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六章 (七)  

2010-12-18 15:3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起捡了一条命的朱起鹤和欧阳昌宇,“反*革*命教授集团”案中的凌之巩和薛鸿达就没有能够熬过来,他们被迫害致死。

    1968年6月所有被关押的“审查对象”们都被送到水库工地上劳动。院保卫组干部H某使劲给审查对象、院保卫部部长高天炎多装土,并逼着高天炎挑土爬高坡,高天炎累昏在工地上,H某冷笑道:“就是要让他好好受受。”H某的这个“经验”使凌之巩专案组受到启发,他们也使劲给凌之巩的土筐里装土,别人挑两个土筐,凌之巩要挑四个。瘦弱多病的凌之巩副教授哪里经得起这种折磨,竟被活活压死在工地上,咽气的时候,大小便失禁,裤子里是带血的粪便。专案组里的学员踢踢凌之巩,喝道:“装死,拉走!”凌之巩的尸体被塞进吉普车,两只脚露在外面。现场目击者、和凌之巩一起来哈军工的两航起义战友严汝群、李纬文泪眼模糊地跟在吉普车后面走了几步,为老战友送行,他们的记忆里永远留下凌之巩伸在车外的那双僵直的脚。

    为新中国民航事业做出重大贡献的两航起义人员,哈军工杰出的航空工程老专家凌之巩先被他的高足、一手培养的学生侯某出卖,最后横尸水库工地,在泥水里悲惨地死去。

    那是一个把恻隐之心和怜悯、同情、善良都看成是“资产阶级思想”的可怕年代,折磨死一个“专政对象”,就像踩死一只蝼蚁那么简单,想都不必去想。

    跟着凌之巩足迹的是薛鸿达。

    薛鸿达生于1917年4月,原籍江苏省江阴县,他的父亲是个知名学者,家学渊博,薛鸿达自幼勤奋,学业猛进,中学时代就能编辑书刊,他从上海交大毕业后留校任教多年。

    1951年,薛鸿达由交大调到同济大学任教,家里刚刚盖了新房,生活也安定下来,次年接到高教部的调令,为了国防教育事业,他毅然偕夫人钱庆五带着孩子们北上哈尔滨。

    薛鸿达是个与世无争的书呆子,整天埋在书丛中,除了教书,就是看书,他性格温和,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像个笑口常开的弥勒。每天上班,人们都会看到他一只手臂夹着书,一只手拿着《参考消息》,边走边看。他历任教务部材料力学教研室主任教员、副主任,图书馆主任。1954年“五一”劳动节,薛鸿达是哈军工观礼团成员之一,见到了M*Z*D主席,M*Z*D赠给解*放*军观礼团的全体人员每人一套新军装,薛鸿达珍藏在箱子中。

    薛鸿达夫妇为人和气,心地善良,在哈军工有口皆碑,本来已是6个孩子的多子女大家庭,靠两人的工资生活也是紧紧巴巴的,况且还要供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读书。三年困难时期,钱庆五那个中学有一个女学生,饿了三天,人快死了,钱庆五不忍心,把那个女孩子带回家,收为养女。薛鸿达很支持,把养女视为己出。这件事在哈军工老红楼区传为美谈。

 

《哈军工传》连载:第七十六章 (七) - 老藤 - 深圳老藤的博客

 

                                      图书馆主任薛鸿达教授

 

    “文*革”一来,薛鸿达搞不明白,这世道是怎么啦,但他人缘奇好,怎么也不可能整到他的头上。没想到他同情了“炮轰派”,大祸悄悄逼上来。

    1968年5月30日,周明鸂教授来通知薛鸿达去教务部开大会,他们是材料力学教研室的老搭档,相互关系一直很好,薛鸿达没多问就跟着周明鸂去了,原来是批斗“反革命教授集团”大会。薛鸿达一露面就被揪上台,从此进了“牛棚”,再也没有回来。听说薛鸿达被抓进“牛棚”,他年迈的老父亲被活活吓死了。

    卷进这个冤案中的教授们遭到各种刑讯逼供,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严重的摧残,写不完的交代材料,开不完的批斗大会,走不完的苦难之路。

    薛鸿达是个大胖子,本来就有高血压症,在批斗之余还要做各种苦役,他的身体实在挺不住了。10月10日早晨,看押老教授的一位体育教员郭××强令薛鸿达参加集体跑步,然后又逼着他跑上三楼,薛鸿达面色苍白,呼吸急促,挣扎着进了门,他想坐下来休息一下。

    郭××大喝一声:“站起来!谁让你坐下?现在,面向M主席像,低头请罪!”

    这是当时中国任何一个“阶下囚”们每天必修的功课,弯腰时要念出一套“请罪词”:“我是反*革*命分子×××,向伟大领*袖M*主席请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薛鸿达觉得头昏眼花,浑身无力,满头汗水淌下来,迷住了眼睛,他茫茫然地望了一眼M*主席画像,那是一团模糊的褐色影子,他嘴角动了动,低下头,他想使劲地弯下腰,弯下一点,再弯下一点……突然,郭××猛按他的后颈,他重重地栽倒在地面上。

    “装蒜!”郭××骂道,踢了几脚,又抓住薛鸿达双脚,拖进隔离室里……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