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六十一章 (六)  

2009-10-07 08:5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严格的保密制度不仅是对一般人的,就是来访的特殊人物也不例外。

    1962年的一天,教员李幼雄正在上课,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来导弹实物教室参观,随同前来的有他的女儿,由于他女儿不是军人,也不是搞国防科技的,哈军工不发证,她便留在值班室里等候,李幼雄给陆定一介绍完了,陆定一才和女儿一道离开。

    1964年8月,叶剑英元帅来参观导弹实物室,李幼雄在门口检查证件,看到一位年轻的学员跟在叶剑英元帅身后,正要阻止,陪同叶帅的戴其萼对他说:“叶帅的孩子,让他进吧!”

    李幼雄这才知道那个学员是叶选宁,导弹系的学员,有“河”字证,可以进。

    还有一次,专科政委把李幼雄找去,让他第二天为中共中央委员、交通部部长王首道讲解,但叮嘱他,不能讲核心数据,如导弹射程等。谁知王首道在参观时真的问了句:“能打多远啊?”李幼雄很尴尬,支吾着说:“我去给您查查去。”王首道恍然大悟,笑道:“算了,算了。”

    每逢节假日,各单位领导都要对部属进行保密教育,个人也要进行保密检查,堵塞任何可能泄密的漏洞。尽管如此严格,还是有人犯了错误。

    1963年11月17日上午,哈军工俱乐部里举行一次不寻常的大会,黑龙江省军区军事法院宣布判处电子工程系一名助教,因严重失密泄密罪,判刑一年。学院为此停课两小时,组织全院人员收听实况广播。

    这位助教是哈军工第四期毕业生,头脑聪明,工作勤快。可是,当他开始谈恋爱时,却乱了方寸,为了证明自己了不起,他多次向女朋友及其家人谈及本人专业,参加部队演习的机密内容。在补毕业设计时,又将两份机密资料私自交给女朋友抄写,他那位女朋友也是个“二百五”,愣是把写有机密字样的资料带到哈尔滨市图书馆去抄写。毕业答辩结束后,他脑袋又“发烧”了,兴冲冲地带着毕业设计资料溜出了学院,准备送给他的女朋友看,借机再吹吹牛皮,没想到乐极生悲,他把毕业设计丢掉了,幸好被哈尔滨车辆厂工人拾到,送还哈军工。

    这位有“吹牛夸耀癖”的老兄,低着头,带着锃亮的手铐,去铁窗里反省一年。

    当时,笔者坐在俱乐部里,亲眼目睹这场宣判大会,只感到身上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啊,保密制度,可万万马虎不得呀!

    哈军工各级领导干部在保密方面都能以身作则。60年代初,有一次张衍看到了关于绸布提价的机密文件。那天是星期天,他和爱人程倩上街,程倩想买点绸布料,恰恰是即将涨价的绸布料。几次征求他的意见,他都嘻嘻哈哈不表态,程倩也没了情绪,结果没买成。不久绸布料涨价了,受到程倩好一顿埋怨,张衍笑着解释:“我得遵守保密规定呀!”

    当时不仅秘密文件不能丢失,就连在院内发行的《工学》报也不允许丢失。

    1964年初春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海军工程系59-311班的学员发现19份旧的《工学》报不见了。他们想,领导有交代,《工学》报反映的院内情况,关系到中国军事科技发展的动态,属保密范围。不能传到社会上去。经过查问,知道上午搞卫生清理报纸时,张利民同学误将19份旧《工学》报和全国公开发行的旧报纸捆到一起,拿到军人服务社出卖,不巧收购旧报纸的人不在,他就拿到大门外,卖给一个收购废品的老人。班干部一面向领导报告,一面组织全班同学到院区周围寻找收购废品的老人,可老人早已经无影无踪了。大家商量后,决定派共产党员胡洪增、保密员韩树植、杨光景和张利民四人带着惟一的线索——收购废品老人开的一张单据,上街进一步查找。

    收据上盖的印章,是篆字,小而模糊,一个也辨认不出。四个人先跑到秋林刻字店,经过几位有经验的老刻字工仔细辨认,认出了一个“张”,但另一个字究竟是“田”还是“明”,还是辨认不出。

    此时天近黄昏,街灯已亮,四个人在附近找到了义州街派出所,值班民警带他们到市局口卡科查到了两个“张田”,一个住在道里区,一个住道外区。先到道里区阳明街找到了第一个张田,是个工人,不对;又到道外区找到了第二个张田,虽是老人,却不收废品。他们又跑到道外人民政府、道外区分局、仁里派出所查询,又找到了八个“张田”、两个“张明”,但都不是收废品的。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希望变成了失望。

    此刻已是深夜12点,风沙弥漫,寒气袭人,马路上的汽车、电车早已停驶,街上空无一人。

    “是不是回院睡一觉,明天再找?”四个精疲力竭的学员,相互商量着,最后统一的意见是:“多耽误一分钟,就多一分失密的危险。”于是,四个人以破釜沉舟的决心,再到市公安局查询,果然又找到一个“张田”,住在滨江火车站附近。他们带着最后的一线希望,迎着扑面的冷风,踏着昏暗的道路,于凌晨3点多找到了滨江派出所。在值班民警的热情帮助下,找到了最后一个张田,一个睡眼迷糊、惊慌不安的老人开了门,张利民乐了,他正是昨天上午在院门口收购废品的老人。在他家的废品堆里,终于翻到了那19张《工学》报。压在四个人心头的大石头落地了!真是“踏破铁鞋有觅处,得来实在费工夫”!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