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子弟博客里的波澜(上)  

2009-10-24 08:07: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子弟博客里的波澜

     上一周,我无意中惹了点祸,我在哈军工子弟博客上发表一段留言,激起一阵波澜,被迫与几位哈军工子弟唇枪舌剑了好几个回合,现在想起来怪有趣的,这是一段奇遇,不可不记。我把来龙去脉粗略地梳理一遍,作个小结,保存起来,以期获得教益。

 一、我给哈军工子弟博客发了喜讯

    这要从去年我们哈军工同学筹划电视专题片《哈军工》说起。有感于哈军工历史渐行渐远,哈军工影响日趋式微,当今国人有多少人知道哈军工?与一百个年轻人说起哈军工,恐怕会有九十五个茫然无知:“你说的是什么东东?”有四个笑答:“啊!我知道,你说哈工大吧?”致力于哈军工史学研究的几位老同学:吴新明、高学敏和我,常为此感慨不已。多亏当过广东省广电厅厅长的王克曼同学有办法,他决心弄点钱,在政府立项,拍一部电视片。说干就干,哈军工人的“贱骨头”就是不怕吃苦,不怕困难,埋头苦干,谦虚好学,不事张扬。在克曼兄的领导下,立项、筹款,全国拍摄及后期制作过程中的种种艰辛一言难尽,我就不多说了。在数不清的哈军工老前辈和广大哈军工校友(包括不少哈军工子弟)的鼎力支持和帮助下,总算把这部十集片子赶在国庆长假里搬上了屏幕,尽管由于各种原因该片可能还有不够完善之处。开播之前,广东校友会负责人、老同学齐国甫特地给我打电话,转达克曼兄的话:一定要通知到老滕,让他仔细看,看里面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一直抱病拍片而累得倒下的新明兄从蚌埠家里打来电话,让我尽可能通知校友,让大家收看。我遵命忙活一阵,突然想到,“哈军工子弟博客”办得红红火火,应该让我的小兄弟小姊妹们知晓,感谢子弟博客的“斑竹”贴出了我的文章“喜讯:十集电视专题片《哈军工》即将登上电视荧屏”。

二、我为什么在子弟博客上留言

    《哈军工》的播出,受到哈军工子弟的热烈欢迎,这让我很是兴奋,说明这部片子还行,在哈军工大院长大的这些子弟们,与我们哈军工学子一样,跟哈军工的感情刻骨铭心,能得到他们的认可,我们这些哈军工学子一万个欣慰。

    一位网名叫“风60_98”的小妹发出一条激情如火的留言,她说:“《哈军工》四集都看完了。真了不起啊!多么优秀的父辈们!     过去都说军工子弟傲气,我心中还有所丝丝歉意,总想时时事事加以克制。看过《哈军工》后,暮然回首,咱哈军工子弟就该理直气壮的傲气,这是一种哈军工的特有风骨。我国的国防处处都渗透着哈军工的身影,这么优秀的父辈,这么优良的血统,怎么可能不令人骄傲呢?”

    “风”的激情说明她对哈军工情之深、对父辈爱之切,这种纯真的感情值得珍惜,但她说的“就该理直气壮的傲气”, “这么优良的血统”等语,我似觉不妥。当时没有去多想。

    很快,“风”的留言在博客上引起热议。强烈支持者说:

    “单名一个“风”字,本身就个性。好! “风”又连着骨,所以叫风骨。这骨自然是指人不能没有的傲骨。人没有傲骨的话,活着还有啥劲! “风”又连着骨,所以叫风骨。很好!赞! 赞风! 赞自己——哈军工子弟! ”

    “上下几千年,国人就是太讲究内敛. 现在早已是二十一世纪了! 何为‘成就’,活着本真,活着简约,就是成就,就该骄傲!”

    “这种傲气通俗的说就叫‘自我感觉良好’”

    “不可否认,每个哈军工子弟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是有股"傲气"的.伴随几十年的路程,风起云涌,这傲气表现更多的是一种做人的傲骨! 父辈放心我们,后代欣赏我们,我们骄傲!”

    “‘有优良血统’,我觉得很好,很实在,没什么不好。”

    “大多数的哈军工子弟不会也不屑于社会上的逢迎拍马、阿谀奉承,在既得利益上是有点吃亏,但这不是我们的错,是社会风气不好。不能因为世俗的小利丢掉我们的人格!因为我们是有着优良血统的哈军工子弟!!!”

    也有持异议的人:

    “哈军工子弟只有比父辈们做的更有成就,才有资格骄傲!”

    “我认为您所言的“军工子弟傲气” 不应是盲目的“傲”,“这么优秀的父辈,这么优良的血统,”的后辈应有所成就,有所为,年近花甲了,只记得“傲”了,背着“优良的血统”,如何见父辈?后代如何评价您呢?

    “骄傲是要有资格、本钱的,据说青出于蓝……自省”

     “在猫看来,哈军工子弟确有傲气,但在现实社会中还是比较吃亏的。”

    “风”对“傲气”做出一个注解:“这种傲气我所指的是做人的气节:高傲自尊,刚强不屈,一身傲骨,两袖清风。”

      看到这个热闹场面,我这个书呆子又犯爱推敲(或说“咬文嚼字”)的老毛病了,我也想说几句。只要不违规,博客上不是允许自由发表意见吗?网友间不同意见可以讨论嘛,谈不拢可以各自保留嘛。所以贸贸然地以网名“老藤”,“蹿访”哈军工子弟博客。

    我的留言是这样写的:

    “近日看到朋友们在谈论傲气和傲骨的话题,我想起徐悲鸿大师的一句名言:人不可以有傲气,但一定要有傲骨。回望哈军工的历史,凡事业有成的师生,无不是谦虚谨慎的,脚踏实地的,胸怀大志而奋斗不息的。哈军工固然有辉煌的历史,但有不少值得总结的教训:哈军工个别人(特别是领导干部)的高傲霸气、个人英雄主义、不团结、不互相提携等缺点,伤害了事业,自己也吃亏不小。作为后人,我们可要记住,天外有天,谦虚谨慎,才能在艰难的人生里做成几件事。” 

    万没料到,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惹下不小的乱子。

 三、 步枪和迫击炮

    我发表了留言后, 得到两位网友的支持:看客66_83说:

    “老藤说的对! 军工历史长,又经历过文革的混乱,派系纷纭、山头林立。好在我们这些子弟们还大部分没有陷进去,也可能我只看到了一部分,在长沙和哈尔滨的是不是也多少陷进去了?”

    Zt说:“老滕和看客的见解是具有文化底蕴,历史厚重的,精辟,耐人回味。”

     “风” 对“傲气”又做出一个新解释:“傲气分为广义和狭义上的理解。广义上的傲气是指傲骨之气;狭义的理解是骄傲之气。“为祖国而骄傲与这人很骄傲”意义能一样吗? 一句话,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出发点不同,自然理解也不同。”

    我想差不多了,打道回府吧,我还有一大堆事儿呢。第二天打开电脑,到子弟博客里瞅上一眼,嘿!有两位网友朝我开火了。

    第一位网名ls的朋友说:“从老藤和看客的两小段“短消息”还真没感觉到什么文化底蕴。 上海闸北区的zt竟然能颂之为“历史厚重,精辟,耐人回味”, 怎么有上个世纪精神大坎陷的味道捏? 老藤是哪家的娃?倒像老一辈的哲人.希望你不要把风说的子弟们所继承的“傲然风骨”和你说的“哈军工个别人(特别是领导干部)的高傲霸气、个人英雄主义、不团结、不互相提携等缺点,伤害了事业,自己也吃亏不小”同日而语。 求老大,别在这里瞎掰了,谁又有多少资格和全息的角度评说我们的前辈呢!”

    第二位网名mm,他的话很精炼,就一句:“老藤的‘天外有天,谦虚谨慎’ 怎么觉得有些文革遗风啊。”

    我真是目瞪口呆了,这是怎么说的?如果说ls的话有点糙,咄咄逼人,但没有啥,俺是爹娘的娃,说俺瞎掰,俺们就掰掰看,可能不瞎呢。但这位mm(不妨读作“咪咪”吧)就不然,他可是一棍子打死人,他在政治上给我上纲上线了!如果说ls打的是步枪,咪咪打的就是迫击炮。我又把我的留言看了两遍,这里没有“文革”的什么事呀,要说“文革遗风”,那题目太大了,几天也说不完。维持封建专制,破坏民主法制,热衷阶级斗争,痴迷个人崇拜,罗致罪名,造谣陷害……这些才是“文革遗风”,我说“天外有天,谦虚谨慎”,是我的人生体会,与“文革”八竿子打不着呀!我心中颇为不快,考虑再三,不能沉默,要回复这两位子弟。我是这样说的:

    回复ls和mm网友:

   “出于对哈军工子弟的友好感情,我发表一点个人看法,对与错,人人可以评价批评,但搞人身攻击就不好了。ls问“老藤是哪家的娃?”我坐不改名,立不改姓,在这个子弟博客里你会容易地查到我是谁,我是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叫滕叙兖,今年67岁,潜心研究哈军工历史逾十载,有《哈军工传》等多部专著出版,请问你又是哪家的娃?敢亮出真名实姓吗?“哲人”的称呼我不敢当,“老一辈”,可能对你是不错的。说我在这里“瞎掰”,有何根据?对哈军工的历史我肯定比你有资格去评说,你的前辈就不能评说吗?至于mm说,我说“天外有天,谦虚谨慎”,就有“文革遗风”,我不想反驳,因为这太可笑了。我只想问mm,文革时,您多大年纪?因为哈军工的辉煌历史而感到骄傲,这无疑是对的,作为哈军工学子我也感到骄傲。但因此必须有“傲气”,我不以为然。哈军工子弟在博客上应该有什么样的文风和形象?无端攻击别人就是“傲然风骨”?请ls和mm网友考虑。”

    我的回复很快得到响应,理解和同情我的帖子说:

老马识途:

    “老藤:看得出你的良苦用心,体会得到你对子弟博的厚爱。哈军工的兴衰有诸多原因,你讲的也是原因之一。不仅我赞成你的观点,一些哈军工的老领导晚年也有此看法。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毛主席还说自己是三七开。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一个单位、一个国家同样如此!我认为你的研究和分析是客观的,是唯物辩证的。本人作为哈军工子弟,对哈军工充满感情,对军工的内幕也略知一、二,绝无任何贬意。以上拙见,也望学友们包涵。”

ZZZM:

    “再三通读了此文。实在没有看出老藤的文字有什么杀机,怎么就棍子棒子的都飞出来了!莫非还真有些什么什么遗风?”

心声 :

    “作为哈军工子弟,我也为哈军工曾经的辉煌而感到骄傲。但我觉得老藤的言论并无不妥之处,他既是对哈军工历史研究比较深的一位学者,也是对哈军工怀有深厚感情的一位老学员,请学友们从善意的角度去理解他的肺腑之言。有不同意见可以心平气和地探讨,让我们共同维护好这个和谐的博客,维护好哈军工子弟的整体形象。”

自知之明 :

    “军工是我们优秀父辈的骄傲,军工子弟仅仅是幸运地出生在那里。子弟们为建设军工做了什么引以为傲的事?

    联想起民国初期的八旗子弟,总拿着父辈的英勇善战说事儿。父辈的优秀并不代表子弟的优秀,父辈的优秀为子弟们树起更高的标杆。子弟们人前谦虚了几十年了,到老到老就应该骄傲一把,优越一把?!以你的逻辑。八旗子弟同样为他们优秀父辈感到骄傲,为他们优良的血统感到骄傲,其结果是人所共知。我仅对子弟而言。”

大实话:

    “ 我非常同意“自知之明”的观点。所谓的“血统”“傲骨”那也不是能随便说说的。事实是(有历史原因)没有因有“优良血统”而造就出一茬茬,齐刷刷的将军,高官,院士。现在咱们都是奔5(0),奔6(0)最知道自己的路是咋走的。由于各自的环境,机遇,生活状况不同,何况又是在虚拟世界怕也不是能说的清楚。总之,过的好的不好的兄弚姐妹们,都要开开心心的活好每一天,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因为这才是真实的!”

     那边厢,持步枪的ls放下“三八大盖”,友好地伸出手来。他发表很长的回复:

    “哦,老藤你好!

    怪我傲骨里的“疏忽”,原来“老滕”即是著有《哈军工传》等多部专著的滕叙兖老师,多有冒犯,敬请包涵。

    我作为新中国的同龄人也是白发苍颜,看在咱们都在一个“大池子”泡过澡,谁啥样都清楚的份上,尊你一声“滕哥儿”吧。咱们不比谁老谁大,是因为咱从来都没畏惧过老大,要是比对共和国的贡献、比今天脚下的奋斗路、比心态和内心的快乐,我随时奉陪,嘿嘿。

    这里我想告诉滕哥,我非常敬佩你凭着朴素的感情潜心研究哈军工的历史,点灯熬油勾画了哈军工的史文。但我以为当代人、当事人写史定然会有失偏颇,以致于近些年今人写近史竟然没有出过哪怕一本好书。所以,包括你的《哈军工传》等著作我尚不打算看。哈军工13年进进出出的教职员工多达数万,遍布祖国各地,采访面不宽、采访量不逾500-1000人,写的史一定似新疆维吾尔族小姑娘编辫子——主观随意不可避免。至于你说的“哈军工个别人(特别是领导干部)的高傲霸气、个人英雄主义、不团结、不互相提携等缺点,伤害了事业,自己也吃亏不小”。请恕我直言,如果你这是指文革前,能拿出史料吗,我甚至觉得你没角度也没资格评价;如果你是指文革中,那不过是一泡挑起来才臭的屎,没人正确,都被耍了而已,因为谁都不是圣人,包括你在内。

    我习惯于在虚拟世界里潜水观察,就不“实名制”了,自以为这也是一种简约和简脱,潇洒自如,我行我素惯了(对此,滕哥大可不必动气而伤心藏,有悖医嘱)。如果你约我见面,我倒也十二分的乐意,咱哥俩可以一杯薄酒、当面切磋。我可不想在此赘言——又费马达又费电的,哈哈……

    滕哥,在我就此打住不再言语之前,俺还想告诉哥哥一句,我作为一名哈军工子弟尚且知晓一个浅显的道理:任何人的成功和失败都可以在“是否知道自己是谁”、“自己能干和不能干什么”中找到答案。”

      我读过ls的回复,挺高兴的,猜想他是位性情直爽的兄弟,他愿意与我探讨问题,虽然我并不同意他某些观点。比如“当代人、当事人写史定然会有失偏颇”,比如“我甚至觉得你没角度也没资格评价”, “采访面不宽、采访量不逾500-1000人,写的史一定似新疆维吾尔族小姑娘编辫子——主观随意不可避免。”我只是想说,老弟啊,《哈军工传》等著作你看都没看过,我们之间怎么好去讨论哈军工历史呢?你怎么就能断言我是维吾尔族小姑娘?如果知道ls老弟是谁,我真想找个机会,约他坐下来好好聊聊,倾听他的意见,一定会对我有帮助。

    但咪咪又打过来迫击炮弹,轰!轰!他重新把我开始近200字的留言全部复述一遍后,他说:“字里行间,拿着盾牌,举着大棒,警示着小的们。这难道不是文革遗风吗?对历史的评判,当然需是后人为!用“傲气”的口吻问我文革时,多大年纪,也太没风度了吧。”

    我被轰得头昏眼花,平生第一次被戴上“文革遗风”的大帽子,沉甸甸的。就再“没有风度” 一次吧,我回复咪咪道:

    回复mm网友:

    “承蒙您的厚爱,两次给我戴上“文革遗风”的政治帽子,很是荣幸,谢谢您!收藏起你对我的大批判:“字里行间,拿着盾牌,举着大棒,警示着小的们……”没有想到我一小段留言,自信并无恶意,也没有教训谁的动机,竟让您大为光火,实在对不起!我是看到有的网友发表因为哈军工历史上的辉煌而陡升“傲气”,甚至有“有优良血统”之类的言论,才说点不同的意见。也是我自己人生的体会。ls网友问我有无史料根据,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历史根据很多,历史档案里都记录着。陈赓院长多次教育过,他在遗嘱里特别说这一条“谦虚谨慎”。过去军队里称哈军工“军老大”,所以,刘院长等也经常提醒我们学生,切莫骄傲。我所说的“天外有天”,是指与北大、清华、复旦、浙大等名校相比,他们培养出的杰出人物远远多于哈军工。所以,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也是发扬哈军工的光荣传统的内容之一。

    mm网友甩来“文革遗风”的帽子,我猜想您对文革一定有研究,问您文革时多大,是想知道您是否亲身经历过文革全过程?当过“红小兵”还是“红卫兵”?有文革经历对文革的理解会更深,愿意向您求教。为了不影响博客的和谐气氛,对mm网友的言论恕不再回复。”

       说心里话,这位咪咪认准我就是“文革遗风”了(幸好不是“文革余孽”),我有什么办法?三十六计走为上。所以我做了一些解释,说明“天外有天,谦虚谨慎”是什么意思,我觉得我应该大度些,客气些,以改正自己“没有风度”的缺点。

    咪咪很快回复我,虽然语气和缓不少,但对我有了更严厉的述求。“有关哈军工的第一本书是《啊,哈军工》,我就看过。您的《哈军工传》,俺家也有两个版本。印象中你是缩衣节食在写这本书的,敬佩!”

    接下来,他的口气转变得傲慢而轻率:“如果你的书要是再版的话,书名改改,可能接受的人就会更多。你千万别生气,毕竟你只是在哈军工上学,采访了几百人(但只是采访),只要不“传”,你怎么写都行。”

     原来如此!我这才恍然大悟,从未谋面的咪咪所以对我那么大的劲头,原来“过节”就在我那部《哈军工传》上。他不满,他不服,他有气,尤其对这本书叫“传”恨意毕露,叫什么好?他没有说。一部170万字、涵盖哈军工50年的纪实体编年史长卷,不仅受到全国哈军工人的欢迎和好评,且获得国家大奖(第十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 被国家认可是“一本好书”,使哈军工历史首次在中国文学史册上有了一席之地。此位咪咪竟要求我把书名给改了,牛人我见得多了,没有见过如此牛的!

    “毕竟你只是在哈军工上学”,看来我这个普通小学员还没有资格写书,言下之意是他这浑身都是“优良血统”的子弟才有资格喽,那么你来写一部巨著如何?我愿恭候拜读;“采访了几百人(但只是采访)”,是指我采访的人少了还是别的什么,我没有看明白。他并不了解我单枪匹马四处奔波是吃了多少苦才采访到400多人(近年来又增加近百人),站着说话不腰痛,以为全国采访,寻寻觅觅,登门求教,是那么容易的吗?我的采访记录就有30多本,数百万字。你咪咪自己去采访一下,试试什么滋味,不要多,100个人就行。何况我阅读研究了多少哈军工历史档案资料。我建议,咪咪啊,把你家里的《哈军工传》烧掉吧,省得惹你生气。

    既然我已经高挂免战牌,任咪咪说什么我只能沉默不语了。

     有一位网名“老新小红楼”的网友对我给咪咪的回复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你不为“我们优秀父辈的骄傲”而感到骄傲吗?只要感到骄傲,就是优越感。老滕说陈赓老院长的遗嘱告诫你们要“谦虚谨慎”。那是因为哈军工是他老人家的骄傲!他老人家是告诉你们在骨子里骄傲,但在人前别显摆。今天,子弟们把心里话通过这个快乐园地抒发出来一点不过分,他(她)们人前谦虚了几十年了。老滕不必紧张,陈赓老院长的幽默感我们都领会了,他叫我们心里必须骄傲!这是“军工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幽默感。一个将军的个性,决定一支部队的性格。一个院校的性格。”

    我从他别的帖子里知道此网友是谁,我在书里写过他的父亲,还到大连采访过他的母亲。说陈赓老院长“告诉你们在骨子里骄傲,但在人前别显摆。”“陈赓老院长的幽默感我们都领会了,他叫我们心里必须骄傲!”我真是紧张了一下,原来还有这种拿陈赓大将开涮的山寨版“黑色幽默”,狂傲之人,就会忘乎所以,信口雌黄。我相信广大哈军工人不会认可这样的奇谈怪论,他在天堂上的老父也不会认可。陈赓老院长是哈军工之魂,是我们永远敬仰的楷模,如此轻佻而放肆地演绎陈赓的幽默感,让我说他什么好呢?什么“人前谦虚了几十年了”,可信吗?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