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九章 (二)  

2009-08-24 08:4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九章 (二)(2009-08-24 08:21:24)

 

    再说陈东平向曼谷发出“上山入伙”的信件以后,心怀鬼胎地等待数天,天天在心里骂道:他们怎么不和我联系呢?他耐不住了,又将此信抄了一遍经香港发往台湾。眼看半年休养时间快到了,而海外音信渺然,这才在1963年2月初极不情愿地上了火车。一路上,他曾忐忑不安过,但转念一想又安慰自己,一封化名信,谁能查出来!他昏昏然地回到了哈军工……

     快半夜了,陈东平结结巴巴地交代了自己那些“地下活动”,看来态度还比较老实,信的内容也如实交代了,特别是向台湾发信的情节,蔡顺礼还没有掌握,是陈东平自己讲出来的。

    “你有没有同伙呢?”蔡顺礼问道。

    陈东平连忙摆手:“这些事都是我一个人干的,绝没有同伙。”

    蔡顺礼和谢有法商量几句,决定今晚上就到这儿,谢有法特别交代系领导,一定要注意安全,别让陈东平发生意外。

    后来的两天,蔡顺礼又找陈东平谈了两次话,陈补充交代自己与敌特机关联络的目的是羡慕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欣赏资本主义社会有玩弄女性的“自由”,准备与敌人取得联系后,伺机外逃,到台湾那边去享享福……

    陈东平的案子基本上查清了。院党委认为,在去年台湾国民党当局叫嚣反攻大陆的形势下,陈东平主动与敌特机关通信联络,情节是严重的,是属于新生的反革命性质,并一致同意肖华副主任的处理意见:开除学籍、团籍、军籍,实行劳动教养。

    蔡顺礼离开哈军工前,学院召开了干部大会和全院干部子女及陈东平所在学员队的党员会议,公布了陈东平案件。蔡顺礼亲自给干部子女作报告,以陈东平这个反面典型为例,给那些陶醉在“自来红”优越感之中的学员们敲敲警钟。

    4月16日,蔡顺礼把总政保卫部写好的《关于陈东平案件调查处理情况的报告》,送到肖华手中。

    报告说:陈东平案件给了我们许多有益的教训;从陈东平本人来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自来红”的优越感,妨碍了他的思想改造。对家庭的依赖思想,使他失去了前进的动力。生活上的堕落,使他走到政治上的变质。他在领导、群众和父母面前是一个模样,背着他

们又是另一个模样,这种表里不一致的两面态度,是他的“病症”得不到及时诊治的重要原因。难怪他自己也说:“真正害了我的,就是自己的不老实,耍小聪明,嘴说漂亮话,心想肮脏事,我吃这个亏吃了十几年,一直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从家庭方面来说,主要是管教不严,对其缺点多半采取原谅态度……从小学到大学,他有许多应该跌跤的地方,但都没有跌跤,都被保护过关了……在这方面家庭也是有责任的。

    学校在解决青年的思想问题方面,负有主要的责任。但是,从小学到大学,竟没有一个地方认真地帮助陈东平解决过思想问题;对他违反道德纪律的那些事情,都没有加以追究和处理,也没有进行认真的批判,皆不了了之……

    把青年一代培养成为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是家庭和学校的共同责任。不要单从物质上注意营养和滋补他们的身体,更重要的是要注意从政治上营养和滋补他们的思想。听党和毛主席的话,学习革命的理论,用革命的理论指导行动,同错误的东西作斗争,这在青年一代中应予大大提倡。

    肖华神色凝重,看罢报告,他深深吐出一口长气,摇头叹道:“真是个严重的教训啊!”沉默片刻,他又问蔡顺礼:“给陈东平宽大处理,不会有问题吧?”

    蔡顺礼说:“鉴于他能主动交代问题,对所犯错误及其思想根源,反省得比较彻底,有悔改决心,所以考虑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戴反革命帽子,团内开除团籍,行政上开除军籍、学籍,劳教两年。”

    “好吧!”肖华拿起笔来,批示道:“此件送总理、小平同志、中央书记处书记、军委委员、军委办公会议同志一阅。”

    这份报告,连同两个附件:《军事工程学院部分干部、学员座谈陈东平案件的反映》(资料之一)和《军事工程学院学生中高干子女的一些情况》(资料之二),除了如肖华所批示的送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阅示外,同时又发给军内各大单位党委和公安部。

    (总政治部《请阅件》,哈军工史料,1963年4月19日。)

    总政这份特殊的报告及其附件自然要摆到毛泽东的案头。多年来,干部子弟的教育问题一直萦绕于毛泽东的胸怀,熟读史书的一代伟人深深明白“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道理,大清王朝那些声色犬马、溜鸟儿逗蛐蛐的八旗子弟的故事不是还在老北京的四合院里流传吗?共产党人得了天下进了城,可自己的孩子们能否争气呢?毛泽东历来重视对自己子女的严格教育,刚刚在几个月之前,他给女儿李讷的信中还专门谈到了干部子弟的问题。那封信是这样写的:

李讷娃:

    刚发一信,就接了你的信。喜慰无极。你痛苦、忧伤,是极好事,从此你就有希望了。痛苦、忧伤,表示你认真想事,争上游,鼓干劲,一定可以转到翘尾巴、自以为是、孤僻、看不起人的反面去,主动权就到了你的手里了。没人管你了,靠你自己管自己,这就好了,这是大学比中学的好处。中学也有两种人,有社会经验的孩子;有娇生惯养的所谓干部子弟,你就吃了这个亏。现在好了,干部子弟(翘尾巴的)吃不开了,尾巴翘不成了,痛苦来了,改变态度也就来了,这就好了。读了秋水篇,好,你不会再做河伯了,为你祝贺!                                              

    

                                 爸爸   

                                                     一月四日

    (《老一代革命家家书选》,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文献出版社,1989年。 )

 

    此刻,毛泽东在仔细阅读关于陈东平案件的报告,他那紧蹙的眉头立起了几道忧郁的竖纹,阅毕,他仰头望着窗户,又重重地吸了口烟,吩咐秘书,打电话给总政,要求军工再报来一份更详细的高干子弟表现情况,毛泽东把烟头拧在烟灰缸中,又补充说,要把学员的家长是谁也写清楚。

    毛泽东又陷入沉思,炯炯的目光向前望去,似乎已洞穿菊香书屋,飘向万里长空。陈东平的案件在他的心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这样的娃娃能当中国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吗?阶级斗争不抓行吗?

    整个春天,陈东平案件给哈军工蒸蒸日上的好形势带来相当的困扰,从领导们阴郁的面孔上可以解读出他们的心里话:学员同志呀,你们可别再捅娄子啦!

    在总政工作组的参与下,座谈会一个接着一个。基层干部们向院领导大诉其苦,有的“叫板”道:“我们对高干子弟不敢管,又难管。不敢管,是因为怕捅到北京去,怕搞不好出事,出了事可担当不起。难管,是因为有些高干子女政治上有优越感,生活上特殊,学习上马虎,还批评不得。有的高干子女认为基层干部水平低,看不起我们,叫我们‘小玩艺儿’。”

     基层干部们要求院里对高干子女当中现有的手枪、猎枪、收音机、录音机、留声机、照相机,通过说服教育,让他们先收起来;关于对陈东平的处理,一般同意给予劳动教养,但认为两年时间太短了,恐怕改造不好。

    从惊愕和震撼中平静下来的高干子弟学员们,在座谈会上纷纷谈起自己思想所受到的冲击。

    陈东平事件是学院里阶级斗争的反映,说明老子虽然是革命的,儿子不一定是革命的。他们着重检查和批判了“自来红”的优越感,有的说,过去存在着“我没功劳,可我爸爸有功劳”,“到哪里也得照顾我,不怕没有出路”的错误思想,学习上不刻苦,想混到毕业算了;有的说,以前把思想改造寄托在家庭方面,心里想“政治方面由父母掌握,学习由自己掌握”;有的检讨说,放假回家随便看机密文件、参考消息、香港电影,父母不准看,偏要看。回学校后还到处传播,显示自己比别人知道的多……

    各系的高干子弟座谈会都开得很热烈,是几年来最为敞开思想和自我批评最好的一次。

    伤脑筋的还是院领导,接到总政的紧急通知之后,院、部、系有关领导连续开了几次会,反复研究怎么交这个“答卷”。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