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对电视片《揭秘哈军工》的质疑和补正 (二)  

2010-01-01 12:2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关于慈云桂与331小组的关系。1958年9月,中国第一台军用电子计算机样机在哈军工诞生,这个研制组叫“331”小组。课题组组长是柳克俊,还有张玛娅、陈福接等七位年轻同志,一共8位。解说词却把慈云桂教授放进去,列在柳克俊之前。这是没有历史根据的杜撰。《揭秘哈军工》里有对柳克俊的长时间采访,柳克俊自己说过慈云桂是331组的领导人吗?没有。哈军工史料充分证明,中国第一台军用计算机样机是以柳克俊为组长的小组研制成功的。时为海军工程系雷达专家和教育副主任的慈云桂教授,以领导身份对柳克俊的科研工作给予正常的支持,但并没有参加具体设计和科研工作。而当时对柳克俊支持最大的则是系主任黄景文和系政委邓易非。黄景文从一开始就为计算机研制的各种保障工作费尽心血,困难时期,又是他力保这个项目不下马,就连到旅顺海上做试验,黄主任都亲自带队;柳克俊的立项报告是邓易非作的批示,给予高度肯定,至今这一批文作为历史文物保存完好。那么,我们干脆把这三位系领导都放进331组,让柳克俊去排老四,这行不行?就跟现在的大学一样,一个成果署名的前面要挂一大堆领导的名字。这还叫历史真实吗?

慈云桂真刀真枪地领衔搞计算机是从1964年的441—B通用计算机科研开始的,后来到国防科大,他主持研制“银河”巨型机,成为功劳显赫的计算机领军人物和学部委员。人们尊敬慈云桂教授,但不能把他没有做过的事硬按到他的头上。

文革之初,柳克俊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慈云桂曾积极写大字报批判柳克俊:“想用电脑代替人脑,反动至极!”那个时候,慈云桂对哈军工的军用计算机成果可是坚决划清界限的,决没有挤进去当龙头老大的念头。历史的亲历者大多还在世,史实是无法随意涂改的。

 

    一、史实存疑之处

 

    1、关于斯大林与成立哈军工的关系问题。《揭秘哈军工》以肯定的语气说,毛泽东访问苏联期间,在与斯大林对话时,斯大林建议中国成立军事工程学院。请问,这有什么史料根据?出自哪一部权威典籍?毛泽东从1949年12月6日到1950年2月17日第一次访问苏联,主要是解决双方的政治和经济问题,谈成立军事工程学院这样具体小问题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前些年我在采访几位哈军工老首长时,他们说,是从陈赓那里听到的。大致情况是:朝鲜战争爆发后,周恩来去苏联谈判大规模武器援助时,斯大林有这么一个建议。我认为这个说法比较可信。总之,关于斯大林建议成立军事工程学院的说法,只有口口相传,没有见过任何书面的历史文献。

 

    2、关于陈毅在哈军工的报告问题。在《揭秘哈军工》第四集里,王春景学长讲了陈毅元帅1963年6月18日下午在哈军工大操场的报告,其中有这样的内容:“如果试验没有车,就把我的车开去;如果试验没有起重机,我脱光膀子和大家一起抬;就是脱了裤子当了,出钱我也干……”我看到这里,不禁吃了一惊。因为我对陈毅元帅的报告内容太熟悉了,《哈军工传》里特地引用了该报告的大部分。我从来没有听说陈老总还说过这样惊人之语。我手中有当年哈军工政治部精心整理的陈毅报告记录全文,是从国防科大档案馆里复印的,那里面并没有“脱光膀子”、“脱了裤子”这样的话。当时在大操场听报告的有上万人,我还没有遇到与王春景学长回忆内容相同的其他人。最近,国防科大“科大佳园”有几位哈军工老人,在看过《揭秘哈军工》后,首先质疑这段“陈毅两脱”的讲话,当时他们都是坐在大操场上的听报告者,他们一致表示:“没有听到陈毅元帅讲过这样的话”。

    为了慎重起见,我特地给王春景学长打电话求教,王学长态度明确:我的记忆绝不会错。我没有办法去验证王学长的记忆力。但王学长的说法应属于孤证。目前,只好先存疑了。

 

    3、“陈赓舍身救周恩来”和“陈赓给周恩来提出四个备选城市”的说法,有何历史根据?陈赓在历史上舍身救过蒋介石,是中国现代史上脍炙人口的故事,该片恰恰不提此事。陈赓在长征路上护理过重病的周恩来,但谈不上“舍身”。

    关于哈军工校址选址问题,早在陈赓从朝鲜回国前的1952年年中,中央军委文件已经明确军事工程学院要设在哈尔滨。8月,苏联专家考察组抵京,为了充分尊重苏联专家,有必要对校址和中国的高等教育做一次大范围的考察,除了沪宁、大连、哈尔滨,还考察了沈阳和长春。我没有看到任何文字历史资料,能证明“陈赓给周恩来提出四个备选城市”一说。这姑且先存疑。

 

    4、《揭秘哈军工》用很大的篇幅谈到了哈军工老干部和老知识分子的矛盾问题,解说词里有“掀起轩然大波”,“日益升级的摩擦”,“演化为老干部与老教师之间的对立”等语,我认为言过其实,有违史实。应该说,哈军工开办伊始,陈赓就把“两老办院”作为哈军工一条办学的原则性法规,获得全院人员的支持,深入人心。院部系的老干部如徐立行、李懋之、张衍、唐铎、赵唯刚、黄景文、徐介藩、唐凯等都坚决执行陈赓这一指示。1954年春,刘居英、刘有光来院后,更是不遗余力地执行“两老办院”的方针。老干部与老教师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整体性的“摩擦”和“对立”,相反,“两老”关系融洽始终是主流。极个别干部对照顾老教师有意见,陈赓抓住苗头,批评教育,很快就消声灭迹了。但随着毛泽东的“左”倾思想的日益发展,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整知识分子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爱整人的恰是极个别中下层干部。夸大了老干部和老教师的矛盾,岂不是说陈赓办学无方?要尊重历史,就不能故意去渲染或炒作,那叫戏说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