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对电视片《揭秘哈军工》的质疑和补正 (一)  

2010-01-01 12:1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电视片《揭秘哈军工》的质疑和补正

                          一南一北两部电视片

     今年秋冬之交,一南一北,出了两部关于哈军工的电视专题片。“南片”是广东电视台摄制的十集《哈军工》,于国庆节假日在广东电视新闻频道首次播出,现正在办理相关手续并可望在全国播放;“北片”是哈尔滨市委宣传部、哈军工北京校友会及当代中国出版社合作摄制的五集《揭秘哈军工》,在“南片”之后于央视《见证》栏目播出。在哈军工的历史已经随着远去的时空而几乎湮没无声的今天,有这么多好心人筹资、编导、拍摄、制作,为哈军工“扬幡招魂”,真是难得啊,作为哈军工的毕业生和哈军工史学研究者,我要向他们道谢,朋友们辛苦了!

    因为我参与了《哈军工》一片的部分摄制工作,算是一个“义工”,与该片主要编导人员很熟悉,该片的策划人王克曼、高学敏、吴新明(脚本的主要执笔人)都是我的同学和挚友,所以我对该片的摄制全过程比较清楚,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随时可以与他们交流。

    对《揭秘哈军工》一片就不然了。那是在2006年11月,我在武汉参加全国校友联谊会之后,去北京办事,首先到当代中国出版社,为我的新书《陈赓大将与哈军工》与该社签订出版合同,双方愉快签约后,我向年轻英俊的周五一社长赠送一套三卷本的拙著《哈军工传》以表敬意。几天后,我的责编陈先生给我电话,说他有一位朋友想拍摄哈军工的电视片,但对哈军工一无所知,要找我谈谈,最好能送他一套《哈军工传》,为他启蒙一下。我欣然从命。

    那天在西单汇园宾馆接待这位大眼睛、白净脸的年轻人,接过名片,知道他是北京电视台的编导,叫刘周全。刘导很是谦虚友好,接过拙著,连声感谢,我与他长谈了几个小时,比较全面地介绍了哈军工的历史脉络。刘导表示,要请我当该片的顾问,要上镜,要在片上留名,愿意随时请教云云。我说,谁宣传哈军工我都会义不容辞地支持,这里不存在什么个人名利,上个镜算什么?我在凤凰卫视经常上镜讲历史。但我愿意尽力帮助你把片子拍摄好,免得史实出错,因为哈军工历史博大而复杂,拍历史传记片可要严肃谨慎。当时我对这小伙子印象不错。

    翌年8月,为《哈军工传》评选国家“五个一工程奖”之事,我和湖南科技出版社的朋友在北京公出,恰逢北京校友会召开理事会扩大会议,经校友会领导同意,我去参加了。在会场与刘周全迎面相遇,让我惊诧的是,他不认识我了,形同陌路之人。后来李慧芬会长请刘导上台发言,介绍拍片的情况。刘导没有讲上几句,就让坐在第一排的刘居英老院长气呼呼地打断。因为刘导说:“我认为,哈军工就是为中央高干子弟量身定做的一所贵族子弟学校……”这话让老人家大为光火,他回头喊道:“滕叙兖来了没有?”坐在最后的我赶快站起来应道:“院长,我来了!”“你到前面来,给这位导演讲讲!”我只好走到讲台前,与面红耳赤的刘导有一米远的距离,我笑问:“您还认识我吗?”刘导忙点头:“啊,滕老师……”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尽力为尴尬的刘导解了围。

    后来,《揭秘哈军工》的总导演刘周全先生没有与我发生任何联系,我有心想帮帮他,也不便再开口了。

    之所以罗罗嗦嗦说这些,是因为近日有好几位校友来电询问我是否参与了《揭秘哈军工》一片的摄制工作,我必须先把我与这两部片子的关系交待清楚。

 

                  我对《揭秘哈军工》的质疑和补正

 

    因为播放时间是在凌晨,熬夜看电视,实在吃不消。好在一周后,从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校友站的视频上可以看到,于是,我一口气看完了五集片子。

    拍摄一部片子不容易,成绩总得说是主要的吧。《揭秘哈军工》通过对庄逢甘、杨桓、谢光、钟山、徐滨士、柳克俊、臧克茂等多位哈军工杰出人物的采访及相关影像资料的编辑整理,再现了陈赓大将带领哈军工人的建校办学历程。为了我国国防现代化建设,众多民族精英齐聚松花江畔,教书育人、刻苦学习,使哈军工成为人才辈出的一代名校。该片历数哈军工对我国国防现代化和国民经济建设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试图告诉后人什么是“哈军工精神” ,再一次以影视的艺术形式讴歌了哈军工的光荣历史。

    但是,面对哈军工浩繁复杂的历史,五集片毕竟显得太短,采访的人物仅限于北京一地,且人数也很有限,外地的校友都不沾边;对于传承哈军工伟大事业和光荣传统的“军工六校”及西工大等有哈军工血缘关系的院校,除了哈尔滨工程大学一家外,都没有涉及到。而长沙的国防科技大学等院校是哈军工老人相对集中的地方,其历史地位更不容忽视。这样一个拍摄计划,注定它的内容要比较简单浅显,难以全面准确深刻地反映哈军工历史的精华篇章。我猜想,可能资金有困难。我们自然不应该苛求于人,拍成什么样子就算什么样子好了。我认为,能去拍摄哈军工的故事就是好事,首先要感谢他们。但看完该片以后,我不免感到遗憾,因为该片存在严重的缺欠,为了对哈军工历史负责,我不得不说点逆耳之言。

    下面就《揭秘哈军工》的错讹不当之处发表一点个人意见。

    一、  有违史实之处

    1、 关于苏联顾问。口述者说了这样一个离奇的故事:

“首席顾问戴着白手套检查卫生,摸了摸暖气片,发现有黑,就把警卫连长撤职了,撤了7次,关了禁闭,关两天放出来还当连长,哈哈哈……”这真是天方夜谭!我多次采访过首席顾问的两位翻译和其他知情者,我敢说绝无此事!前天我特地打电话,向国防科大杨昂岳教授核实,因为我知道警卫连长的女儿与昂岳学长是建军小学的同班同学,而且一直保持联系。如果父亲被撤职7次,又关了禁闭,女儿能不知道吗?昂岳学长说:断无此事!

    正像以前该口述者在另一部电视片中说过,“系大楼里设服务部,苏联顾问在课间可以喝啤酒,吃小菜……”这全是没有影儿的信口胡扯。

    该口述者说,“苏联顾问都是中将”,错了,只有两位是中将;“有五位首席顾问”,错了,前后只有三位是首席顾问(其中一位是代理首席顾问),另两位是副首席顾问;“两位首席顾问死在哈军工”,错了,只有首席顾问奥列霍夫猝死于哈军工,副首席顾问叶果洛夫病重回国后死于莫斯科。该口述者说,“哈军工有160多苏联顾问”,又错了。首席顾问是院长的顾问,另有两位副首席顾问,五个工程系的系主任各配一位顾问。只有这八位称顾问,其余一律称专家。专家之外配有翻译、保密员等工作人员,大约先后累计有160人次。

    该口述者还说,“五座系大楼都是按对口的苏联军事学院设计的,上面按个大屋顶……”严重错误!哈军工的五座系大楼是在与苏联顾问发生激烈争论后,由陈赓和奥列霍夫拍板,完全尊重中国同志的意见,由我们自己设计成具有民族风格的建筑物,这与苏联任何院校无关。

    苏联顾问和专家在校工作时,该口述者只是个顽皮的小学生。我的这位学弟常常一时兴起,喜欢信口开河,但面对严肃的历史,怎么敢乱说呢?

    解说词中还说,首席顾问为了检查军容风纪,“领着哈军工干部站在王字楼的屋顶上”,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听说的。王字楼离文庙街有一段距离,站在楼顶是看不出个名堂的,哈军工史料说得清楚,他们是站在文庙街旁检查来往军人的军容风纪。

    2、 关于干部子弟。口述者说“哈军工的高干子弟没有特殊化的问题,这一点每个哈军工学生都可以作证”。言之凿凿,不留余地。总导演刘周全在接受《哈尔滨日报》记者叶勇采访时也强调“干部子弟没有任何特殊待遇”。我要说,真实的历史并非如此。尽管哈军工干部子弟的大多数能严格要求自己,表现较好,但“自来红”、优越感、脱离群众是他们普遍的毛病,而个别干部子弟不仅特殊化,而且很严重。中央为什么三令五申,要哈军工抓好对干部子弟的教育工作?陈东平案件为什么会发生?个别高干子弟特殊化问题的具体事例我可以举出一箩筐,这里就不展开说了。

    解说词说,“据哈军工校史统计,在十大元帅中有七位元帅子女、十大将中有六位大将子女曾经就读于哈军工。加重了哈军工的神秘气氛……”

    哈军工校史中从来没有这样的数字统计,“子女”一说并不确切。朱德元帅是两位侄孙,彭德怀元帅是两位侄子,贺龙元帅还有个养子,谭政大将也有个侄子,这些都不是“子女”嘛,只能说是后人或后代。准确的说,应该是:“在十大元帅中有八位元帅的后代、十位大将中有七位大将后代曾经就读于哈军工”。

    1960年到1961年,因为实行保送制,干部子女一窝蜂拥进哈军工,其中靠特权走后门者大有人在。论表现,众多将帅子女、高干子弟也是良莠不齐的,说院系领导对他们“一视同仁,该骂就骂”,这绝对是不实之词。说哈军工干部子女绝对没有特殊化,每一个在哈军工工作和学习过的人都可以证明:NO!

    该片编导把将帅子女拿出来说事,以“加重神秘气氛”,无非想迎合社会大众的猎奇心理,是否有功利动机存在?这有违该片的宗旨和主题,倒是符合了刘周全总导演“哈军工就是为中央高干子弟量身定做的一所贵族子弟学校”的猜想。

    还是少谈一点干部子女问题吧,因为这不是哈军工辉煌历史的主流,编导靠道听途说,反而要弄巧成拙。

    3、关于哈军工的历史评价问题。《揭秘哈军工》每一集的开头语都有这样一段话:“国防技术现代化起步伊始,哈军工以一己之力,扛起全部的责任和重担,……它培养上万名栋梁和精英……”我认为这样的评价太过火了。谁也不能否认哈军工在中国国防现代化发展历程上立下不世之功,可以用很多形容词去描述。比如“排头兵”、“奠基石”、“大熔炉”等等。但是,除了哈军工,中国还有其他著名军校,如全军第一校——南京军事学院、西军电、大连海校、各军兵种的院校等,众多的军校都有自己的贡献。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说中国的国防现代化是靠哈军工“一己之力,扛起全部的责任和重担”。没有党中央、全军上下和全国人民的鼎力支持和由衷关爱,哈军工也办不好。别忘了陈赓老院长在世时多次告诫哈军工干部要谦虚谨慎,不要耍“军老大”作风,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再说哈军工先后培养了一万数千名毕业生,怎么可能个个都是“栋梁和精英”?不否认该片编导高度评价哈军工的善意,但把话说得绝对化了,一点余地也不留,就成了自吹自擂,只会引起别人的反感。

    4、《揭秘哈军工》说,“在陈赓的主导下,哈军工先后引进、制定各种规章制度和条例条令,汇编之后竟然有两百多万字。而这些条例、条令,为我军后期制定《军人行为准则》、《一日生活制度》、《值星值日制度》等一系列条令、规章打下了基础。”这个表述不仅有违史实,也缺乏起码的军事常识。

    在全面学习苏军的正规化时期,哈军工通过苏联顾问引进上百份条例条令作为制定自己的条例条令的参考,但绝不是“汇编成两百多万字”的规章制度和条例条令。两百万字是个什么概念?恐怕两部《红楼梦》的厚度还不够吧。李懋之将军的回忆录和拙著《哈军工传》里都说得明白,首席顾问奥列霍夫对李懋之说:“苏军的规章制度和条例条令形成文件以后,有两百多万字。”看来,是《揭秘哈军工》的编导张冠李戴了。陈赓院长一再强调“以我为主”,哈军工从来没有照搬苏军的条例条令。朝鲜战争停战后,彭德怀主持军委工作,领导制定全军的“四大制度”,哈军工严格执行全军的规章制度和条例条令,加在一起也没有多少字。所以,不能说是“哈军工为我军后期制定一系列条令、规章打下了基础”。这是常识性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