党委高瞻远瞩,认准方向,认准数字机是今后科技发展方向,认准数字机与舰艇武备相结合,是改善现有武器装备的发展方向,大力支持建办计算机专业。

    “901”机的研制时代:国际上是社会主义阵营解体,“老大哥”在卡我们的脖子,在逼债。资本主义国家对我国进行“经济封锁” 、“技术封锁”;国内正处于全民吃不饱的“三年困难时期”,是处于国内外交困年代。院党委号召,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卧薪尝胆、发愤图强的精神鼓舞下,将众多的群众,拧成一股绳,使成一股劲,团结起来,克服困难,完成了重大的科研任务。是什么样的人才干得成这样的大事啊!他就是光荣、伟大、正确的共产党。

    工作之余爱开玩笑,过了头,得罪了人。同志们厚爱我宽容我使我感激。性情耿介,作事主观,不成熟。坚信马列,百折不回,1960年申请入党,经25载磨砺,方才如愿。

    一项重大的科研任务不可能是一个人的事业,得由众多人去完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奋斗目标,都得付出艰苦的劳动,贡献大小,尽管不同,成果人人有份。“901”任务的完成,是“哈军工人”劳动的结晶,誉不可毁,名不可没。

    岁月流逝,青春不在,半个世纪过去了,我和我的祖国都经历了很多、很多,变化就发生在我们周围,每个人都能在身边发生的一切中感受到祖国的亲切和伟大,在尽一个公民共同义务时,没有旁观者,都是参与者,“贡献大小尽管不同:原“901”组周兴铭同志,如今已是中科院院士了;李仁德同志现是东海艇队某研究所总工(少将)。他们今日的业绩,得益于作日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伤其体肤…”的磨砺,始终保持着一股勤奋学习、立志上进的动力。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任重道远,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要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时光不会倒流,历史故实不可能重现,它永远定格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上。但人们的经历不同,视角不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乃属正常现象。让我们共同努力洗去时间上的蒙尘,让历史故实更加准确。以上记述,是一个普通群众个人的七零八落的片断回忆,难免挂一露万,今抛出一块砖头,殷切盼望处于那个伟大时代的人们给予指正、补充。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