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六十一章 (五)  

2009-10-06 09:3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严治校,还体现在全院人员严格执行军人条令纪律上,做到令行禁止,绝无通融和含糊的余地。哈军工学子对“时间观念”体会特深刻,课间调换教室,差一分也不行,曾有过因搞错教室、耽搁了几分钟而撤掉学员班班长的事例,所以,只要你到哈军工大院站一站,就会看到数不清的学员班整整齐齐、跑步前进的景象,不管严冬还是盛夏,总是紧紧张张,一丝不苟。

    空军工程系第九期学员陶光孟终身难忘一件关于时间的故事:那是在新生队的时候,一次集合开会,他们班迟到了一分钟,受到系主任唐铎的批评,有的同学不服气,小声嘀咕:“不就是一分钟嘛。” 唐铎听到了,严肃地说:“一分钟,你们知道在战场上,一分钟里飞机飞出多远吗?一分钟里敌情要发生多大变化吗?”

    陶光孟后来成为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领导,在几十年的工作中,他从来没有迟到过,成为大家公认的“最守时的人”。同事们问他为什么,老陶总是说,我在哈军工养成的习惯。

    说到遵守纪律,哈军工学子们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有一条“两不准”的纪律。

    新学员一入学,领导必定告诫:“学习期间,不许结婚,不许谈恋爱!”这是陈赓院长立下的老规矩,他曾在大会小会上经常讲。

    60年代初,特别是陈毅元帅在大操场上那一声严厉的警告之后,各级领导更加强调“两不准”是哈军工一条铁的纪律。

    男女学员之间接触,不准摩擦出爱情的火花,这就是“没有爱情的哈军工”,想谈情说爱,谈婚论嫁吗?对不起啦,请“拜拜”走人您吧!

    原子工程系的两位学员堕入情网又不听教育,对不起,勒令退学,通报全院。

    1963年5月,电子工程系一蒋姓男学员和一陶姓女学员的“地下恋爱”发生危机,蒋对陶的变心气愤不已,在51号楼南边的小土包上,双方谈判破裂,蒋失去理智动了手,“花边新闻”迅速传遍全院。那时候中国正在“反修”,意大利共产党总书记陶里亚蒂是被点名批判的修正主义代表人物。于是学员中有编相声者,模仿《关公战秦琼》的套路,编出一个笑话叫“蒋介石打了陶里亚蒂”。学院严肃处理了这一事件,“蒋介石”受到刑事处罚。

    也真够电子工程系杜鸣珂主任心烦的,“蒋介石”刚走,又发生一起高干子弟由谈恋爱发展到违法乱纪的事件。

    某大军区领导干部(中将)的儿子是个思想腐朽的公子哥儿,1961年“保送”进来,收敛了一阵,然而劣根未除,与同班女同学谈上恋爱,不久,就做出荒唐事,次年夏天,事情败露,该公子哥百般抵赖,拒不认错,最后被开除学籍,女方被勒令退学。

    “文化大革命”之前,哈军工校风严明清纯,朴实无华,年轻人怀着献身革命事业的远大抱负,都把爱情暗藏心底,集中精力完成学业,这是哈军工人才辈出的原因之一。偌大的一个花园式的校园,笼罩着一层圣洁的氛围和随时为国赴死的豪情,绝对见不到如今高校里那种出入成双成对,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缠绵情调。哈军工的年轻人,朝气蓬勃,志向高远,“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而高翔”,谁要是在这所革命的大熔炉里不奋发向上,而窃念儿女私情,那他简直无地自容。

    哈军工还有一条让学员们终身难忘的纪律就是严格遵守保密制度。

哈军工本身就是国家的一个大保密柜,作为军队的机密单位,哈军工十分重视安全保卫工作。

    1952年12月,陈赓院长刚到哈尔滨市,就对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陈怡说:学院所在地社会情况复杂,是旧社会的藏污纳垢之地,什么“落马湖”,“黑三角”,“桃花巷”都在院区周围,而且学院目标很大,三面临街,敌人一定会进行破坏的。陈赓指示,要充实保卫工作干部,加强保卫人员队伍建设,与省市公安机关紧密配合,确保院区安全。后来陈赓又多次指示:“我国的国防技术机密,有相当多集中在我们学院,一旦失密,后果不堪设想,要提高警惕,加强安全保卫工作,防范敌人破坏,做到万无一失。”

    1958年,彭德怀元帅来哈军工、徐向前元帅在北京看哈军工科研成果展,他们都强调了保密的问题。

    从第一期学员踏入文庙街开始,学员们只能对外讲是去了103部队,1958年以后叫9042部队,1962年以后叫总字943部队。哈尔滨人民只知道南岗有个神秘的103部队,但究竟干些什么,谁也说不清楚。1955年实行军衔制,老百姓才知道那个部队是所“军官大学”,如此而已。

    新学员第一次点名就是保密教育,入伍宣誓时,誓词中就有保守秘密的条文,从此,学员要牢固树立为党、为国家、为军队严守秘密的观念,不该听的不听,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就绝不能说。“包打听”者是要受到警告的,一个学员队中有好几个专业,相互之间只知道个大概,不许乱打听,系与系之间更是如此了。习惯成自然,哈军工人即使因公外出,一般也能自觉严守机密,绝不在公共场所对不相识的人谈论国家机密和学院内的情况,谁要是一时不注意开了口,马上就会有人出来制止。

    哈军工院区分为生活区和教学区,都设有警卫,凭证进入。与地方联系较多的院务部在生活区办公,来院联系工作的人员和探亲访友的群众,只能登记换证进入生活区,教学区根本进不去。哈军工有健全的安全保卫机构和制度,那么多苏联专家在学院工作,那么多中央领导来学院视察,从来没有发生任何事故。

    哈军工院、系、专业和教研室名称都是保密的,对外一律有代号,课程如涉及保密的内容,必须记在专门的保密本上,这部分教材和笔记本放在自己的保密包中,上课前从保密室领出,下课后交回保密室。

    1958年,导弹工程系成立后,因所有课程均属绝密等级,其保密要求极其严格。有一位老资格的调干学员,下课把保密包留到了教室,忘记交回保密室,受到了处分。该系学员下工厂实习,都换上便衣,不能暴露本人的身份。

    孙金南,江苏张家港人,1957年参军,是空11师的技术干部。21岁那年,领导通知他去哈尔滨“上学”,那是1960年的夏天。他和从各个部队调来的100多人住在哈军工招待所,一住就是一个来月,大家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哈军工已经派出百余名干部奔赴全国各地,为他们这批人搞政审。政审没完,他们只能先在招待所里“上学”,打打扑克牌了。

    通过政审后,孙金南和同伴们被分配到“教练队”,这时他才明白是来哈军工管导弹火箭来了,领导说,你们只准进,不准出。

    红砖高墙围住高大的导弹库“大红楼”,墙的四角有碉堡,戒备森严。进导弹库要经过四道门岗,有三种不同的通行证,分别冠以“河”、“江”、“海”的字头,“海”字证级别最高,可以看所有型号的导弹,教员只能凭证进入和自己业务有关的教室,不能到别的教室去。上课的学员只发“河”字证。

    孙金南住进这个神秘的大院里,在教练队一直干了10年,1970年,又冒着酷暑风雨搬运导弹,千里迢迢往长沙搬迁。作为导弹的卫士和教学人员,他天天守着导弹,进行测量、维护,他的亲属也不知他干什么工作。1963年秋天,彭真来哈军工视察,把“海”字证递给正在值班的孙金南看,又亲热地握着他的手,连说:“你辛苦啦!”孙金南很是感动,中央首长对我们这些在保险箱里工作的人很关心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