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六十一章 (四)  

2009-10-05 09:2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格治校是哈军工创办伊始一直坚持的老传统。从1961年开始,教育方针逐步拨正之后,哈军工历史上的第二个黄金时节初露光彩。治学上的“三严”作风,即“严格、严谨、严密”,深入人心。这一时期,哈军工教学工作的一大特点是深入贯彻“少而精”的教学原则。

    在第一个教学周期,陈赓院长就十分重视解决学生学习负担过重的问题,尽管当时教学工作深受苏联的影响,他仍指示科学教育部提出“学少一点,学好一点”的口号。“二刘执政”时期,更进一步为学员减负,1955年6月,刘居英组织全院教师大讨论,下大工夫推行“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采取一系列措施解决学员负担过重的痼疾。

    1960年8月,全军第8次院校会议提出贯彻“少而精,短而少”的原则,教育部也发出教学改革的指示,学院发动群众搞教改,通过“七查四审”,虽然解决了教学内容上一些重复烦琐的问题,但是轻率地砍掉了许多必学的基础理论课,严重削弱了基础。这个走弯路的教训让教员们对“少而精”敬而远之。

    1961年以后,“大跃进”时期忽视基础理论的倾向得以纠正,但又简单地恢复了过去被砍掉的教学内容,出现了贪多求全、主次不分、多重死、满堂灌的现象。保送来的学员本来基础就差,在沉重的学习压力下,普遍“消化不良”,病号大量增加,学员叫苦连天,当时学员们的顺口溜是:“考考考,教员法宝;分分分,学员命根”,最后不得不来个“泻大肚子”。

    哈军工在教学上走过这个“之”字形的曲折之路,是历史的产物,此外,从战场上下来的职业军人摸索高等教育的规律也要有个过程。

    1962年6月,教育部召开全国工科高校教学工作会议,批判贪多求全现象,要求切实贯彻“少而精”原则,7月,钟赤兵率检查组来哈军工,又推了一把,哈军工贯彻“少而精”原则的问题再一次摆到院领导的工作议程中。

    刘居英亲自挂帅,暑假也不休息了,院部系领导和主管教学的干部连续开会,非得议出个名堂不行。秋冬学期一开始,学院采取谨慎的科学态度,先选择五门主要基础课试点,工作有了改进,教学质量也提高了。然而“少而精”的教学原则也受到少数教员的抵制,他们认为掌握科学技术应当“广而博”,“少而精”是“压缩饼干”,吃了“不消化”。1962年下半年,只有少数教员在讲课中贯彻“少而精”的原则,多数教员“作壁上观”。是年年底,国防科委在北京和广州召开教学工作会议,再次强调“少而精”必须认真落实。刘居英向助教以上教师作关于如何理解贯彻“少而精”教学原则的报告时,物理教研室副主任拒绝参加,他冷笑道:“我不愿牺牲科学的严密性去迁就学员的接受程度。”

    刘居英自有主意。1963年开春,他派出一批干部和教员,到清华大学取经,回来层层传达,对照学习。恰在此时,国防科委发来一个《通报》,介绍交通大学改进教学工作的经验:加强基础,突出重点,严格要求,培养能力。

    “难道清华大学和交通大学的成功经验在军工行不通吗?”刘居英有点忿忿然。他在5月份召开的基础课教研室主任会议上严肃指出:“少而精”教学原则正确地落实到各个教学环节中去,是当前教学工作的中心任务,不彻底解决学员学习负担过重的问题,学员的独立工作能力和独立生活能力就不可能加强,综合素质也提不高,就会沿着“一二年级‘胖’,三四年级‘黄’,五六年级进‘病房’”的可怕趋势发展。

    刘居英这个讲话记录不知怎么传到了北京,让张爱萍看到了,副总参谋长击节赞曰:“刘院长关于‘少而精’的问题讲得很精辟嘛,这个讲话可以作为国防科委第3次院校工作会议的参考文件!”

    1963年秋天,在建院十周年庆典之后,院党委把贯彻“少而精”教学原则列为新学年主要教学任务之一。领导干部逢会必讲“少而精”,身体力行,进行试点,刘居英带头下基层蹲点,推动各单位,不断总结,交流经验。年底,各系召开了贯彻“少而精”教学原则的经验交流会。此时,哈军工的教员们已经完全接受了“少而精”的思想。大家认识到“少而精”是大学教育的基本特征,是提高教学质量,减轻学员学习负担,培养独立工作能力的重要保证;“少而精”的核心是“精”,精不是浓缩教学内容,越少越好,而是把课程的基本内容讲清讲透,给学员一把入门钥匙,启发学员自主学习,提高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贯彻“少而精”原则的关键是依靠老师业务水平的不断提高。

    1963年底,哈军工贯彻“少而精”教学原则大见成效,各个系涌现一批贯彻“少而精”的先进典型,这些教员授课的共同特点是:目的明确,重点突出,条理清楚,举一反三,环环相扣。学员负担明显减轻,学习成绩节节上升,不及格人数只占学员总数的7.5%,全院学员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呈现出积极主动、生动活泼、全面发展的好局面。

    说到哈军工的从严治校,体现在领导干部的身上首先是以身作则,严于律己,加强自身革命化。

    1963年5月初,中共中央决定开展“五反”运动,罗瑞卿总参谋长在中央军委办公会议上向全军作了动员。根据上级的精神,谢有法代表院党委号召大家“向院领导进攻”,在学员不停课的情况下,全院上下集中一周时间,向院领导提了上千条意见。这是近几年来,规模较大的一次政治运动,而且是首先拿领导干部开刀。院领导人人过关,汗流浃背地作自我检查。

    6月29日,谢有法代表院党委在全院排级以上干部会议上,专门就院领导干部生活特殊化的问题做了检查。

    谢有法说:“我们共产党人本来是以为人民服务为职责的,理应更加自觉地发扬党的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永远和人民群众同甘苦,共患难,以卧薪尝胆、奋发图强的革命精神,团结全院同志克服困难,做好工作,办好学院。在口头上,我们也曾讲过艰苦奋斗,‘共赴国难’,但实际行动上,我们对下级干部和群众的生活疾苦却漠不关心,淡然处之,而对于自己,在生活本来已经比群众好的情况下,还要多吃多占,搞特殊化……”

    与会的干部们吓了一跳,我们的院首长到底犯了什么样的严重错误啦?

    谢有法根据全院上上下下,彻里彻外的大揭发,检查常委们的具体“严重错误”如下:

    一曰多吃多占:技术部在春节打猎,弄到一些野鸭子,本部门的干部分完后,又送给院首长每人两只。

    近几年为了改善生活,各部系和工厂都派人去打鱼,分鱼时也给院领导分几条,最严重的是五系,本来打上来的是小鱼,觉得送人面子上不好看,又悄悄到市场上买了大鱼,然后送给院领导,院领导不知实情,糊里糊涂地收下了。

    刘居英、谢有法、李懋之的家属曾用粮票到招待所换了点细粮,张文峰从越南学员食堂里买了点肉,李焕从畜牧场买了大麦酒6斤,张衍多买了几条香烟。

    二曰公私不分:院领导都用过公家的材料修建自己家的菜窖,张衍在实验工厂做过一个麻将盒子(已经付了钱),张文峰用了公家一个电子管(尚未付钱),李焕在仓库做了一个人工小磨的底盘。

    三曰违反政策:李焕托人在方正县买了40斤鸡饲料,张子明的炊事员在自由市场上高价买了5斤豆油,猪肉、羊肉各1斤,张友亮叫人在自由市场以12元的高价买鱼一条。

    四曰违反制度:学院规定干部养鸡不得超过5只,但院领导不认真执行,刘居英家超养了几只。

    谢有法向全院干部检查了这些错误之后,又从思想深处挖根源,并向全院干部保证,要在党和群众的监督下,严格按照一切有关的规定、制度、标准办事,绝不再多吃多占,违反制度。同时提出了具体的整改错误的措施,例如,不再执行大校以上干部家属吃50%细粮的哈尔滨市的规定;增加四海厂老工人的细粮,责成院务部保证老工人的大米供应;取消在俱乐部放映校官专场电影,保留在大和旅馆为老教师放映的专场电影;院领导几个人自现在起到入冬前,逐步把鸡杀掉,不再喂养……

  这就是40年前,一位老红军,中将政委,代表他的同事们向哈军工全院干部所做的一次诚恳的检查。笔者倒以为,谢有法这个检查恰恰反映出当时哈军工高级领导干部过硬的思想作风。他们不是几尊不食人间烟火的泥菩萨,他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啊,就拿刘居英来说,夫妇俩要养活二老和四个孩子,要支援有困难的亲朋,刘居英常年出差,额外花销很多,因此,夫妇俩的工资月月光,有时还要向别人借钱,家里的老人多养了几只鸡,堂堂院长要向全院做检查。    几十年后的今天,再看看干部队伍的特殊化问题和无处不在的腐败现象,真是天翻地覆,不可同日而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