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六十七章 (一)  

2010-01-14 09:0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十七章

 首次核爆        哈军工众师生立大功

“四四一B”   三基地计算机显身手

  

    公元2000年底,有一本自诩“两弹一星内幕”的纪实小说出版。小说里惟一的一个哈军工毕业生“唐技术员”是以一期学员梁正智为原型人物描写的:“唐技术员”因为犯“叛国罪”,林彪一句话:“这种人还判死缓?要立即枪毙!”

    “只听‘砰’的一声枪响,无耻的叛逃分子被枪毙了……”

    梁正智因为偷了同事的手表,发展到叛逃未遂,最终由林彪一句话掉了脑袋,这是他罪有应得。好事不出门,丑闻传千里,人家要写,而且添枝加叶,随意夸张和杜撰,你也没有办法。但是,人们或许会问,在当年中国研制“两弹一星”的艰难历程中,哈军工有没有做出贡献呢?难道只是为国家输送了一个“无耻的叛逃分子”吗?

    甘于隐姓埋名,甘做无名英雄的哈军工人不应该再保持沉默了,为了对历史负责,笔者也想说点“两弹一星内幕”。

    哈军工对共和国“两弹一星”伟业的最大贡献是首先向国家源源不断地输送了大批优秀的科技人才。从事国防科技事业的专家们都知道,哈军工是个巨大的国防科技人才库,谁缺人,就找哈军工要,准保你满意。

    1957年夏天,时任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的李觉少将正在北京住院疗养,陈赓大将来看望他,临走笑道:“老李啊,好好休养,过几天部队准备欢送你。”李觉一怔,问陈赓自己是不是要改行?陈赓神秘地朝他眨眨眼,笑而不答。李觉身体复原以后,总政干部部副部长赖传珠才正式通知他转业,调往刚组建的核工业部门工作。二机部宋任穷部长对他说:“调你来,是中央的决定,让你来搞原子弹。”李觉心头一震……从此,出任二机部九局局长的李觉将军成了中国核武器事业的开路先锋。当时,最感困难的是没有人,而没人那就什么也谈不上。找陈赓大将要人去,李觉盼望高校中惟一设立核武器专业的哈军工快点给人。

    1962年12月,张爱萍召开会议,专门听取理论物理学家程开甲的汇报。正奉命组建西北核技术研究所的程开甲说缺人,需要一批大学生。张爱萍立即表示,从军工学院和其他院校为程开甲补充150名大学生。这是进入该研究机构即九院的较早的一批哈军工大学生。

    1963年3月,刚组建不久的21基地研究所急需科研人员开展工作,国防科委紧急命令哈军工原子工程系核爆炸杀伤因素测试分析专业的45名学员提前于4月上旬毕业,其中38名分配到21基地研究所。这批哈军工的第五期学员大多是从地方大学抽调来的插班生,政治素质好,专业也学得扎实,为了祖国的核武器试验,打起背包,豪情满怀地奔赴连吃水都困难的21基地,在红山脚下落地生根,成为21研究所的最主要的一支科研骨干力量。

    1963年夏,100多名原子工程系第六期学员毕业,除了一个人分到基地外,其余一锅端到九院,乐得李觉眉开眼笑。聂荣臻元帅听说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年轻人,非常高兴,一定要单独接见哈军工的毕业生。11月13日那天,北京天气清冷,聂帅穿着浅灰色大衣,在张爱萍、刘杰、李觉、邓稼先、吴际霖等领导和科学家的陪同下,来到九院看望哈军工的毕业生,他亲切勉励大家努力工作,不负国家的重托。讲完话又与大家合影留念。在分配到九院的全国各高校毕业生中,哈军工的毕业生是人数最多的一支生力军。

    不久,哈军工的毕业生们跟着李觉,西出玉门关,登上青海高原,在金银滩草原的核工业基地(221厂)开始艰苦卓绝的绝密工作。

    在这些哈军工学子中,有一个高大结实、相貌堂堂的小伙子,他叫韩云梯。1934年,韩云梯出生在江苏省江阴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51年,刚过16岁的高二学生韩云梯要去抗美援朝,他到安庆当上了海军,不久,调到青岛,上了快艇,因为文化水平高,领导又让他当文化教员。好学上进的韩云梯干得不错,被评上优秀教员,出席了海军的团代表大会。1953年,组织上把这个聪明的小伙子调到北京,在海军工程部当助理员,是机场建设的工地代表。韩云梯一心想上大学,不管工地任务多重,他总要挤时间自学,跳舞这些活动与他无缘。1957年,哈军工来海军招生,工程部八个人报考,只有他一个人被录取。1958年秋,顺利完成预科学习的韩云梯进入一系七科的原子专业班,1960年转入原子工程系,共产党员韩云梯是学员班长,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六十七章 (一)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原子工程系第六期学员韩云梯

 

    金银滩草原海拔3200米,唐朝大诗人杜甫曾在诗中形容这片荒凉的地方是:“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每年除了6月、7月两个月是天蓝草碧外,其他月份则是大雪纷飞,黄沙蔽日,风刀霜剑,冰冻三尺。人们住在戏称“猫儿眼”的低矮狭小的临时工棚里,过着“天当房,地当床,野菜野草当干粮”的艰苦生活。

    韩云梯和同志们一起,怀着崇高的理想,参加草原大会战。他是学核控制专业的,每天与雷管为伍,冒着被炸伤的危险,一遍又一遍地做实验,其中的艰辛,一言难尽。1964年夏,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221厂诞生,韩云梯作为押运人员之一,冒着酷暑,在闷罐车里守护了三天三夜,把这个中国人民的“宝贝疙瘩”运进核试验场。

    我们再回头说说哈军工那时候干了些什么。哈军工的新二系即原子工程系完全是为了国家发展核武器而建立的,学院从各个系抽调了一批骨干教员,迅速组建起5个教研室。海军工程系赵伊君大尉就是这批骨干教员之一,他在204教研室核爆炸测试分析专业任教。

    赵伊君生于1930年,北京人。父亲是北大物理系主任、著名物理学家赵广增教授。生长在家学渊博的知识分子家庭,赵伊君自小就喜欢物理学。1953年,他从北大物理系毕业,和同学曹昌佑等人到哈军工报到。临离开北大时,父亲的老朋友周培源教授鼓励他说:“听说那所大学是周总理让陈赓将军办的保密大学,你要好好干呀!”

    赵伊君先在助教队,不久,分配到海军系,在何水清的领导下工作。物理基础扎实的赵伊君思维敏捷,是个搞科研的好手,特别对光学仪器情有独钟。

    刚成立的原子工程系在完成繁重的教学科研任务的同时,还承担为21基地研究所培训人员的任务,全国各高校分配到该所的毕业生,先要到哈军工学习,然后才能奔赴新疆。

    1962年春天,国家把一项绝密级的科研任务下达到哈军工,要求学院务必组织强有力的力量,尽快研制出能够测量原子弹爆炸后的光辐射和冲击波效应的仪器来。这个任务的代号是“21号任务”。

    学院和二系迅速落实,学院教育长张文峰为任务领导小组组长,具体抓工作的是祝玉璋主任,该项科研任务由204教研室牵头,赵伊君是第一人选,同时还要在全院范围内选将。

    海军工程系黄景文主任找来花栅,简短地说:“派你去二系参加一项科研任务,对谁都不能说,包括你老婆。做好准备工作,找祝玉璋主任报到吧。”

    当年在马迭尔宾馆和陈赓握手时才26岁的花栅,现在已人到中年,有点歇顶,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带着几分腼腆,一着急还有点结巴。

    花栅原籍贵阳市,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是位老教授,曾任西南美术专科学校的校长。1951年,花栅从重庆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1955年7月底奉调来哈军工,一直在海军工程系从事电讯专业教学。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六十七章 (一)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1963年夏,哈军工原子工程系参加“21号任务”的科研人员在试验场地与院系领导刘居英、张文峰、祝玉璋等合影,左为他们研制的核爆检测仪器。

 

    花栅见到祝玉璋主任才知道这项任务为什么如此保密,他与赵伊君早就熟悉,又认识了从空军工程系抽调过来的傅信礼。

    祝玉璋说:“这项重大任务主要靠你们三位挑大梁啦,再给你们配十来位助手,赶快拿方案吧!”

    “三位大将”互相对视着,嘴唇动动没吭声,谁心里都明白,这个方案不是那么好拿的,谁见过原子弹爆炸呀?

    硬着头皮也得拿。三个人一商量,先向21基地研究所要点资料再说。

21基地研究所紧急寄来一包机密资料,打开一看,原来是几本美国科技杂志,那上面只言片语的话似乎和核爆测试问题沾点边。

    三个人分了三个小组,赵伊君领导光辐射的光学测量组;花栅领导冲击波的电测量组;傅信礼领导冲击波的机械测量组。就像1958年大跃进时代那样,每天干到半夜,累得眼眶发青,搞出了三种方案。

    盛夏的时候,赵伊君、花栅和傅信礼去北京开会,在西直门外一个不显眼的招待所里,核爆测试仪器方案论证会在21基地司令员张震寰将军的主持下,紧锣密鼓,摆开阵势。中央的方针是百花齐放,各家自报方案,不评论短长,不做结论。中国科学院是一大家,地球物理所、自动化所、电子所等研究机构人强马壮,方案也颇为庞大周详,哈军工只能算一小家,顶多算一个研制小组,在强手如林的科研单位面前,这个小组居然拿出三套各有特点的方案来,让各家的专家们刮目相看。

    哈军工加快了研制进度,初秋,在柞树林进行第一次模拟试验,总指挥祝玉璋请谢有法政委发令,谢有法笑道:“还是由你来指挥嘛。”随着祝玉璋的“起爆!”口令,黑土地上传来一声巨响。不久,在松花江的一个无人荒岛上,又进行了第二次模拟试验。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