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沉痛悼念哈军工老教授、著名航天专家梁守槃院士(一)  

2009-09-10 10:3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据《中国航天报》报道,我国航天事业的奠基者之一、著名导弹和火箭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和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高级技术顾问梁守槃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09年9月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梁先生是哈军工开创期的老教授,是我们哈军工学子敬仰的老师。1956年9月,为了支援国防部五院,陈赓院长把任新民、梁守槃、庄逢甘、朱正四教授调到北京。从此,梁老在导弹、火箭的研制上,立下不世之功。 博主在写作《哈军工传》的时候,曾两次采访过梁老,当面聆听教诲。梁老对哈军工感情很深,耄耋之年,仍经常参加哈军工校友的联谊活动。对于梁老仙逝,我深感悲痛。特把《哈军工传》第八十六章中关于梁老的故事贴到博客上,以表达悼念和缅怀之意,我们哈军工人都应该铭记梁老这位伟大的科学家的英名。

 

 在任老(任新民)隔壁的办公室里,坐着另一位两院院士,他是与任老一起由哈军工调入五院的梁守槃教授。

    梁守槃比任新民小一岁,1916年4月13日生于福建福州市,父亲在北洋政府司法部任秘书,所以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梁守槃是在北京受的教育。列强对中国的侵略和欺凌,深深刺激了梁守槃幼小的心灵,他立志长大后为中国的富强而效力。1927年他考入北京四存中学,当时社会上“工程救国”的呼声高涨,他也想将来学工程。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和1932年的淞沪战争,中国的失败终于促使青年梁守槃走上“航空救国”的道路。

    1933年,梁守槃考入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航空专业,清华大学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成了他的座右铭。

    1937年,梁守槃大学毕业,到南昌航空机械学校高级机械班继续深造,后来任航空委员会绘图员,抗日战争爆发后,梁守槃痛切感到只有建立中国自己的军事工业,才能驱逐日寇。怀着科学救国的强烈愿望,梁守槃漂洋过海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攻读航空专业,一年后取得航空工程硕士学位,本可以留下来继续攻读博士,但他毅然返回战火纷飞的祖国。

    1940年,梁守槃在昆明西南联大任讲师、副教授。1942年,他辞去副教授职务,到国民党空军在贵州大定办的航空发动机厂任设计课长。他想用自己的满身技术去造飞机,打日寇。他与同事们千辛万苦地筹划,想设计一种飞机发动机,请求批准。但得到的回答是:“你们设计的发动机能保证比美国的强吗?如果不能保证,还不如买美国的。”

    面对中国政治的腐败,梁守槃愤慨、彷徨、无奈,只能仰天长叹。

日本投降后,梁守槃悄然离开大定,来到人才荟萃的浙江大学任教,新中国成立前夕,他任浙大航空系主任,领导和组织全系人员完成了风洞和发动机试车台的建设。

    1952年10月3日,刚由浙大调入华东航空学院的梁守槃接到由邓小平签字的国务院的调令,调令上调三个人,除了他还有曹鹤荪和另一位教授,学院虽然不愿放他走,但中央调令不可违。梁守槃在上海见到负责调他的黄景文和赵子立之后,于10月底离开上海到天津,

    在天津站上,任新民已为他买好了去哈尔滨的火车票,这是任新民和梁守槃的初次相识。

    梁守槃性情耿介,脾气倔犟,有话直说,在哈军工的老教师中颇有点个性。

    哈军工空军工程系成立之初,他负责航空发动机实验室的建设和教材准备工作,在苏联顾问的眼里,这位身材不高、相貌憨厚的教授会主任更像是个干钣金活的老工人,因而并不太看重他。梁守槃是个不善言辞的实干家,他主持各种活塞式发动机和涡喷发动机的试车台建设,苏联专家提出一系列的设计参数,梁守槃仔细看过,却不予评论,依然根据自己的经验领导助手们搞设计和安装。系主任唐铎悄悄问他:“要不要找苏联专家们帮助?”梁守槃淡然一笑:“不需要。”

    梁守槃自行设计的试车台简单合理又好用,苏联专家要求发动机座的高度为5米,梁守槃给砍成2米,不仅保证试车台的质量,且节约了大量建设费用。

    梁守槃的过人才华和能力令苏联专家刮目相看。陈赓和唐铎也十分器重梁守槃,陈赓单独找他谈话,给予亲切的鼓励。唐铎常常来看梁守槃的工作,那次问他在哈军工的工作是否安心,梁守槃直言道:“我爱人的工作问题一直没解决,我们还两地分居,所以我不愿意长期留在军工,但是我在军工一天,就一定把工作做好!”

    哈军工第一次为教授们授军衔时,梁守槃是三位上校之一,说明陈赓和哈军工党委领导们慧眼识英才。

    1956年9月,梁守槃奉调北京参加五院的建院工作,作为训练班的主任,他克服没资料、没设备的困难,延聘专家为156名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开班上课,组织了各项航空和导弹基础专业的学习。

    1957年春节,梁守槃和任新民、庄逢甘一起到陈赓家里拜年,陈赓笑问梁守槃:“来五院后安心吧?”

    梁守槃道:“安心!其实我55年参军后就安心在哈尔滨了,军工答应我56年分给一个大房子,把我爱人从上海调来,后来刘有光副政委告诉我:什么都不用了,要调你去北京!”

    陈赓道:“看来军工动作太迟,否则就能把你留在军工。”

    梁守槃时任五院发动机研究室主任,他驾轻就熟,得心应手地组织设计和建设我国第一个火箭发动机试车台,苏联专家来到五院后,称赞道:“这个台子不错,完全可以建成使用。”

    “东风二号”导弹发动机就在这个台子上试车。

    1958年5月,五院任命梁守槃为“P-1”导弹仿制的总设计师,负责技术抓总和指挥,他既坚持向苏联专家学习,又不迷信苏联专家,强调中国人自己要有自信心。

    苏联专家坚持弹上的环形气瓶,要用他们的冷轧钢,而中国当时没有这种钢,梁守槃仔细研究工艺资料,发现产品成形过程中,要经过回火工序,实际上也就成了热轧钢,他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苏联专家无话可说,同意采用中国国产的热轧钢,实践证明梁守槃的意见是正确的。

    在初次发射导弹时,苏联专家坚持火箭的推进剂必须用苏联产的液氧,因为中国的液氧没有苏联的纯,含可燃物质太多,使用中有爆炸的危险。梁守槃经过认真反复的计算,证明中国的液氧完全符合指标要求,问题出在人为的理解错误,把杂质的气态容积当做液态容积,因而相差1000倍,而且十几吨液氧中的杂质不可能集中到一点同时氧化。1960年9月,在苏联专家撤走后,用国产的液氧,独立操作,成功地发射了我国第一枚导弹,实践又一次证明梁守槃的意见正确。

    丰富的想象力,敏锐的洞察力,使梁守槃在科学实践中常常比别人想得更深,看得更远,做得更实。由于认识上的差距,常引来学术上的争论,使梁守槃落下一个“犟老头”的名声。

    让老航天人记忆犹新的是首次发射“东风二号”导弹之前,梁守槃的四处游说呼吁。

    1961年冬天,在研制新的火箭发动机时,梁守槃提出应当使新发动机通过更长的验收试车时间,才能保证质量。另一方面,他又提出应尽快把全弹试车台建起来,以考验导弹各系统的互相协调情况,尽管梁守槃苦口婆心,应者寥寥,他这两项意见,都没有被采纳。

    翌年3月21日,“东风二号”首次发射失败,任新民痛苦地指出:“地面试验不充分”,此时人们才意识到,当初“犟老头”说得对。

    于是,在钱学森和任新民的支持下,全弹试车台被列入重点建设计划而昼夜不停地施工。

    梁守槃在担任五院发动机过程研究所所长和五院三分院副院长期间,领导和主持了发动机和推进剂的研究和试验,连续取得一系列的重要、关键的科技成果。

       

 

 

      

          沉痛悼念哈军工老教授、著名航天专家梁守槃院士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2001年8月,博主在北京采访梁老。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