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九章 (四)  

2009-08-26 15:4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九章 (四)(2009-08-26 09:19:49)

    5月下旬,中央领导同志和全军的高级干部都看到了总政转发的这六个材料,哈军工高干子弟中的问题被全方位大曝光,这在中国党、政、军高级领导干部思想中引起的“六级地震”是不言而喻的,大概这就是毛泽东指示哈军工要交个详细报告的初衷。

    但是,因为孩子被点了名,等于自己也跟着被“全军通报”,连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也知道了,个别高级干部为此大动肝火,大骂哈军工是“小题大作”,也有的打电话给刘居英、谢有法和张衍,提出种种的解释和抱怨。

    “唉,我们又把一些领导同志给得罪了!”刘居英无可奈何地苦笑道:“怎么办呢?”

    这就是当年哈军工继1961年夏天招生风波之后,第二个“得罪不浅”。哈军工的领导集团做错了什么事吗?历史业已证明,他们没有做错,在严格教育干部子弟方面哈军工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连寻常百姓都懂得“惯子如杀子”的千年古训,而我们个别的高级干部却令人遗憾地过不了“儿女情长关”,他们溺爱、放纵自己的子女,还不允许别人批评教育。哈军工这段令人慨叹的故事应该能为后人,特别是握有相当权力的干部们提供有益的历史教训。

    不肖之子陈东平后来怎么样了?他被送到某部队农场劳动教养,然而他又一次失去脱胎换骨改造自己的机会,两年的劳教似乎是在住疗养院,他优哉游哉挺快乐的。哈军工的干部不幸言中了,结束劳教后,这个逆子又神气起来,沿着罪恶的道路继续往下滑,这可怪不得哈军工了。若干年后,当他匆匆奔向黄泉的时候,他可曾后悔当初在哈军工时不听教育,冥顽不化?

    “陈东平事件”在毛泽东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1964年,毛泽东在和他的侄子毛远新谈话时,批评道:“什么地方都有阶级斗争,都有反革命分子。陈东平不是睡在你的旁边?你们学院揭发的几个材料我都看了。你与反革命睡在一起还不知道。”又说:“这么多反革命你就没有感觉?陈东平在你旁边就不知道。(毛远新说,陈东平是在家休学听广播变坏了)听敌人广播就那样相信?你听了没有?敌人连饭吃的都没有,他的话你能相信?卫立煌就是在香港做生意赔了本才回来的。卫立煌这样的人,人家都看不起,难道敌人看得起他(指陈东东)?”

     毛远新与陈东平睡上下床,然而在当年哈军工的高干子弟中,他们却是两个相反的极端。

    毛远新当年在学校的表现究竟如何?鉴于近年来社会上有种种坊间传闻,甚至还有其母朱旦华“给毛泽东跪下叩了三个响头”的杜撰臆造,就容笔者多费点笔墨,从头说起吧。毛远新是哈军工历史中无法回避的一个特殊人物,众所周知的原因,他后来被判刑入狱。

    笔者只熟悉他在哈军工读书前后的陈年旧闻,因此拙作不涉及他后来的事。

    毛远新的父亲是毛泽东的二弟毛泽民。土地革命时期,毛泽民是中央苏区的理财高手,任苏区中央银行行长。全面抗战爆发后,新疆军阀盛世才伪装进步,他宣称北靠苏联,东联中共,并要求中共派干部入疆。1938年,毛泽民奉党中央之命到新疆,化名周彬,当上盛世才的财政厅长,开展整顿新疆财经和金融的艰难工作。

    在中央派往新疆的干部中,有一位端庄秀丽的浙江姑娘叫朱旦华,她原名姚秀霞,是上海务本女中的学生,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她辗转千里到了延安,进陕北公学学习。不久,朱旦华入党。翌年5月,朱旦华入疆,任迪化市女子中学教导主任。

     在新疆我党负责人邓发的介绍下,毛泽民和朱旦华相识了,两人相处不久,心底的情感如火山喷发,1940年5月,他们在迪化结婚。1941年2月,他们的儿子出世了,按毛氏家谱,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婴,应是“远”字辈,取名“新”,就是不忘新疆之意。

    1942年8月,盛世才背信弃义,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在新疆工作的我党干部全部软禁,不久下狱。朱旦华抱着一岁多的儿子,被关在女牢。1943年9月27日深夜,忠贞不屈的毛泽民、陈潭秋、林基路三位新疆党的领导人,在受尽酷刑之后,被残忍的敌人秘密杀害。

    小远新跟着母亲坐了四年牢,成了一个小难友。1946年秋,在党中央的营救下,新疆监狱中的百余名我党干部回到延安。得悉丈夫英勇牺牲的朱旦华,强忍悲痛,带着小远新去见大伯毛泽东。

    毛泽东为爱弟血洒天山而痛苦不堪,朱旦华告诉毛泽东,毛泽民牺牲前,曾说过“我将不愧是毛泽东的弟弟”,毛泽东闻言,感伤不已。他好言安慰弟媳,又抱起侄儿亲着,小远新指着毛泽东下巴那颗痣问妈妈:“伯父长的这个东西是什么呀?”逗得毛泽东大笑起来。

    中央安排朱旦华参加妇女工作委员会,在蔡畅、康克清的领导下工作。朱旦华把小远新送到延安洛杉矶托儿所,母子俩很少见面。

    胡宗南的炮声逼着托儿所转移,这些睡在马背摇篮里的孩子们,跟着老师翻山越岭,东渡黄河,整整颠簸了一年,才到达平山县西柏坡村。见到分别一年多的儿子,朱旦华喜极而泣。她把远新送进育英小学读书。随着中国革命形势的急剧发展,育英小学从石家庄进了北京城。

    1949年夏天,南昌解放,由蔡畅出面说合,随军南下的朱旦华和当年的新疆坐牢难友方志纯重组家庭,朱旦华时任江西省妇联主任。开国大典之前,康克清把远新从育英学校接出来,送到南昌母亲的身边。

    1951年夏天学校放暑假,正好朱旦华要到北京参加全国妇联会议,便带着远新去北京。康克清见了母子俩说:“旦华呀,你来开会,又带着个孩子,不方便的,把远新送到他伯伯那儿去吧。”远新高兴得直跳,他有两年多没有见到伯伯啦。

    朱旦华开完会,到中南海去接儿子回南昌。“我不回南昌!”儿子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我愿在北京念书,还回育英学校去。”

    “不行!”朱旦华态度坚决:“伯伯工作这么忙,你不能在这儿给伯伯添麻烦!”

    毛泽东笑眯眯地看着这娘儿俩对阵,又快乐地抚摸一下远新的光脑袋说:“远新,还是回到妈妈的身边好,我这里是温室,你成了温室的花朵可不好哟!”

    远新一拧脖子,反驳道:“我留在北京是去育英学校上学,也不是留在伯伯这儿当什么花朵!”

    毛泽东笑出声来,使劲搂着侄儿,江青连忙把朱旦华拉到一边,小声说:“自从岸英在朝鲜前线牺牲,主席很长时间没有笑脸了,这些日子,小豆豆(指毛远新)来了,主席才高兴起来,我看,别让这孩子回南昌了,留下来,主席情绪会好的。”

    于是,朱旦华同意把远新留下来,又征求了毛泽东的意见,毛泽东指指李讷说:“让姐姐带弟弟喽!都在育英学校读书嘛。”

    朱旦华又再三叮嘱毛远新要听话,别淘气,好好学习,这才告别毛泽东回南昌去了。

    自从毛远新留在毛泽东的身边,给毛泽东带来了许多心灵慰藉和精神欢乐,他十分喜欢这个聪明机灵又乖巧听话的侄儿。

    毛远新又回到原来的班里,平日在学校住宿,周六跟着李讷回中南海。毛泽东每月给学校15元,作为毛远新全部的膳宿和学杂费。每年夏天,毛泽东又派人送毛远新去南昌看望母亲和继父。1954年,毛远新考取了北京第101中学,从10岁起,毛远新就完全由毛泽东供养,一直是在毛泽东身边长大的。

    1960年夏天,哈军工招生组一露面,对哈军工怀有一种崇拜感的高中毕业生们奔走相告,皆以进哈军工为首选目标。

    毛远新当然愿意去哈军工,他回到中南海,对毛泽东说:“伯伯,军工招生组来我们学院招生了,我想报名,听说学校已决定保送我呢。”

    “唔?保送?”毛泽东抬起头来,打量着这个刚刚入党的小伙子,高高的个子,稚气未退的方脸盘上喜气洋溢。

    毛泽东点燃半截香烟,吸了一口,缓缓说道:“升大学嘛,怎么能靠保送?不是自己考上的,不能算真本事!我的意见,你要走进考场,考出个状元郎嘛!别想那个什么保送喽!”

    毛泽东的态度让毛远新一夜没睡好,他知道伯伯从来对子女不溺爱、不娇惯,当年岸英大哥从苏联回到延安,伯伯送大哥下乡当农民,朝鲜战争一开始,又把大哥送上前线……自己从少年到青年,伯伯一直严格要求,在经济困难时期,伯伯不吃肉,生活十分俭朴,还要求自己跟李讷姐姐一样,不许有任何特殊化。

    毛远新决定凭本事报考中国最好的大学。高考发榜后,他轻松地拿到清华大学无线电系的录取通知书。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